秋天了,吃块糖

今天忽然被甜到

早晨还在迷迷糊糊睡觉,隐约听到小房间父子俩起床,一个催,一个赖,是每天的例行出门节奏,小宝昨晚睡得晚,凌晨才睡着,所以到7点多还在呼呼睡,然后,方糖先生穿戴整齐地在门口探个头,轻声说:“我们出门了哈!”我抬起眼困得不行地点点头继续躺着,听到他的脚步声在走廊逐渐走远,睡梦中的小宝突然无比清晰地喊了一声:“爸爸!”,然后又翻个身睡着了,像是回应刚刚爸爸的话。听到了他们打开大门,穿着白衬衫的一一却又悄悄进来了,同时隐约听到外面焦急但压低的声音催促一一离开,但是一一还是坚持走进来,站在床头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弟弟,跟我对了个眼神才轻轻地离开。外婆在厨房做早餐,他们父子俩赶着出门上学,这样的早晨,像是裹着绵绵密密的糖

小宝睡到8点多都没起床,我准备要出门,却接到了方糖先生的电话:“放了两袋奶在单位值班室,记得去拿哈!”挂了电话,妈妈疑惑地看我笑成一团。到了上班的地方,看见了他放在那里的两袋牛奶和一个鸡蛋,想:这个人一向是怕麻烦嫌琐碎的性子,倒是做了这样周到细致的一件事,这简直是要我心里有点无以为报的反思呐

好吧!为了家里三个好男人,做最好的自己!

人不如故

带着扬扬出门,有几次遇到小区里的熟人,她骑个电动车,老远就一脸笑意:“来给我看看小宝贝!这耳朵可真好看!”转头就很神秘地跟我说:“都说孩子的耳朵长得厚实说明夫妻关系好!”`(*∩_∩*)′

平时遇见贱外的同事,一个个都是说:你爱人真是好,又能干又顾家,对你又好……大有“你捡了个宝真是要看好了”的感叹,过生日那天,爷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陪我去买裙子,遇见他的熟人,一脸惊讶冲我说:“哎呀,这么大领导陪你买衣服啊!”我心说:“我这么大领导还用不起他陪一次的时间么?”

直到第二回听到人家说,贱外居然是她们那里“想嫁的男人”榜上第一名,我觉得,是时候夸夸我自己了,这么好的男人是我掏心掏肺护出来的啊!

想想那天给一一买了个大果粒酸奶,贱外说想吃,儿子犹豫了一下,很小心地挖了一小勺给他,在他爸申请第二勺的时候,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像是遇到了很不可思议的要求一样惊讶地抗议:“爸爸,你已经有了一勺了!”过了两秒钟,他就舀了一勺,甜蜜蜜地笑着:“妈妈,给你!”我说不要,他急了:“妈妈,来,爸爸都吃了一勺!”一副生怕我吃亏的语气,哈哈。等爸爸中途去卧室拿手机的功夫,回头看了一眼卧室,迅速挖了一大勺:“妈妈,快!再来一勺!趁着爸爸不在,赶紧!”我很配合地迅速吃完,一一就很得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坐在位子上,我俩互相眼神对了一下,心领神会。感觉这恰当地反映了一一对我的夸赞啊!

我该怎么夸夸我自己呢?想来想去没什么词,就像大家都回吐槽什么婆媳关系啊,夫妻关系啊,一般我都是默默听着,人家问我:你婆婆怎么样?我也找不到词,只好摸摸头:挺好呀!做的菜挺好吃,额,挺喜欢洗衣服…

其实是都像自己娘家一样的亲人了,感觉是一说起,她啊?就这样啊,没什么多说的。有不对的方面当时也就都讲出来了,过些时候想一想,这就是自己的家人。我一向是比较宽容别人的,所以,有时候想一想,就算是外人对我不好,我都能宽宥,自家人一时不对,也就这么过去了,人生百年,我都过了三十了,还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的?这世界上我存在的痕迹都是保存在家人的身上,我怎么生活的,能够影响的就是这么几个人,不明白的时候就看看我的父母,年纪一大把了,到现在还能过上“妻子的哥哥家有几条鱼吃都会记得端一碗来家里”的日子,熟悉的人斗了半辈子的人都一个一个离世,还有记得自己年少的风采的人时不时坐下来聊一聊,就觉得生活还有很多温暖和回忆。

我婆婆是个人见人爱的好人,熟悉不熟悉的都很喜欢她,就算是她,我也见了几回被家人气得脸发青的时候,但是,平常的日子满嘴的都是她的好,因为这是自家亲人啊,一时的脾气有什么好计较呢?所以,说起贱外,说起婆婆,大家都在吐槽,我往往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因为我就像是评价自己的手和脚一样,我只会说我的手挺好的呀,就算是不太灵活,但是也还在努力变更好啊

这世上啊,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好,一个人单方面的好是好不长久的,得有对方理解得了这个好,并且回报同样多或者更多的好,才能够长长久久。我很庆幸的是,目前为止,我们俩价值观一致,兴趣爱好能互相理解,这是基础,如果有一天他看中的东西和我看中的感觉不一致了,我只希望自己可以保持清醒,他不用藏我不用猜,珍惜好时光。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换句痞一点的话:我都一把年纪了,当然希望身边那个人是看过老娘年轻时候青春正盛的风采的人啊!换句话说,你人近中年,也唯有我看过当年梅江河畔唱歌的青春少年何等姿容,就算你满头白发,我也记得那个骑行40多公里而来的少年

一首现代诗

今天看到一则广播:我说大海好美,你说会淹死很多人。本来是感叹难得找到聊得来的人,下面第一个评论一出来,我觉得人生的真相出来了。他说:往往说会淹死很多人的,才是真正住在海边的人。

大海又美又会淹死很多人,距离呈现美,触碰才摸得到血。换成一首人生真相的现代诗:

我说大海好美

你说

会淹死好多人

人生啊

往往

真正住在海边的

是看得见血的

把心放在凝望的地方

天气热起来,小蜡树又到了开花的季节,浓烈的树木的气息,我突然有一种忙得没法适应自己的生活的感觉。

昨晚梦里,居然见到了某赟同学,还是那样肤白个高声音小,愉快地叙了半晚上的阔别之情,醒来觉得怅惋,时光啊

多年以前的那种“独自骑车过山可以一路心里飙歌而行”的状态再也不见,那时候就连寂寞都是海阔天空的空旷辽远,江湖儿女踏歌行的调调,而不是现在,坐在人群都有着孤桥青砖染白霜的空,总有一种孤老还乡四壁逼仄的惶惶。

想要找个老师学画画,那种可以安安静静自己待着还能留下一些美丽的色彩和线条的感觉.可是,这个地方,哪里有这样的老师?我又哪里来这么一个固定的休闲时间呢?呀!成长的烦恼`(*∩_∩*)′

突然羡慕起我那小外甥来,才十四岁,尚在幼年已经清晰地明白自己的方向,小小年纪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要学巴乌,就认真踏实地一个一个音去练,一天一夜迷在其中,要学乒乓球,就选好老师,按时跨越半个城去上课,风雨无阻几年来,依然喜欢独自穿越长长的距离去酣畅淋漓和老师打一场,喜欢诗词,自己买一堆深奥的赏诗论词的理论书籍研究琢磨,还当了学校的诗社社长,想要考名校,就自己说服妈妈强烈要求报各种补习班,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回家天天看书至深夜……

从没有哪个孩子上补习班上得这么乐悠悠的,还都是自己强烈要求争取来的,为此母子俩激烈争论了一晚上,一个是一定要报,把周末时间全部排满,一个是心疼地劝,孩子要有玩耍的乐趣。早早明白自己内心的孩子,会更加明白时光可贵,会更加坚定自己的方向。

相反,前几天无意中听了一席怨妇斥夫,两三个朋友听一个人倒苦水,一面听一面同情一面劝,可以说是说的人滔滔不绝,从大的不敬长辈到小的臭袜子乱脱,可以说是无一处是好,劝的人却是劝无可劝,默然无语。那一个口中被批判得体无完肤之人我大概推测,有些任性,有些世人皆有的功利心,还有一些对自己认知的模糊,其实千般万般不过是他看不清自己的内心,她看不清他的犹豫踌躇,两人对着一团乱麻各自拆解,越解越结,觉得解不开的那个绳头必定在对方手里。不曾心意相通,各种的猜忌和埋怨,如何携手同行?想起那句话:要的只是一个苹果,为什么你要接受一筐梨?对于把时间浪费在自己并不认可的事情上,我外甥说:这是浪费生命!

以前还和贱外笑谈,说那位多好,不必一砖一瓦自己搭建,什么都有了。然而当时就想,如我们这般一砖一瓦搭建诚然辛苦,却一砖一瓦都在自己心意,如别人一般省了功夫的同时,要过得舒心特别要求的却是心态和心理上更通彻的明晰本心,认真认清自己所要。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选一个别人觉得好的生活,然后好吃好喝地享用,同时又痛苦烦躁地默默心烦,因为心里说不出来的苦而借题发挥挑剔自己已有的生活。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一开始选择了将就,那就好好地将就到底,一开始选择了讲究,那就认真无悔地讲究到底。

人不过一辈子啊!要把心放在自己眼睛望着的地方

你还好吗

梦见山大开学,人潮拥挤,教室里我谁也不看,只焦急地找聂飞,好不容易她在窗外挤过来,告诉我说她的教室在另一个破烂的楼。我报好到了就逆着人潮去找她,沿途很多市场营销系的人擦肩而过,议论的都是考研和复习,走到营销的教室,却发现我凉鞋不见了,聂飞又陪我找,我一会儿觉得自己考试没复习,题目都不会,一会儿想着鞋子又还不见, 心里紧张,好不容易找到,一起去食堂吃饭,才发现聂飞居然穿着溜冰鞋,一晃她拐去洗碗,我等她整理鞋子,人潮往前,我听见身边有俩人听着歌yellowsubmarine,再回头聂飞就不见了,隐隐约约像是往人潮另一个方向了,我叫她,却不曾回头,耳边披头士的歌不停回旋: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

女神都在别人家

早晨六点,学校光播第一首是刁寒的花好月圆,迷糊之间,天色昏暗,感觉像是在梦里遭遇了古旧的雕花绣楼,正在旧时光里欲睡欲醒,突然歌唱完了,接下来放的居然是泰坦尼克号主题曲,瞬间感觉上了绣楼一脚踏空摔到了海面冰川上。

今天三八,女神们都秀幸福,我家三个男人,大的说下午要带一群别人家的女神去乡下过节,第二个下午要腾出时间给幼儿园女神老师们搞活动,中午就接回家了,最小的还等着喝奶。好不容易跟着二号男神去小区小广场荡会儿秋千,想着女神在家睡觉抢红包等等,美的人好歹能荡秋千,结果没几分钟,秋千又被更美的人抢走了

妈妈,你能接住我吗

因为扬扬才五个月,我自元宵节过后回来,就少有出门的,就算上周婆婆来了,她能带着扬扬下去玩一下,我也都在家里躺着歇会儿,基本没下楼。一一总是想我能陪陪他,正好花菜说饭后去散步,叫我一起去,一一听说我去他也就去,一家四口就这么出门了,2017年第一次的大规模散步啊!

扬扬在小车里一会儿就睡了,一一拉着我的手:妈妈,我想去下面玩!于是兵分两路,我带着一一到了小广场,居然都是他照顾我。他说妈妈我们走这里,他说妈妈我们玩儿这个,他说妈妈我玩儿一下你玩儿一下,他说妈妈轮到你了,他说妈妈,我想玩滑梯,你能接住我吗?

我玩儿每一个运动器材,他都会看完之后认真地表扬我,他玩滑梯下来,我接住,他很开心:妈妈你真的接到我了,好棒!他玩跑步的器材,叮嘱我:妈妈你别站在前面,我怕撞着你。

他拉着我的手,把小广场的运动器材挨个玩儿了一遍,心满意足:妈妈,我们回去吧!我怕弟弟该哭了。

回来的时候,他跟我聊了他的苦恼,他在幼儿园和人打架总是力气不够,他八岁了就要去学跆拳道,他一定要弄明白什么是空手道,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他。

第二天早上,听到他跟他爸爸说:这双鞋我下次陪妈妈散步的时候再穿!

我突然明白地感受到了他很需要我,需要我有时间陪他。

当岁月沉落年华

昨天刚刚给一一做了幼儿园的作业,叫《爱的日记》。翻到这张照片,不像我选择做卡片的那些笑容开怀光线明亮的照片,这张显得挺记事的,就是那种不因为美丽而只是为了记录的照片。

因为在休产假,我带着两个娃娃回娘家住到了元宵节,初二到初五这几天当然依旧是热热闹闹,等到初六大家都回到各地上班,傍晚时分,我抱着扬扬站在院子里,回头看看这一半新一半旧的房子,旧厅堂那盏昏黄的灯下妈妈炒菜爸爸帮忙,忽然觉得爸妈的日子怎么这样寂静冷清?

马路上车来车往,那些车灯闪烁的像是另一个空间,我儿时居住的旧宅暗淡得像是老人迟暮。

我想起我的奶奶,她一个人去守那处青山,带走的却像是爸爸妈妈的中年,她在,家里就热气腾腾的,柴米油盐都能在锅里窸窸窣窣斗嘴,爸妈还是风风火火的壮年,都还是一个家的儿子儿媳,连炉膛的灶火都跃动得红红火火。她不在了,爸妈就变成了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成了两个需要儿孙满堂来排遣孤寂的老人。

初初和一一姐弟俩大着嗓门跑来跑去玩闹,扬扬在小车里安静地睡觉,这个当外公的老人,就那样默默坐着,守在一边,专注地看这个呼呼大睡的小家伙,我在后面悄悄站了一会儿,觉得心里充满了对岁月沉落年华的不忍


这是爸爸四十六岁那年生日的一段记录,一晃就二十年不见了,那是一段拼搏的岁月,他给我看这本记录本的时候,忆完往昔,忽然就长叹一口气:青青,老了好难啊!我不知如何接话

这回过年,爸爸一次又一次讲述祖上八位老爷爷的故事,新添的内容是关于他的伯伯,膝下无子,年老之时苦着脸对他说:这下我可就没法子(过活)了!爸爸说:那时候年轻,不懂老人家的绝望,没有好好安慰劝解一下他,虽说我照料了他的后事,但终归没有当时好好宽宽他的心,只是当做一句感叹随他去,这些年屡屡想起这件事,突然明白了他的心情,当时对我来说只是接口几句话的事情,却没做到,让这个可怜的老人自己独自黯然神伤,实在不该。

老人爱自己的儿孙,比起中年时期,更多了一种对生命的深沉渴望和对岁月的切切怜惜,有时候因为爱而透出来的无奈总是透着迟暮之年的伤感。

那么大的家,开再多的灯,也就是他们俩,一个洗蒜,一个炒菜。走过这么多年,老也好,小也好,最后唯有老妻才是宝。

爱与不爱

刚刚过去的一年,我生了个宝宝,不像那些女明星,生娃就跟去趟医院选了个娃似的,我看着我的肚子一点点变形,到现在一天天从早到晚粘在宝宝的吃喝拉撒睡上面,一把辛酸泪。

大宝昨天哭着说:爸爸都不爱我呜呜呜……因为爸爸把他想留着玩的气泡塑料给扔垃圾桶了,后来当然爷俩又玩成一团。今早起来,趁爸爸去刷牙,他又跟我控诉:妈妈,我说爸爸不爱我吧!有一件事可以证明,就是昨天他自己想看《我的第一本古典音乐书》,却叫我去拿给他。昨天晚上我还穿着睡衣,他还要我去拿书!我说这些事你又不是很难做到,他愤愤不平:很难!我穿着睡衣欸,好冷的,这就证明了他不爱我。

好吧,证明爱与不爱,这么难的命题,我看着儿子小题大做的撒娇手段,很想告诉他,我也经常觉得要证明你爸不爱我太容易了,可是,爱与不爱都在他自己心里,谁知道呢?

在家带孩子,把那出神仙恋看的差不多了,看看人间正气因果轮回,才能提起精神继续做个好人。不开心的时候就想:姐只是到这凡间来历个劫,爱谁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