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笨之走过张小叮

张小叮是一个性子像奶糖的男生,粘阿粘的,总是抿着长长的唇线冲聂小笨笑,他说话的时候,会把每一个字都咬得钝钝的,像是边缘包了糖果纸。

聂小笨总是接到他打来的内线电话,像是以前小时候哥哥检查作业一般,一句一句地问聂小笨:今天做什么了啊?高不高兴啊?早饭吃的什么啊?….有时候还会夸夸聂小笨,后来,有一个傍晚,张小叮一连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聂小笨后来听见电话那头张小客的声音:好啊,小叮,我说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上课,原来偷偷跑回来打电话啊!张小客大声地在那头喊:聂小笨,小叮喜欢你!然后就听见那边手忙脚乱地挂掉电话了

聂小笨怔怔地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挂还是不挂。后来聂小笨就不怎么接电话了,张小叮就每次给高小姗打电话,问高小姗聂小笨在宿舍做什么。所以聂小笨就会经常在耳边听见:她现在在照镜子!……她在看书!……她什么也没做,就是坐着……然后聂小笨就觉得自己像是困在一大团棉花糖里面,粘阿粘,粘阿粘…..

没法呼吸的棉花糖
没法呼吸的棉花糖

聂小笨经常一个人去图书馆,看看书,发发呆,有时候是晚上,她从图书馆出来,经过黑漆漆的转角,没有路灯,她总是抱着书走得比平时要快一点,有几次,她听到身后有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一直走到了路灯下,才听见后面有人喊她,回过头,却是一脸高兴的张小叮:真巧啊!吓出一身冷汗的聂小笨,心里像是砸碎了一筐西红柿

害怕的番茄
害怕的番茄

性子向奶糖一般的张小叮其实就是想对聂小笨好,想关心她,想知道她的事情,想看着她眉毛弯弯地笑,可是聂小笨,在自己的世界,一心一意地看天,淡淡的走在自己的路上,看张小叮的目光,越来越遥远

遥远的甜
遥远的甜

在以后的日子里,高小姗还是时不时地对聂小笨说张小叮又拿了什么什么奖学金,张小叮被保送哪里哪里,可是,聂小笨只是在手里拨拉着一个心形的拨片,是用红色铁通电话卡削的

时隔几年,张小叮在QQ上看见聂小笨,总会高兴地发一个笑脸,聂小笨忽然觉得如此温暖,那个时候的她,觉得他那么困扰,现在却发现一份很真诚的心曾经那么手足无措地在身边停留过,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聂小笨有时候会跟张小叮聊很久,关于那些青葱岁月,他们一起经历过慌张青涩的时期,还好,他们还可以从容笑谈

聂小笨之秦镇大米面皮

我们的聂小笨开始越来越喜欢这个安静的校园了,这么大这么大的校园,站着这么多高大得必须要仰望的树,就算很多人同时在说很多话,聂小笨也觉得是安静的,可以慢慢地走,轻轻地笑,安安稳稳地看人群在那么多秋天飘落的树叶之间,走得闲闲懒懒

无食芒在秋天带着毛茸茸的心情一串一串地掉,聂小笨觉得大二的生活像是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喝着又舒服又有些遗忘。

在济南的第二个秋天,聂小笨她们宿舍迷上了各种各样的小吃,晓晓静经常晃荡一天回来就兴奋无比,描述哪哪哪的馄饨好吃,哪哪哪的石锅拌饭好吃,然后第二天宿舍就会指派一个去,往宿舍运回6份一模一样的小吃,一般都是任劳任怨的王小姝,那个时候,运得最多的就是秦镇大米面皮,六份清一色的特辣大米面皮外加多拿一个醋包,然后大家在宿舍用最幸福的表情吃完,之后一起满足地感慨:太好吃了!真想再来一份!一直发展到最后一次带6份变成8份

大米面皮

大米面皮就这样一度成为聂小笨她们宿舍的计价单位,聂小笨有时候在图书馆看书,然后就绕到学校南门,在科技市场附近就有一家秦镇大米面皮店,有时候要排很长的队,歪歪扭扭地,一直排到了卖糖炒栗子的小摊。拎着回去的时候,要经过一家南京灌汤包店,晓晓静和王小姝她们曾经很兴奋神秘地跟聂小笨说,里边做包子的是个很帅很帅很小很小的小男生,可是,在门前经过了这么多回,从来也只见热气腾腾的蒸笼,不过,每次走过的时候,聂小笨还是会轻轻地笑一笑

秦镇大米面皮店

这个秋天,聂小笨觉得生活像是一直在等待一份迟迟不到的特辣大米面皮,她有时候很漫无目的地坐在小树林石凳上,觉得那些风就在心上走来走去,满满的,又空空的

晓晓静率领大家去吃了好好吃的北门炒米线,甜呀呀的鲜奶泡芙,草包包子铺的大包子,西门桂林米粉,当然还有很多,聂小笨不喜欢甜呀呀的鲜奶泡芙,长得像是灯笼草上挂着的小灯笼,圆圆鼓鼓的,咬一口就淹没在浓浓的鲜奶里面,太甜。她喜欢辣辣的东西,慢慢地宿舍一个个都变成了吃辣大王,比如北门的炒米线,说是炒其实最后还是放了很多汤,加上辣椒和豆豉,汤汤水水地喝下去,再比如桂林米粉,狠狠地往里面加酸酸的辣辣的海带,一大碗埋头吃下去,脸都找不见,再比如学校一楼餐厅的刀削面,人家是半勺醋小半勺辣椒,她们宿舍的招牌点餐口号是:老师,三勺辣椒三勺醋….

聂小笨之一笔回头鸟

济南的夏天总是热烈而明亮,聂小笨又看见石榴花明晃晃地开了,这个时候,那些卖冰淇淋和雪糕的小房子就变得特别美好,像是被风鼓起的花边裙,又甜美又清凉

大二的时候,聂小笨有很多课,于是就遇见很多不一样的老师,她喜欢上课的时候发呆,她从不跟同学咬耳朵,只是掏出笔在书页上涂涂画画,有时候会一不小心把心里的话写出来,比如说饿了的时候,那么书页上会出现:大米面皮肉夹馍朝鲜面或者西瓜苹果圣女果之类,困了的时候,书页上就画满了小星星……所以,聂小笨的书是极少给人看的

聂小笨很多年后还总是记得,那些微笑着的女老师们。教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的是一位爱穿黑底白花上衣的小眼睛老师,很年轻,每次眯着眼睛笑的时候,聂小笨就觉得像是一朵湿漉漉的梅花开在了黑漆漆的老树上,很有国画的感觉。

墨梅
墨梅

高级会计老师是小巧而美丽的,精致的面容,小小的身形有特别柔软的线条,像是刚毕业的孩子,每次晚上的课后,总是有一个安静的男生来接,还记得那时第一次走进教室,所有男生的一声惊叹,聂小笨知道,那是对这个漂亮的像是乖巧的小狐狸一般的老师的惊艳。

聂小笨记忆深刻的一个老师,是成本会计老师

成本会计老师
成本会计老师

成本会计老师很可爱,卷卷的头发,说话一股浓浓的东北腔,有时候像是电动洋娃娃一般,盯着讲台下那些昏昏欲睡的萝卜们,半天不吱声,然后在大家不明所以地乖乖坐正,忐忑不安的时候,忽然地她自己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你们,真可爱!

聂小笨总是坐在第一排,因为懒得提前占后面的位子。第一天,老师一进教室就笑眯眯地看着她说:看这小姑娘,瞅着可小了,这么丁点儿!一边还用手比划了一张桌子的高度,大家就哄地笑起来,她问聂小笨:你哪儿的呀?听到聂小笨细细的声音认真地回答了,她就用看商店里布娃娃的眼神看着聂小笨:这声音!呵呵!南方的啊?嗯,挺好!

聂小笨挺喜欢这个老师,她喊她娃娃,总是笑眯眯地看聂小笨很久,然后自己嘟囔:真可爱!有时候她会笑眯眯地说:娃娃,这个问题你来回答。她还对每一个女生品头论足,哪个文静,哪个漂亮,哪个可爱….不讲课的时候就是憨憨的样子笑,还会聊起她的那些大学同学,谁谁谁可帅了,谁谁谁跟谁谁谁老去散步了,最有意思的就是她像是献宝一样,教大家画一笔回头鸟,聂小笨看着她笑逐颜开的样子,就觉得生活真美好啊!就像成本会计老师教她画的一笔回头鸟,慵懒闲适,蹲在某个夏天的枝条上

一笔回头鸟
一笔回头鸟

聂小笨之 紫云英遇见剑麻

在济南的第一个冬天,就这样过去,像是从头至尾只是一场安静的雪,簌簌地落,然后就是悄悄地化掉,食堂门口的花圃就摆上那种卷卷皱皱羽衣甘蓝,像是一盆一盆染过色的卷心菜,然后龙爪槐又长满柔顺的叶子,小蜡树又开满繁复的花…

日子这样过去,有时候,聂小笨会带着那本翻烂的宋词,在小树林的石凳上坐一个上午,小树林的风就专心地一页一页翻书,聂小笨就专心地看来来往往的人,有时候能看见那个和煦温暖的牛奶瓶,挺直的背,云淡风轻地走过,像一片又高又远的云,聂小笨心里就像夏天里一支最清甜的绿豆糕悄悄地化在心里,她想到了那句被世人念懒的词:岁月静好

dsc038211

那一年院庆,大礼堂排座位的时候,牛奶瓶坐在了聂小笨的右边,像大礼堂里面那些巨大肃穆的柱子,聂小笨的脖子就开始有些僵硬,像是水龙头锈在了中间,再拧也只能拧到左边,她的心里既欢喜又无奈。当那声该死的:“全体起立!”响起来,一片稀里哗啦的起身,聂小笨憋红了脸,扭扭捏捏磨磨蹭蹭地站起来,在几近190的身高的左边,像是一株剑麻旁边弱弱地站了一株紫云英,身后有窃窃的笑,坐下之后还有人在后面拍她的肩:聂小笨,其实看不出来你站着…聂小笨看不见牛奶瓶的脸,感觉像是在一片更高远的天空,她不知道牛奶瓶的脸,是不是也有微微的笑意

dsc03807
剑麻

dsc038261紫云英

牛奶瓶安静地坐着,聂小笨也安静地坐着,聂小笨从来不介意自己这样看着小小的,所以,也就认真地问他:那个,你到底多高啊?然后牛奶瓶就无比认真地告诉她大一体检的数字是多少,后来再量光脚的时候是多少,一般鞋子有几厘米的跟,然后平时看着的样子就大约是多高。再然后,聂小笨就盯着牛奶瓶的左膝盖盯了一上午,再然后,就聂小笨从座位的左边,牛奶瓶从座位的右边,无比遗憾地散场了

大一过去了

复习备考的日子,每一天都是那么漫长,聂小笨像一只冬眠的熊,整天躲在宿舍,背各种主义和思想。下铺王小姝则总是早出晚归,晚上回来手腕上总有乱七八糟的微积分公式,据说是王小姝的男朋友趁她上自习睡着写上去的,有时候在公式之间会冒出两颗重叠着的心,红色圆珠笔圈得歪歪扭扭。王小姝偷偷弯着眉毛笑的幸福样子,总是让宿舍里的金恰恰和晓晓静笑得贼眉鼠眼。有时候王小姝会隔着床板踢聂小笨屁股:小笨,你说,他可爱不可爱?聂小笨还没回答,对面床上,上下铺的金恰恰和晓晓静就哗啦哗啦地笑:可爱!可爱得不得了!

这些漫长的日子,因为有了幸福满满的王小姝带来各种恋爱进展报告,宿舍里总是闹得窗帘都会一抖一抖地笑,看着王小姝像一块甜蜜的蛋糕一般,幸福呼呼地膨胀,聂小笨想:还不错呢,就算是冬天,也暖烘烘的。

dsc03560

 

雪那么厚,可是,感恩节来了呢,聂小笨去西校区找杨小羊,杨小羊说请聂小笨陪着去买手机,大街上人可真多啊!聂小笨一声不吭地跟着杨小羊在满满的人群里面穿行,杨小羊总是不停回头,怕聂小笨被挤丢了,后来杨小羊领着聂小笨去一个据说久负盛名的小胡同吃小吃,他买了一串又一串的麻辣串还有糖葫芦,聂小笨就神气地举着,左边一口,右边一口,杨小羊就看着她笑:聂小笨,左手拿的糖葫芦和右手拿的有不一样么?

聂小笨在大一,就这样认识了很多温暖的人,一个一个,美好而纯净,他们都认真地对聂小笨暖暖地笑。一眨眼,大一就那么过去了

聂小笨心里的秋天

张小客是聂小笨他们联谊宿舍的老大,笑的时候只有眼睛亮亮的,聂小笨就在心里闷闷地笑:这个人,笑容都不起褶子,以后大概很难长皱纹的吧…张小客总是在QQ上跟她聊些不着边际的笑话,乱七八糟的图片乱发一通。总是一个人在路上闲逛的聂小笨有时候会被人从后面拿书敲脑袋,不用回头,聂小笨总是准确无误地喊出张小客的名字

偶尔也会去上自习的聂小笨,在这个偶然中又很小概率地在同一个自习室遇见张小客。于是,聂小笨抱着一堆书坐在张小客的右手边,她慢悠悠地把书磊好,然后就掏出一个日记本,开始安静地写日记,再也不理那堆厚厚的书,再然后,聂小笨就睡着了,张小客看着像一片叶子一样睡着的聂小笨,觉得这个自习室真是太吵了,那些翻书的声音会把这叶子一般的聂小笨刮走的吧。张小客推推聂小笨:你来睡觉的哦?聂小笨皱皱眉头,眼睛挣开一条缝:唔…..掉过头继续睡

dsc03562

张小客有时候会很认真地说:聂小笨,要是有人欺负你,跟我说哦!

冬天来了,济南的天开始瑟瑟的,学校里的树都掉光了叶子,风一来,满地的树叶就呼啦啦地乱跑,被踩到的时候,就有细细干脆的碎裂声。住在校外宿舍楼的张小客学习很用心,聂小笨不上自习,却总是跑到图书馆去看小说,很多时候会在路上看见张小客,大步流星地赶往综合楼,聂小笨就站在路边,抱着小说,看张小客像棵大树一般站在前面皱眉,说一些某些老师的变态考试范围

dsc03563

小闷说要来看聂小笨,凌晨四点的火车。聂小笨的心就忽悠一下长满了叶子,一下子呼啦啦翻过这边,一下子又呼啦啦翻过那边。

dsc03557

她央了张小客三点的时候骑单车送她到车站,然后张小客就搓着手等在冷风中的北门口,路边是昏黄的街灯,聂小笨缩在张小客后面,紧紧拽着张小客的衣角,眯着眼睛,像是骑着神奇的魔法大扫帚

骑扫把的聂小笨

到了车站,聂小笨就催着坚持要陪着她的张小客回去,张小客就站得远远地,看着聂小笨像是小蚂蚱一般蹦到一个又瘦又高的男生身边。然后,他就冲回头找他的聂小笨比了个手势,转身走了。

聂小笨看着风尘仆仆的小闷,心里安静极了,像是很多树叶在不停地飘下来

(摄像头不正常,总是无法识别,还有图片木有办法传…..)

聂小笨之 老乡杨小羊

夏末,学校的海报栏、宿舍楼到处贴满了老乡会的通知,歪着脑袋走过的聂小笨兴致勃勃地在脑子里拼凑地图,当其他的都以省为单位举行的时候,本地的学生已经精确到县,于是,一个地点一个小圆点,山东省渐渐就变成一个大烧饼,然后聂小笨就抽抽翘翘的小鼻子,笑眯眯地上宿舍楼了,再然后,聂小笨晚上就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很温和的声音邀请她参加老乡会dsc00149

周末的天气灿烂而明亮,他们嘻嘻哈哈地在植物园的假山和石桥上穿行,聂小笨眯缝着眼看前面走着的人,明亮的太阳下卷卷的头发像是淡黄的小绵羊 继续阅读聂小笨之 老乡杨小羊

聂小笨的窗里窗外

开始上课了的聂小笨总是在不同的楼之间穿梭,但是很多的时候她总是待在宿舍,听王小姝用复读机一遍一遍地放充满回忆的歌,她还记得那年夏天宿舍里整个下午都飘着《东风破》

很多年后的聂小笨总是记得第一次走进宿舍看见王小姝的情景,推开门就看见剪着齐耳短发的王小姝,忙忙碌碌地整理床铺,安静而专注。聂小笨的眼神扫过仅剩的两个空床铺,其中一个是晓晓静的上铺,聂小笨看见那凌乱得有些夸张的床铺,谨慎地选择了王小姝做下铺,于是,王小姝就总能在床上看见聂小笨的腿在空中一晃一晃

没事的时候,聂小笨总是坐在床头,晃着小腿看窗外,可以看见楼下的沉默的树林,树冠连成一片海,风一吹就漾起绿色的波纹来,树叶在枝条上窜来窜去,很快乐的样子。六楼的窗户总是很多风,有时候会把门吹得“砰”地一下关住,聂小笨就看得很高兴,眯着眼睛笑起来

dsc00151

晚上的时候,睡不着的聂小笨会偷偷坐起来,看外面黑黑的树影,还有学校西边围墙外彻夜不息的街灯,有时候汽车唰地一声过去,声音显得安静又寂寥……

当夜风很大的时候,聂小笨闭着眼睛坐在床头,离窗户很近很近,风吹过来,周围一切都像空荡荡的,这个时候聂小笨就觉得像是从山顶坐着滑梯下来,一直一直,没有尽头

dsc00147

在宿舍楼的最高层,透过窗户,聂小笨看见很低很低的学校外墙,觉得就像住在围墙的上面,既可以看见里面的树林,又可以看见外面来来往往的车,甚至每到吃饭时间就会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惹(热)包(棒)子儿~~~~~聂小笨听了四年才知道,原来,是卖玉米,不是卖包子的啊

聂小笨很喜欢很喜欢宿舍的一切,可以住在六楼,可以住在上铺,可以在晚上听王小姝的呼吸声看对面两张床上下铺迥异的睡姿,还可以,可以睡这么可爱的被子

聂小笨的被子是安静的天蓝色,看着一点都不吵,躺在上面的时候,她总觉得能梦见淡蓝色的羽毛,很喜欢很喜欢呢。夏日的下午,她午睡醒来,总要轻轻地抱一会儿被子,怕刚做的梦被被子裹着飞走了,再也想不起来

dsc00148

聂小笨上课了

军训完了的聂小笨,像棵挺拔的小树苗一样,新鲜而好奇,这是一个那么大那么大的校园呢,又漂亮又大气。第一天去上英语课,她迷失在文史楼和数学楼之间,穿过迷宫般的文史楼,她好不容易站在了教室门口,疑惑地小声问站在门口聊天的同学:你好,是会计一班的吗?

茫茫然地看着里面密密麻麻排排坐的同学们,聂小笨想起爸爸说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可是,可是,还有这么多萝卜找不到自己的坑呐!迷糊的聂小笨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颗小小的胡萝卜,和身边其他的萝卜一起踮着脚尖看那些幸福的萝卜扎根在土壤里

dsc03328

老师说位子不够了,第一节课就委屈大家挤一挤站一站,于是聂小笨就站在最里边的过道上,靠着后面的墙壁静静地看着座位上的同学,眼神迷蒙,她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在心里想象他们的名字,就在聂小笨把糖小霜,苹小果,绿小豆这几个名字都安完的时候,左边肩膀被拍了一下:同学,你坐我这里吧!聂小笨一回头,就看见了一片阴影,然后她抬起头:哇!好大一颗萝卜树呵!聂小笨不由得身子又缩了缩

dsc03330

上课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个同学介绍自己,于是在听过很多陌生的名字和地方之后,聂小笨用细细的声音第一次说了自己的省份,她觉得自己家乡连名字都那么水润美好呐,毕业之后,聂小笨都还记得当时微微喧闹的教室在她开口的时候悄悄地静了下来,一片静谧中她安静地坐下来,不由得想起高中美丽的生物园。

课间的时候,规规矩矩坐着的萝卜们都像小鸟一样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聂小笨捏着王小姝的手也去找每一小堆热闹的女生互相认识,大家都说:聂小笨,你怎么这么小,还是个娃娃呢!然后就一起快乐地笑起来

开始上课的聂小笨慢慢地很喜欢背着包在各个大楼穿梭的感觉,她喜欢道路两旁高大浓密的树,数学楼前的石榴树正是开花的时候,猩红热烈,八角楼前的龙爪槐灵秀美好,走路都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在路上走着的时候,聂小笨欢欢喜喜地猜每一棵树的名字,遇着有挂牌子的就很仔细地趴在上面看,于是她认识了满树繁花的小腊树,香香臭臭的花香闻着像是到了远方

图书馆的后花园有一些不知名的树和藤,外面的回廊总是那么幽静,聂小笨经常特意拐到那里穿过,静静看书的人们并不在意身边轻轻走过的人,那种沉静让聂小笨觉得舒服,况且,用各种图案镂空的外墙显出些南方园林的感觉,那么家乡呢

dsc0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