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一本书

我喜欢的一本书 2006-06-30 17:31

去年五月,校园里青青的野草疯长着。在太阳隐去晚霞满天的时候,躺在草皮上的一颗雪松下面,感觉到了一种清凉。看到了很多情侣,看到了一些老人在散步,在放风筝。。。。。。看到的都是爱情,是平静,是安详。只是,我无法忘记塔尼雅,无法忘记塔尼雅的冰激凌,一滴一滴化在裙子上,还有那个午后的阳光,还有马路对岸向她走来的士兵。。。。。。
看过一部又一部的小说,或深或浅,或厚或薄,直到心读出了厚厚的茧,不再轻易感动。但是,《青铜骑士》做到了,塔尼雅做到了。透过战争的硝烟看到了无法抵抗的饥饿,深入骨髓,把人变成兽;透过饥饿,看到了阳光一样纯粹的爱情。
战争来了,塔尼雅却坐在长椅上专心地舔着冰激凌,阳光照在拥挤的疯狂购物群上,也照着可爱纯洁的塔尼雅和它的焦糖奶油冰激凌,当然,还有马路对面像她走来的士兵,亚历山大。阳光很暖,很惬意,冰激凌一点一点地化了,然而,塔尼雅忘记了,忘记了爆发的战争,忘记了战前食物储备,忘记了一切,只剩下阳光,和为她而来的亚历山大。
战争带走了帕沙,带走了所有的亲人,还有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但是,留下了她和她的爱。灰飞烟灭的年代,塔尼雅还有希望,当一切都像那个午后的冰激凌一样化掉了,塔尼雅还有她的亚历山大,还有那个午后的阳光。。。。。。
我喜欢塔尼雅,喜欢在黄昏时躺在雪松下面,看那些冰激凌一样的爱情,然后闭上眼睛,呼吸软软的草坪上淡淡的青草味儿,想象塔尼雅的午后阳光,知道冰激凌化过之后,还有阳光,很纯粹很坚强。塔尼雅是自信的,有着不可战胜的平和和沉静。
爱情最远的距离莫过于相隔一个世界,如果唯有坠落才能到达,我们又该如何选择?

 

梦魇

梦魇 2006-06-30 16:04

晚上做梦,梦见我把闷闷弄丢了,大街上人来人往,全部是一张张冷漠而模糊的脸,陌生而遥远。我在人群里声嘶力竭地呼喊闷闷的名字,却没有一个人看我一眼,他们都沉默地经过我身边,像一个无声的海整个压下来。最后,我绝望地坐在大街上放声大哭,就这样,我哭着在半夜醒过来,坐在床上,梦里那种巨大的悲伤和绝望让我醒来后还是惊慌失措。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一个噩梦,也不知道当闷闷在人海中消失时我居然如此绝望。

 

安静

安静 2006-06-27 18:19

中午,捧了半个西瓜在宿舍吃,觉得一勺一勺,挖的是幸福。有时候觉得,抱着半个大西瓜,看着那翠绿的皮和鲜红的囊,明净而鲜艳,乖乖地在怀里,就像全世界的快乐与甜美都在手里 。
有时候想想,我真的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呢!安安静静地生活,简简单单地快乐。闷闷说我是一个没有大志向的人,应该一直很快乐才是。可是,总是觉得快乐就是叶子在风里翻动,很轻,只有细细的声音,风走了就依旧是正面向上,反面向下。静止,有一种隐忍的平静与哀伤。
总是想起刘亮程写的黄沙梁,那种灵魂深处的寂寞与荒凉总是像一个深潭,让人沉下去,一直沉下去,没有声音没有温度,很绝望。
有时候,怀着一种愿望,很深很深,像刻在心上,每当一遍遍想起,就像磨盘,一圈一圈,把心磨出血来。。。。。。。

 

南瓜

南瓜 2006-06-24 17:59

那日,南瓜终于在校友录上出现,当她的头像出现在QQ上,她说:宝啊,终于找到你了。这么多年,就这一句话,跨越千山万水,来到我面前。眼眶里一下子蓄满了泪,心就有那么一种绵绵的心疼,多年漂泊,终于可以回到最初,回到最熟悉的人身边。
南瓜是那么甜糯的一个女子,总是有温暖明净的笑容。经常拉着我去喝冰凉粉,喝冰绿豆,然后牵着我的手说:宝,日后你男友真是幸福呵,我都这么喜欢你呢!而我,总是抱抱她:南瓜,不如你做我男友吧。
常常拉了南瓜,穿过路两旁宽大的芭蕉叶,去教室后面池塘,趴在回廊上看水里偶尔小鱼儿跳出水面。我总是不说话,只是愣愣地看水面浮萍聚了又散。南瓜则总是鼓着腮帮子,嘴里的棒棒糖一下在左边一下在右边。我并不常说我的心事,因为总是说不出来,便只好让她陪我散心,南瓜总会拉着我的手说:宝啊,不要委屈自己,你知道你这样有多让人心疼么?
南瓜是那么的心疼我,见我闷闷不乐,就拉着我去仿古街一家一家的精品店逛,看那些眼花缭乱的精美的小饰物,精致美丽,心情就这样慢慢变好。她总是把各种手镯一个一个地往我手上套,细细端详。她总是说:看你带手镯多好看啊,是不是?很喜欢看你戴手镯呢!
现在我的手上就戴着一个,和她那时送我的一样,只是颜色不同了。

恍惚

恍惚 2006-06-21 20:05

忽然记起今年的端午节,开了QQ,就遇见你。在我的QQ上,你已经是陌生人,可你还是硬生生地闯进来了,依旧是问:你在我QQ上,应该是我同学,只是,你是谁?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介绍自己,终于只敲了个名字。每一次,我换了名字后,你总会偶尔冒出来,问我是谁,然后不再说话,你依旧在我的陌生人里藏着。所有的联系,只是一句:你是谁?
只是还是记得你叫我看蜻蜓的样子,满眼的欣喜和怜惜,而那只蜻蜓,纤细透明,停在窗棂上,像是玻璃做的一般,美得有些空灵,突然就觉得好象是在佛堂,在菩提树下。所以记得,所以不忘。

怀念一棵树

怀念一棵树 2006-06-17 18:34

在八角楼上自习,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后,出去转转,绕着八角楼外围慢慢地走.走过一块草坪,方方正正的样子,绿色的小帕子一般,很是可爱,像穿着齐整的小娃娃,清爽伶俐.不远的地方站着一株龙爪槐,秀秀气气的样子.这是我在山大最喜欢的树之一.树干是笔直圆润的,女孩子的手臂一般.枝条都是从顶上披下来的,有一种水的流泻的柔美.
以前,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种安安静静的女孩子模样的树,觉得很恬静很秀美.那时,不知道名字,所以寻遍整个校区,终于在经管楼后面找到一个牌子,不禁对取名的人有些愤然,何苦用这么一个张牙舞爪的名字来冠名呢?我以为该叫女儿槐的.
记忆里也有两棵树,长得不是很美,只是孤零零地一起站在操场上,但是,却是我记忆一生的树.因为它们叫做"一棵树"那时侯,经常和秀明在操场散步,看坡下面缓缓流过的河水,慢慢就喜欢并熟悉了那两棵树.我说要给她们取个名字,秀明就轻轻说了一句:就叫一棵树吧!当时就击败了我心里所有美丽的名字.于是,她们就叫一棵树了.
常常怀念一棵树,怀念那条跑道,还有那条河.四年过去了,秀明的头发长长了,很秀气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每一寸长发都是我们那些无法相见的日子,在她肩头飘来荡去.一下子觉得很心疼,隔山隔水的我们还能不能像一棵树一样,相互搀扶和安慰?永远记得秀明说过的一句话:宝,真的很想好好保护你.

一切都还在

一切都还在 2006-06-13 18:29

弟弟要报考了,和我打电话说:姐姐,帮我看看学校吧。
突然就觉得很幸福,这么多年,弟弟总是很独立,不需要我的任何帮助,甚至还学会了保护我这个当姐姐的。可是,我总是觉得能够被他需要是很幸福的事情,真的很想当一个很好的姐姐。现在的他一定像我当年一样,茫然而焦急。
记得前天南瓜在QQ上说,宝啊,好想你。我看到这行字的时候,眼泪漫过心里。那时也是在为了高考拼命,而我们总是在晚上偷偷溜进一个被窝,看文科班男生写给她的伤感情书。总是一起在路上唱当时流行的歌,一起在操场散步,一起去喝冰凉粉。真的很想念。
漂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想起她们就能想起那年操场上吹过的风以及生物园里的阳光。

感冒 还有 快乐

感冒 还有 快乐 2006-06-11 20:48

这两天总是做恐怖的梦,梦见死亡,梦见疯狂,面目诡异的人,表情狰狞的人,纷纷在梦里出现,而我总是手足冰冷地醒来。闷闷在QQ上说,回来吧!可是,我都记不起来闷闷的样子了。
想起一句话:天堂很好,可是我还是选择身边的一棵桂花树,因为天堂太远,而桂花树,就在身边。
感冒了,在34度的天气里我抱着毛巾被,再把毛巾被和我一起裹在大大的被子里,然后静静地坐着,看对面的窗户,灿烂的阳光和6层楼下茂盛的树。因为感冒的炎症,耳朵听不大清楚,世界像隔着一层膜,有些遥远,有些恍惚,一动不动地坐在被子里,蓝色的被子铺开在床上,温暖而安全,渐渐可以感觉到腿在被子里出了一层微微的汗,虽然皮肤还是凉凉的。
这样坐了很久,才发觉生活总有其可爱之处。感冒后,有了一整卷纸擤鼻涕,带着很重的鼻音说话,耳朵听见的都是模糊遥远的声音,还用被子裹着自己在床上一中午,只看窗外灿烂无比的阳光下在风中翻动的树叶。这一天,像活在一部电影的画外音部分,与剧情有些距离,很安全很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