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会好

一切都会好 2006-07-31 11:52

爸爸病了,妈妈手足无措,眼泪簌簌地落。只能是我来承担一些东西。白天在医院,晚上回家,和弟弟守着家,晚上不敢睡,觉得很害怕,幸好有狗狗在床底。这些天,就这样,心力交瘁。
还是觉得无法面对爸爸的眼泪,不管是因为病痛,还是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我可以尽力做一个乖女儿,很乖很懂事,可是,还是无法解决一些很现实的东西。爸爸说等我毕业一切就都会好起来,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终于可以成为爸爸的希望。
真的希望成为爸爸妈妈笑容的理由,我记得爸爸跟我说的每一个心愿,和爸爸一脸的向往,我的最大心愿就是可以帮助爸爸全部实现他们。还好,爸爸终于出院了。
陪爸爸去茶馆喝茶,很小的地方,简单的长凳方桌,一碟点心一碗茶,就可以一直闲适地聊天喝茶。
和爸爸就这样在小茶馆喝茶,觉得很幸福很快乐,几天的疲惫心情舒缓下来。一直记得上刘孝贤老师的选修课时,听到的一句话:我今年70多了,还有一个90多岁的老母亲,我觉得很幸福。我希望在我70岁的时候,也有这种福气说这样一句话,那样我也会觉得很幸福。
茶馆的人都是老大爷老奶奶,有县城的老人锻炼后来喝早茶,也有乡下的老人来卖菜或逛街就进来歇歇脚。可以扯开嗓子侃,也可以悠悠闲闲地听,时间是不用去管的,喝高兴了就好。驼背的堂倌在挤挤挨挨的桌子间穿梭,续水。茶壶高高地抬起,开水就很畅快地流下来,有时候他还会耍个花活,利落漂亮,看他续水,觉得生活是很快乐的,日子也很可爱。
走得太累的时候,停下来,喝杯茶,聊聊天,驼背堂倌一杯一杯的续水,把日子洗得亮亮的,心情也换一种崭新的姿态。

下雨了

下雨了 2006-07-19 13:17

滴水檐滴答,滴答,是雨滴在一下一下地敲击树叶。干巴巴的空气便像喝饱了水的植物,绵软而柔润,微微的还带了点水的清凉。在家乡,下过雨的空气总是像是抓一把就可以拧出水来,屋檐下是永远都滴不完的水滴,不厌其烦的演绎着滴水穿石的故事。连天空都像未干的水墨画。
坐在屋檐下出神,看那水珠成线地跌落。古旧的江南建筑有着尖尖翘翘的檐角,灰暗的屋瓦,成就的是水墨画里古朴的江南,雨蒙蒙更显空蒙清秀。那檐下的小水沟中每一条檐缝都对应一个年深月久的小坑,深深的,圆圆的,光滑而精巧,它们便是那些雨滴的杰作,雨,总是那种绵绵软软,像是黛玉姑娘那哭不完的眼泪,断断续续却并不停,缠缠绵绵地把整个春季浸得水汪汪的。雨,打在树叶上,花瓣上,颤颤的,使花儿显得那么娇嫩,犹如张着泪眼的女子。若有风吹过,便更是风姿绰约。
在滴水檐下,看那雨帘或密或疏,却似那古时的典雅珠帘。遇上雨疏风停,便见那不紧不慢的玉珠,一颗接一颗地滚落下来,发出清越的丁冬声。天地间在雨停时的寂静显得这一声声雨滴的声音尤为清亮。 也不知有多少回,坐在屋檐下看檐下雨帘连珠缀玉,听滴水声声声慢坠,籍此打发那淅淅沥沥缠缠绵绵的雨季。
在学校的时候,只能在回忆里去倾听那风声雨声,去掀开重重雨帘。春天总是嫌花太少雨太疏风太大,还没有那份春的柔媚悠远。滴水檐下,声声敲碎的,是我的思念,柔弱如水,一滴滴穿透顽石。
现在,总算是又见家乡的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