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

疲惫 2006-08-09 10:24

以为会没事,所以很放心。可是,爸爸又一次住进了医院,7月初七的11点,原本说好和爸爸一起去葡萄架下听听鹊桥的窃窃私语,却变成是我忧心如焚地在医院奔忙。妈妈眼泪涟涟地拽着爸爸的手,看着爸爸疼得用手去砸头,我只能坚强,一个人拿着血样去检验科,穿过漆黑的走廊,空荡荡的旧住院部寂静得有些诡异,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可是,没有办法,眼泪永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只能用安静的声音去安慰妈妈,用平静的步伐扶爸爸去做各种检查,我只能安静,不流泪。
就这样守在病房,整日整夜,三个白天四个晚上我就像是陀螺一样,一直在旋转。我不能睡觉,妈妈不能太累太操心,因为她心脏不好,又高血脂,脊椎骨质增生。整个家只有我可以有体力去安顿,医院一直查不出来爸爸的病因,就只能整日整夜打常规药水,我只有深夜在病房里做运动,因为太困,不运动我站着都能睡。幸好最后查出了病因,不然我真的要扛不住了,整日整夜奔忙居然不知是什么病,不知道用什么药,我心里也会承受不了。
记得第3天我给哥哥发短信,我说哥,我扛不住了,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能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吗?这个风险我怕承担不起啊。那时侯我真是支持不住了,还好都过去了,还好妈妈也健康地挺住了,我终于好好地带着爸爸出院了。
终于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出院的时候,眼泪哗哗地下来,谢谢老天还我一个健康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