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

天堂 2006-09-19 11:11

下午的风,微微地有些清凉,穿过几丝淡淡暖暖的阳光,来到我的左侧。歪过头,看见窗外,两个楼之间有狭长的空地,生长着一些高高低低的树,细细的枝条洒着淡淡的阳光,有些微的金红色,这些树在微微的轻风里轻轻摇摆。我想我看见了天堂。
不必金碧辉煌,不必光辉灿烂,只要几缕淡金色的阳光,一些微微的风,让各种各样的树在风中轻轻摇摆,这样就够了,我的天堂有些清凉。
很喜欢这样的清凉寂静,就像露珠,因为心无尘垢,所以温婉宁静。记得一句话说:所谓风流,就是不忘露珠的寂静之味。

 

2006-09-03 15:45

回到了学校,一下子就寂寞下来。早晨睁开眼睛的时候,不习惯白得有些晃眼的光线,想念我旧旧的大木床,想念木格子窗棱上古旧的图案,尤其是窗外淡淡的雾和薄雾里淡蓝色的牵牛花。
可是,它们都还在很远很远的家乡。我以前总是想要到处去走走,想走得更远,可是,终于发现寂寞,发现想念。
我还是喜欢每天在井台边洗全家的衣物,一件一件晾在小院的阳光里,喜欢偶尔陪爸爸去小茶馆,在一堆老爷爷老奶奶中间闲闲地喝滚烫的茉莉花茶,喜欢一个人在傍晚骑着单车出去,公路两旁的白杨树在晚风中哗哗地响,而我就这样快乐地穿行,随性而走。我还是喜欢乖乖地陪爸爸妈妈,安静地快乐。
所以,越来越明白我并不想所谓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而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在一个有家的地方快乐地生活。记得闷闷说我是一个没有志向的人,看来他真的是比我自己还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