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的回忆

天青色的回忆 2006-11-10 16:59

觉得站在公交车上,面朝车尾,看世界一点一点远离,有很超脱的感觉,最喜欢用阿桑的《一直很安静》或者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来做背景音乐,觉得很忧伤,很陷落,很平静。
每个人都是在心底留着一个最安静,最孤寂,最阴柔的角落。在那里可以收藏很多很多的回忆,然后在某一个有风的时候,像水草一样柔软地陷落。
每一次,一个人坐公交,就会想起很多年前,还留着长长的头发的我跟在闷闷身后,快乐地从起点站一直坐到终点站,那时候,县城第一次有了公交车,而第一个约会居然是他说:我带你去坐公交车好不好?已经过去很久很久,只是还记得这句话,像是水晶一样的清澈。
最后一次和他坐公交车,是送他去火车站,并没有预知后来的分手,却像是有某种预感,在最后一排的位子,我扭头看着窗外,任眼泪纷纷而下,他也没有出声,只是伸出手来紧紧握着我的手。其实,分别对于我们,是太平常的事情,一年之中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一个星期,或许真的有些无法解释的牵连存在吧,所以会没有预兆地突然失控。
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一遍一遍地问:我们从头再来好不好?或者,我从头再来好吗?可是,分手不关乎对与错,不是改正就可以继续,最重要的,是时间不会从头再来。
其实很想念,可是,公交车只在合适的站点才会停靠,我们在不同的公交车上,远离。

坏脾气水草

坏脾气水草 2006-11-03 17:36

daffodil 水仙 gandenia 栀子花 这几个词来自一本很美丽的书《穿越指缝的阳光》。
今天是一个坏脾气的一天,忽然就开始拒绝快乐,拒绝一切善意和美丽,只是沉默地一个人晃荡,藏在图书馆那些古旧的书架之间,觉得一下子就把自己发配到了年深月久的年代,只是无意识地在书架与书架之间穿行,心里一点一点地荒凉起来。想起刘亮程写的黄沙梁,觉得自己是一株水草,一梦千年,醒来却只见流沙。
所以决定把今天的时间全部挥霍在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上。忽然想去称体重,看看又瘦了多少。然而,第一眼我看见它很安静地在图书馆一楼的书屋,封面美丽而安宁。很漫不经心地翻开,可是,当我再次抬起头,已经是泪流满面,心里回荡着一句反反复复的话:小女儿,我爱你。小女儿,我爱你。。。我忽然就这么,失控地痛哭失声。我也是被父亲钟爱的小女儿,忽然就感动,忽然就自责。
最近总是很容易失控,很想放弃自己,莫名其妙就眼泪潸潸而下,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因为脆弱?还是因为绝望?
我总是喜欢那些美丽的名字,每一个都让我感觉天堂就在身边。月见草,左手香,婴儿的眼泪,蒜香藤,迷迭香,好多好多,还有mao骨香(mao,第四声,是“有”字去了两横,电脑中没有收这个字)。然而,在那些拒绝一切的日子,我便没有办法面对这些美丽的名字,就象是在地狱的泥淖中看到天堂。
秀明昨天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这么辛苦。我只是说:明明,等你回来我们去看一棵树吧!其实,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那些我承受不了的攀爬,她知道我是多么想做一个简单快乐的花匠,把那些美丽的名字种在花园里,美丽而快乐地生活。
秀明说:不要去希望,我知道你的字典里失望就是绝望。你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呵,所以,遍体鳞伤。从来没有人会告诉我不要去希望,可是我知道,只有秀明,对我的了解,深邃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