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时间 一种回忆

一段时间 一种回忆 2007-04-27 09:53

小时候,喜欢很鲜艳的颜色,喜欢花,因为书上所描绘的凡是春天必然是美丽的,凡是花朵必然是开在春天里的,必然是色彩艳丽的,那时候我所幻想的幸福,就是家里种满杜鹃花,在下课后,发现杜鹃花开了。色彩各异地开满了整个屋子,客厅里是大红的,阳台上是金黄的,自己卧室里是粉红的,母亲房里是纯白的。

 

听说有一种植物,叫七叶木,一年四季都是绿的,每一根新芽,都会长成七片散开像花瓣似的叶子。我没有见过,但是这么一种规规矩矩的植物确实很让我感兴趣,为什么只是七片叶子,连长叶子的数目都这么中规中矩,好神奇。

以前很想做一个园艺师,天天伺弄奇怪的植物,可以知道好多美丽的名字,了解它们的习性,觉得这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曾经心血来潮买过一本书,粉色的封面上爬着柔软弯曲的藤蔓,温柔绻缱的样子,弯弯绕绕像是藏着一个神秘的童话森林,里面介绍的是一些台湾的植物和花卉,因为喜欢里面植物的名字,我宝贝一样地买了回来,着魔一般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记住了那些美丽无比的名字,什么冇骨销,月见草,婴儿的眼泪,左手香,等等。植物真的是很美丽的一类生物,我特别想认识所有的植物,不知道是谁给它们取了这么美丽的名字呢,比如鸢尾花,比如茑萝,比如莲雾。在深圳,我又认识了一种植物,叫树菠萝,一个一个球状的树菠萝挂在树上,暗绿色的长着绒,密密麻麻,听说吃起来不好吃,有榴莲的感觉,实在是很想摘一个尝尝,可惜是在街道两旁的绿化树,只能偷偷摸摸地摘,而我是找不到工具的。只好每天在清晨和傍晚经过街道两旁的树菠萝时,抬头看着它们嚣张而自在地挂在树上,果实累累的样子。

跳舞草 以及 沙漠玫瑰

跳舞草 以及 沙漠玫瑰 2007-04-26 13:02

4月11日,我还在深圳,在姐姐家陪外甥看一个种花种草的栏目,才四岁的小外甥很喜欢看盆景的栽种,我也就随之认识了一些奇怪的植物,比如灯笼草,比如七叶木,而那天电视上放的是跳舞草,这种植物如果音乐的分贝数在35到40之间,就会随着音乐起舞。觉得它是一种很容易就快乐的植物,音乐,阳光,温度,都可以让它快乐,让它跳舞。多么神奇的植物啊!正好小七发来了信息问我在干什么,我回信息说我在看跳舞草跳舞,看见闪动的信息发送的提示,忽然觉得我发了一个多么美丽的信息

啊,像带着阳光,很快乐,还有一种山林里露珠的清澈韵味。

记得高中时,小七捧着一团皱巴巴,丑丑的枯草团走进教室,他说那是一种会开花的植物,叫沙漠玫瑰。很小心地用矿泉水瓶做了一个花盆,用清水养着,每一天,几个脑袋急呼呼都挤在一起看有没有开花,因为实在是很好奇它会长出什么样的花来,很可惜,一直养了半个月,它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总是静静地趴在那里,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有多为它着急。其实,虽然花没开,但是,是一个好美丽的回忆,有那么温柔的人呵护那么一朵神秘的花,殷切期盼,想象它的美丽。多年以前,一朵永远没开的花其实一直都盛开在我的回忆里,因为没开更加美丽神秘,况且,它有一个那么美丽的名字呢:沙漠玫瑰。

 

我问小七:你还记得那年你养的哪个沙漠玫瑰么?他说当然,一朵一直让我们等待的花嘛。真的是哦,我们其实一直在等待,因为它迟迟不开,我们等到现在,潜意识里我总是觉得它还在矿泉水瓶子里静静地等待,总觉得它还是会在某一个清晨开出一朵美丽无比的花来。

回望

回望 2007-04-21 13:28

回万载去看弟弟,汽车到达的时候正是12点,万中的校门学生像海潮一样涌动,我逆流而行,沿着以前最常走的路线,我知道弟弟的教室就是我曾经的教室。走在长长的走廊,一眼就看见弟弟在六边形教室门口,听见我的声音,他回过头来,脸上立即洋溢出笑来。中午看看他的住处,一起吃饭,然后领着他去买了一堆东西,在超市门口我们分别。就在弟弟转身的一刹那,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走远,弟弟回了两次头,终于消失在街角,其实,这个时刻,我是多么想看清楚他即将面对的未来啊。

 

一路走在街道上,看见一间间的冷饮店,这个是我以前最爱去的地方,要一碗冰过的白凉粉,一杯冰牛奶,我总是喜欢把乳白色的牛奶加到透明的凉粉中,用勺子把凉粉分成几块,牛奶就在缝隙中弥漫,显得纯净,美好。很喜欢看这样子的凉粉,感觉像想象中西藏高空的白云,澄澈,美丽。我可以在店里坐几个小时,慢慢地调各种样子的冷饮,一点一点喝掉,觉得心情凉凉的。最好的是店里所有的冷饮都是一块钱,我总是揣着几个硬币,坐在里面看大街上明晃晃的太阳,消磨我的周末下午。

 

还没有回家看爸爸妈妈,估计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我喜欢吃的豌豆糯米饭了。今年终于能吃到了,好几年,在豌豆成熟的季节,总是谗妈妈做的豌豆糯米饭,嫩嫩的豌豆嵌在晶莹的糯米之间,嫩绿色的圆润珍珠一般,吃起来,糯米饭软软的糯糯的,夹着豌豆的清爽甜嫩,实在让我不能忘记。

第二天又要走,我陪妈妈去后山水库前摘豌豆,妈妈说让我带去给姐姐。一路在山间行走,觉得好安静清凉,后山又添了几个新的坟堆,阳光下有些晃眼,在这里,一切都是慢慢的,像是没有变化,但是,人依旧在一点一点老去,或者是病魔或者是年龄,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人们被留在了山林之间。我知道我们家的竹林每年都有新的竹笋长成修长的翠竹,但是我宁愿相信,每次回家看见的都是一样的竹林,每天早晨在木格子窗棱边摇曳的也依旧是相同的那几杆修竹。

乱章

乱章 2007-04-08 11:31

在书城看书,看到一句话:后天很美好,但是,很多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合上书本,这句话一直一直在耳边回响,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人在今天挣扎,绝望地等待明天陷入沼泽,期待后天的浴火重生。生活总是在沼泽的彼岸,鲜花盛开。

爸爸曾经对我说:如果在山里迷路,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最高的坡往上爬,站得高才能看见来时路。现在,我站在生命的拐点,不知道我的未来拐到了哪里,我在这里往回望,一路走来,我一直准备的未来一下子就在这里要断裂。

突然很想学刺绣,苏绣,蜀绣,粤绣,湘绣,听上去那么温婉神秘,带着美丽穿针引线,一针一线,优雅绵长。生活也就此变得柔媚起来,梦里的缱绻在飞针走线之间化成彩蝶翩跹,抑或是锦绣平铺。

遇见 未来

遇见 未来 2007-04-05 13:43

在赣州一个星期,遇见曾波,遇见樊宇,曾波是一个清清瘦瘦的女生,以饼干为生命,包包里是各种各样的饼干,夹心的,散装的,什么口味的都有。樊宇则是胖胖的,很开朗很善良,喜欢吃蛋糕,煌上煌的烤鸭。

在赣州的日子,面试,体检,没事就在旅馆看电视,和樊宇一起侃她的男友,听着一个不一样的生活故事,日子就这样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过去,清明时节雨纷纷,赣州这个小城,街道上的人都是闲闲的,懒懒的,这里像是遗留在清明雨中的一段历史,安静,慵懒。我不知道我会在这里滞留多久,或许真的要准备好下乡,我的生活又有了一种不一样的可能性,我不知道它会拐到哪里,以前以为我会在南方某个城市,穿行在上班的人流,日日在公交站牌之间划一样的线条,不曾想,有一天会在这里,设想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小七来看我,我们逛街,吃鱼,喝奶茶,简简单单的穿行在街头巷尾,觉得有一种偷来的快乐和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