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

想念 2007-06-24 17:07

忽然很想我的那本书,张爱玲的《华丽缘〉。是高中时买的,很喜欢,甚至在扉页很用心地细细写了一段话,一次一次,不敢折角,怕伤了它,怕轻慢了它。只是,我已经把它半卖半送给了一个学妹。

原本不是打算卖的,我买的书都是散文,极少小说,张爱玲和三毛的小说各占一本而已。每一本书都是我希望收藏的,每一本都有它特别的来历与故事,我觉得它们是我过往的一种回忆。我把专业书一本一本清理出来,都不舍得卖,全部打包托运回家,有朋友说我跟老太太似的,什么都不舍得。不过,我确实很念旧,也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随时随手喜欢自己在任何纸张上写东西,于是,四年下来,我的线性代数,毛概,邓论等等,所有的扉页上都有我随手纪录的心情和感受,每一本书我都不愿意出卖,像是我的一部分,难以割舍。

卖书的时候,我的小摊就只有军事理论,名著导读,计算机文化基础之类的,其他的都不想卖。

我的华丽缘,好想念阿

叶倾城的恐惧

叶倾城的恐惧 2007-06-24 14:03

以下是看到的叶倾城的一段博客:

 

我有一万多个理由不想去签售:略数如下:一,我不好看,我离“倾城”这两个字的距离,十几万光年远呢。很遗憾,虽然我也许有林妹妹的内在,但我的确有芙蓉姐姐的外在。我不想让我的读者们失望,如果他们爱上或者爱过我的文字,那么躲在文字背后的我,也许更美丽。我想,也许有人,本来喜欢书,看到我本人之后,呕吐,然后断念——所谓相见不如怀念,就是这个意思。二,我的字也很难看。本来就不好看,依赖电脑之后,更加向鬼画符方向去。第三,最重要的是第三,万一没人来呢,万一一个人都没有呢?不不,其实还有更重要的第四,万一……她们三个都有人签呢?我暴露了我阴暗的内心世界。我是一个小人,小人,小人……(这声音越来越低,是我内心的千夫所指)。 但我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无论这世界多么丑陋,我仍然相信,能有人爱上我的灵魂。能隔着我的老、胖、丑,我或许极其平庸粗糙的外形,看出我的美丽。这世界上,一定会有这样一种爱情。还是值得赌一把的吧?如果我败了,我将从此承受寂寞;但如果我赢了,也就是赢得了全世界。

 

突然觉得很有感触,我喜欢叶倾城的文字,非常非常美丽,很贴心的感觉。所以,我也会喜欢幻想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最好是淡淡的眉眼,恬静温婉,更何况,她有一个这么美丽的名字,如此聪慧,如此慧质兰心。我不知道她这么害怕,敏感纤细一如平常女子,因为一直美丽地居住在自己的文字里,所以,害怕别人失望于自己的样子,因而失望于她原本美丽的文字和心灵。

失措

失措 2007-06-18 14:06

我们曾经遥望的快乐依旧那么遥远

而忧伤 很近很近

曾经以为一直不变的聚首 忽然很难很难

而分离 很近很近

毕业典礼我们一个一个排着队 走上台

轻轻的一句话 祝贺你 再见了

四年的大学生活 就这样走过

仓皇失措地转过头

摄像师定格下的 是我们不知所措的脸

大红的毕业证书忧伤地躺在篮格子床单上 很安静

楼下的书摊一个接着一个 凌乱得像我们乱七八糟的心情

我们席地而坐 没有红泥小火炉

却也有围炉夜话的那种珍惜

 

沿途走过 那些一直只是擦肩而过的人

也渐渐生出留恋

我拎着箱子 坐几十个钟的火车

用了四年 就为了和这些人  擦肩而过

这是一种什么缘分的牵引

 

我只是想记住分别时抱头痛哭的眼泪

记住只要一个短讯就会推掉一切去看我的殷殷叮嘱

记住那句不许变丑的誓言

““““““““

 

有人说 从今走后山大就变成四年前的山大

但是 四年前  山大于我  隔着山隔着水  只是山东的山大

四年后 山大是我的大学  有一段青春与他牵扯不断

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

如果

如果 2007-06-11 21:42

相机一张接一张地拍

大家在一起大声喊一二之后

定格的笑容是否明媚得找不到一丝忧伤

当起身回去的时候

有一个词轻轻滑过 青春散场

带着忧伤和留恋

 

我们浩浩荡荡的人群走过大街上一间间商铺

恍惚回到大一那些军歌嘹亮的夜晚

年轻 朝气蓬勃  无畏  青春结伴

手拉手走在队伍中间

忽然身后响起了歌声

是周华健的《朋友》

一句一句 回荡  穿肠

 

我们的青春 开始收藏

拒绝散场

不管多远 不管多久

我会记得 在洗手间痛哭的女孩

还有 我们轻轻的拥抱

 

有人淡漠 有人轻视

但是 我会记得 有人珍惜 有人感伤

没有刻骨铭心的回忆 也没有伤过恋过的人

但是 这段轻轻慢慢的岁月

安放的

是我美丽安宁的青春

我记得这个校园 这些树  这些人

窗外

窗外 2007-06-04 14:22

心底的哀伤像芦花一样飘忽,惶惑。皱皱巴巴的心情像海藻一样把快乐封了一层又一层,我遗失了打开天堂门的钥匙,只有徘徊。。。。。。

姐姐家在二楼,窗户那侧去年还是一片废墟,推土机日日夜夜地轰鸣,这次回来却已经矗立起一座豪华的写字楼,数了数共有20层,我穿着睡衣坐在廊上,百无聊赖地观察写字楼下的小花园,翠绿的竹子细细的,十几根筷子似的簇在一起,看着还蛮写意的。听说这里会越来越繁华,会有很多很高的楼,很多很匆忙的车。

无法释怀

无法释怀 2007-06-02 18:52

在南昌考试,考点是一个美得近乎奢侈的校园。湖泊就有好几个,都泛着轻轻浅浅的波纹,还有一条总也走不到边的宽阔水域,不知道是江还是河。我在校园里走过寅恪路,仲尼路,公权路,霁光路,抱石路等等等等好多的以中国古代名人命名的路,却总是看不到那条宽阔的水的边。

心情总是不是很好,总是觉得看不到,我感觉心里憋得慌。明天的口语考试,我不知道谁会是我的搭档,听说可以自己选择,可是我谁也不认识,况且,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说。回来的第一天,火车上午到达,我就在姐姐家沙发上睡着了,梦见一个很多年前的朋友,他在天堂也快六年了。我想起很多很多那个时候的事情,泪流满面。

那时候我十六岁,没心没肺的样子,喜欢笑话他吃早餐不吃包子皮以及语速过快的英语朗读习惯,但是他总是很耐心地给我讲解物理题,宽容自信。还记得的是,我的生日是他陪我过的。我说没人给我过生日真是很没劲,然后他请我看电影,在学校的阶梯教室,放的是讲恐龙的片子,可是整个过程,他都睡着了。一直都好想他能活下来,总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看一场电影,感受世界的一点点变化,而他只是睡着了,沉浸在自己的梦里,找不到出来的路。好想他能够醒过来,可以看见这个世界的每一点变化,记得我,记得很多快乐的事情,记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