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

那年那月 2007-08-31 20:12

2006年6月

清晨,一个人走过小树林,花花绿绿的装饰安静地缠在数与树之间,脚步轻轻敲过,觉得很惬意。一步一步走出树影,却忽然发现了一只很小很小的小麻雀,拇指肚般大小,轻快地在数学楼的大铁门边跳跃,很有乐趣地追逐着一只飞累了的苍蝇。看小麻雀如一颗小绿豆一样轻巧地跳动,好可爱。

数学楼的北面一左一右有两颗雪松,像圣诞树一般,觉得安详,宽容和沉静,斜披着又长又直的枝条,巨大而宽阔,有一种隐忍与超脱的长者风范。而龙爪槐的秀美恬静是小家碧玉的温婉,所以,真的很喜欢。

数学楼的北面还有一株树,是石榴,到了夏季,它便美丽起来,总能点亮我的眼睛。石榴树一开花,我便总是看一回赞一回。那些猩红而热烈的花,一点一点缀在又深又浓的绿叶之中,灼灼的样子,像是燃着的火焰,又像少女遗落的蔻丹,魅惑十足而又充满无辜。石榴花开单看不是很出色,但这样一树的绿叶衬着,实在俏皮可爱,像是遮不住的一群小绒鸡,这里那里偷偷地露出了脑袋。石榴开花,是用一树的沉静安宁的绿缀上一群娇俏而热烈的红,让我想起童话里的一些意象,比如葱茏的大森林里红宝石的光芒,比如青葱的草坪有鲜艳的红草莓。

夏天,在数学楼北面的树林里看书,坐在雪松底下,总会觉得像在菩提树下,很安宁。

2005年3月

3月21日,我买回一个水杯,清清爽爽地盛上水,看见那澄澈纯净的样子,心里充满了喜欢。在这里已经知道了要自己快乐起来,不要委屈自己,不要苛责别人。生活就是每天去希望,然后每天去微笑。

春天来了,暖暖的风里带来一些慵懒的信息,图书馆前那一树淡黄的迎春花已经开得昏昏欲睡了,像一个穿着睡袍的女孩半睁着眼,长长的睫毛遮掩下迷迷蒙蒙,空气里都是迎春花淡淡暖暖的香味。我喜欢这个灌满了风的校园。每天穿过小树林,灰喜鹊便拖着长长的尾巴快乐地叫着,呼地一下窜到另一根枝条上去。而我,总喜欢背着书包安安静静地走过,让从树空里漏下的灿烂阳光一道一道地打在身上。眯着眼睛进教室,我喜欢坐在第三排的位子,因为靠窗也因为通常前面没有人,很安静很舒适。总会在下课看窗外涂满阳光的树,那种像圣诞树一样披着常常枝条的树总是很安静,阳光就从他那大大的手掌里一丝一丝地漏下来。偶尔会有小麻雀在上面吃力地跳来跳去。我喜欢这种安详安静的画面,带一点淡淡的温暖,还有风过的痕迹。它让我安静,像是童话里轻轻落雪的森林或湖泊。我不知道安宁的力量有多大,但它让我感觉到了童话的声音,就像棉花糖一样,甜甜暖暖,轻轻柔柔。

我喜欢图书馆前的空地,白天有老爷爷在那里放风筝,悠悠闲闲地待上一天,单纯地看风筝在风里一点一点地窜上高空。晚上,草地上亮起一盏盏错落有致的灯,隐在草丛里,白玉一般的灯火那么灿烂,远远望去,幻化得朦朦胧胧,仿佛秦淮河上绚烂的灯火,有繁华铺地的眩目与寂寞。在那中间的水泥场地,则是滑行的人们,穿着旱冰鞋,一圈又一圈,空气里灌满了快乐。

在一些阳光淡淡的下午,最好的去处便是图书馆一楼的小书店了。店主总是把灯开得明亮而温和,书会摆成各种形状,然后电脑里总会放一些淡淡暖暖的歌,一首接一首,不管歌声是哀伤还是快乐,都一无例外地是淡淡的暖暖的。我喜欢待在那里一下午,挑一些简单纯净的书,慢慢慢慢地沉浸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那些带着彩页的书,彩页上是大幅的青草,深深浅浅的绿色,很华丽,让人似乎能闻到青草的味道,湿湿的,有些浓烈。我喜欢青草大片大片地覆盖书页,这样让我感觉清凉。这样的插页总是让我猜想作者应该是一个笑容简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下午我就这样陷进了那个暖暖的书铺里,那个时候就觉得心是被包围在温暖的棉花地里。
2005年的春天,我大二了。每天睁着迷蒙的眼睛,吃固定的早餐,背着书包坐习惯的位子。有时候张张嘴,却总是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喜欢看那些晚上亮起的灯火,看风筝在风里轻轻柔柔地飞。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看窗外树叶掉了,积雪化了,新芽冒了,风来了,花开了,很多很多。波澜不惊的日子,但是我在努力生活,努力快乐。

头发

头发 2007-08-27 20:27

去理发的时候,理发店的老板娘一剪子下去,就把我的刘海剪掉一半,我的心一下就忽悠了一下,急忙打住她那恶魔般的剪子,我落荒而逃,不敢再让她下第二次手。我可怜的头发啊!

发信息告诉小七,结果却被笑得七荤八素。记得以前我,秀明和小七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说我以后老了肯定会是一个特可爱的老太太,成天喜欢顶着一个怪异的发型满街晃。其实我的头发并不怎么怪,我从来不染,不烫,不拉直,坚持只让理发师动剪刀。不过喜欢坚持自己想象中的样子而已。头发是可以影响心情的,我如果不喜欢的发型就不想出门,就爱窝在家里。

看来我要留好久才能去修了,秀明问我怎么没有在理发店哭了呢,呵呵。她又笑话我了,因为我以前在理发店被一个小学徒剪得很难看,然后直接在那里大哭起来,把老板吓坏了。糗事啊!

我的头发快点长啊!

过节,是吗?

过节,是吗? 2007-08-27 19:46

今天的小镇好热闹,从早上就鞭炮噼噼啪啪地响,透着一种节日的感觉。我一晚上没关电视和电灯,是在早间新闻的播报中醒来的。第一次过这么隆重的七月十五,看人们杀鸡宰鸭的样子,我觉得有些恍惚,像是在某个遥远的地方过一个凭空多出来的节日。

我开始想念济南,想念学校的那些树,那些被我称作女儿槐的龙爪槐,还有我喜欢的图书馆前的灯光。我想我是中毒了,被过往下了毒。

吃过饭就一个人逛出去,看沿途拎着鸭子的人喜气洋洋。

。。。。。。。。。。。。。。。。。。。。。。。。。。。。。。。。。。。。。。。。。。。。。。。。。。。。。。。。。。。。。。。。。。。。。

写不下去了,就这样,小七说过不要勉强自己,还有,要像猪一样快乐。

 

有些人

有些人 2007-08-25

夜深到凌晨,抱着膝盖陷进大大的椅子,给一个很久没音讯的人发信息,觉得是那么深的寂寞。

有过淡淡浓浓的纠葛,可是有的变成很知心的朋友,而有的,客气疏远,终至无言以对。

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式,有的记住不忘,有的不再想起。

 

小女朋友

小女朋友 2007-08-24 17:01

近来和一个小女生混得很熟,她妈妈在食堂做工,每一天去吃饭就能看见她,热切地叫我姐姐。她可怜巴巴地对我说:姐姐,我都没有人陪我玩,你跟我玩好不好?

我不知道才十岁的小女孩对于寂寞怎么会有这么细腻的感知。

每次看见我她都很开心,紧紧地拽着我的手不放。我吃饭的时候她就在食堂的窗户下的小凳子上坐着,不时探头看我有没有吃完。很令人怜惜的样子,让人心疼。

是一个很懂礼貌的小姑娘,很疯,但是知道度,所以很喜欢她。那天她拉着我的手,一脸不舍:姐姐,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可是时间都不够了。我当时怔在那里,我第一次从这么小的小孩嘴里听到对时间逝去的不舍,那种感慨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

我对她有深深的疼惜,刘师兄说我们是一样寂寞的人,我不知道她有多寂寞,只是看见她一个人在政府的围墙下绕着花圃一步一步地走,小大人样地低着头。她说她想去赣州,她的理想就止于此。很小,很具体,可是,我觉得心疼。

七夕

七夕 2007-08-19 17:38

又是七夕了啊!

去年的今天,爸爸答应带我去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说话的,结果却是我在半夜送他去了医院,守了3天没合眼,终于守到了平安与健康。那时候知道了自己是坚强的女孩,知道了陪爸爸在茶店混在一堆老人里喝茶的幸福。

给姐姐哥哥都发了短信,然后决定要打电话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情人节健康快乐!在家里我一向是提醒大家快乐的人,告诉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日,每一个节日,记得健康,记得快乐。

晨起

晨起 2007-08-18 07:28

睁开眼,又是一天。听见有小鸟空灵婉转的叫声,啁啁啾啾,快乐,带有梨花的清丽。雅婷的小床像梦幻的帐篷,白色的纱很天堂的感觉。转头看见她睡熟的脸,很恬静,我想起学校里无食芒漫天飘落的时候,风在校园里窜来窜去,快乐得空气都有开心糖果的味道。

宁静的政府大楼,很有学堂的感觉。那天周部长说每天好早就可以听见我在读英语,我不知道原来我关着房间门读书都可以有这么大的动静,真的是不好意思。雅婷也会早起晨读,我们这些人,其实真的还在坚持着一种东西,沿袭着一种习惯。记得有人问我关于山大,我都好想告诉他我所有的对山大的感觉,只是怕人说太夸大它的好了。只是,我真的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山大于我,就像于山东人人一样,是一种情结。

失语

失语 2007-08-17 22:16

有些人,因为重要,所以语焉不详。

从梦里惊醒,是久无瓜葛的人,却无端出现,窗外的雨声不紧不慢,我坐起来,开始想念济南。和聂飞发信息:济南天气可好?我真的想你了,猪。

最近常常忽然脑子空白,不知道身在何方。和同事一大帮人搭公车去市区,一路上看见树,看见水,看见风吹起小女孩的花裙子,坐着坐着就有些恍惚:这里是哪里?我在哪里?那么多往事,又在哪里?

我害怕黑,却总是在雷雨天气没有预兆地坠入黑暗,感觉无边无际的恐惧,我找不到自己。整个大大的床铺,我只使用到一个小小的角,蜷在那里,感觉伸展都是一种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我想念可以和姝上下铺的日子,漫无边际地傻想,细细地描绘一些小女生的虚幻的渴望,我们的日子,就这样过渡成我一个人的日子。

日子陌生地流过,除了黑暗我无法适应,其他的,我慢慢慢慢地学会接受。很多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把心安放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慢慢地生活。我记录下每一天的早餐,中餐和晚餐,记录下梅江大桥上飘过的雨伞,记录下窗帘一下一下寂寞的掀动。

和师兄们聊天,觉得很快乐,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可以遇见,也是一种福气。我还在等待,等待一个未来,等待一个更好的自己。飞儿说我要的书已经寄过来了,可以给我的生活添加一点安静的幸福。

 

沉默的南瓜

沉默的南瓜 2007-08-12 10:18

洋葱,萝卜和番茄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它们以为那只是空想。南瓜默默不说话,它只是继续成长。

 

这是前几天读到的一句话,来源于一个童话。但是我想了很久,忽然就觉得放不下。我想我们的成长是一种苦涩安静的坚持,无边无际的争夺

很久不见

很久不见 2007-08-11 15:11

很久不见的人,忽然就很突兀地在QQ上遇见。有那么多的淡淡浓浓的纠葛,那时不觉,回头却觉得很美。一直以来都感觉是一个仗剑天涯的人,烈火性格,温厚品性,而今看来,依旧是固守一个天涯。

很多人,在岁月流转之中,渐渐渐渐很现实很生活,而有的人,总是在尘嚣之上,他可以有枯草,可以有黄沙,可以有很多破败,就是不能有尘埃,很纯净,很简单。这样的人,我遇见两个,一个在江湖,一个在熏衣草花田。

我看见他的眼睛,纯净得像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