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十一月

等待十一月 2007-10-29 14:02

前几天,在草坪上等月亮升起,看满地月光,觉得像是满地哀伤,坐在瘦瘦小小的小树边上,总觉得心里害怕。南边窗户对着的是一栋没有完工的小楼,破破烂烂的样子,露着丑丑的墙砖,但是,大门的门楣上装了一个日光灯,晚上的时候,灯光会照进我的窗户。本以为没有人住在那里,这几天却总能听见二楼的某个紧闭的窗户里传来单调的电子琴的声音,很简单的音符一个一个别别扭扭地组成一句或两句熟悉的曲调。一听便知是个初学电子琴的生手,但是,却日日锲而不舍,生涩地弹奏断断续续的旋律。有时候,我会站在窗户边上,看看对面,猜想那仓库似的房间里会是谁在这样努力呢。

一直觉得很温暖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我正在开着电视自己煮东西吃。熟悉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感觉到了一种力量。就是那种回到熟悉的地方的感觉,我感觉到回忆的温度。

那些天,小七逼我做一个决定,我割舍不下两边的重量,所以,我觉得害怕。也许,我要面对更加难的抉择与取舍,可是,小七是一直纵容我的人,如果连他都要逼我,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现在,事情暂时搁置了。就像一条缎带,中途折叠了一下。

昨天是小外甥女满月,我忙得没有时间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觉得好累,晚上开例会,听领导在讲这个精神那个指示的,我就坐在椅子上打瞌睡。自以为隐蔽得很好,谁知道手机振动了,坐在对面的师兄发来的信息。原来一切他尽收眼底,看来下次要换个瞌睡方式了,呵呵。会议开了好几个小时,发完短信就无聊地掏出笔来,装作很认真地记笔记,其实是在笔记本上胡乱画,写下我知道的所有水果名字,从苹果,橘子开始,写不出来了就开始画小人,画没有鼻子没有嘴巴的人头,刚画完一个小娃娃头,一个美女头,旁边的同事探过头来看,憋着笑缩回去了。听到点我的名字,我茫然地抬头看,在纸上写了歪歪扭扭的大字问金华火腿同学,他也摇摇头,旁边的江西财大的那个同事嘟囔了一句:i 服了you!一下子觉得学生时代全回来了,这个学校常用的句子,很久没有听见了呢!

瞌睡在长长的会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又开始袭来第二波。我脑子又开始第二次陷入混沌状态,真的是很困!所以早早就回去睡觉了。

记得那天梦见我们家的板栗树下在下葡萄,一串一串紫色的葡萄掉下来,这是第二次梦见板栗树不下板栗了,前一次是梦见下香蕉,呵呵!

重阳

重阳 2007-10-20 10:09

在朋友家里过重阳节,这个在我心里从来就不认为是节日的节日,居然也放假。去找樊宇,三个人就又在一起,逛街,吃芋头,讲很多各自日日经营的生活。那时面试同一个考场,前面唯一的三个女生,心里都有对对方的疼惜。工作以后,总是电话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们互相成为支点。

很多时候厌倦那些蝇营狗苟,道貌岸然,所以就不知所措。记住了小武一句话:怎么会有整个春天都不记得播种的人呐?我是不是也该为以后种下一点什么?那些时候,我总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去楼顶收衣服,下午的阳光暖暖的…我摸到衣服上渗透的阳光的温度,看到楼下梅江河缓缓流淌,夕阳西下,那种落日西沉的哀伤,我真的对着夕阳哭了…我在想:小武有他要播种的大片大片的波斯菊,我该怎么样布置一个温暖美好的以后呢?

那天小七说他好羡慕那个长他两倍工龄的人,因为他有一双鲜活灵动的眼睛,他的感慨真的让我很吓一跳。小七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那么多的感慨?我们一直在漫不经心地说老这个词,没心没肺地开自己或者他人的玩笑,可是,慢慢慢慢地,就真的有些恐慌了,开始发现,我们真的不再是孩子了。

花开

花开 2007-10-16 16:14

政府院内的桂花开了呢!

这样清冷的早晨,看见那几株瘦瘦的桂花树怯怯地开了一簇簇,淡黄色的小米粒般一团团挤着,藏在厚厚的叶片下。我走近了看,心里有小小的欢喜,毕竟是看见花开在眼前呢!凑上去细细地闻了一下,却愣了:怎么没有预料的那种馥郁的甜香呢?难道是太冷了,花香也冻住了?

然而,总是欣喜的事情,我迫不及待地发信息告诉那些我以为能够一样心里有小小欣喜的朋友。花开了呢。。。。。。

我想起家里屋角的那株老桂花树,树干是苍老歪斜的,不开花的时节,总是灰蒙蒙不怎么讨喜的样子,树下总是会栓一条老水牛。但是,一到了八月,他就会满树满树地堆起桂花雪来,繁繁复复地压满枝桠,每一片叶子下面都团团地挤满了淡黄色的小米粒,可爱地冒出头来,娇娇嫩嫩的。这个时候,那株老树就像个国王一样,有隐隐的霸气,把所有淘气的桂花囡囡都安置得恰到好处,她们快乐地挤在一起,嘻嘻哈哈地咧开小嘴乐呢。周围好远的空气都浸染了桂花甜甜的香气,像是在空气里化开了一大筒冰激凌。风吹来得时候,老树微微晃动,由于桂花太浓密了,便有一些承受不了枝头得拥挤,纷纷飘下来,远看像下了一场桂花雨。

桂花是可以吃的。小时侯,奶奶会用竹竿到树下去下桂花,拿水洗净了,就可以做桂花糖,一层一层的桂花铺上去,等以后揭开盖子,就有香气漫溢的桂花糖了。

这里的桂花树还好小,是不能开那么壮观的花的,还真是想念我们家的老桂花树了呢。。。。。。

补记10月15

补记10月15日 2007-10-16 17:04

10月15日的事情

很巧合地翻开一本去年记录招聘会的本子,在众多杂乱的时间地点中间,很突兀地我看见一篇日记。而日期,是2006年10月15日。我就这样,不期然地遇见了去年的今天。

那天写的是在泉城广场,我拽着一枚硬币满大街寻找站牌。从日记里我想济南去年的今天好象气温还满热的,我穿的是凉鞋呢。日记里面有一个句子是我很有感触的:“我上车了,车门关闭的同时,灯灭了。站在黑暗的车厢里,我看着车窗外面繁华的街市,突然觉得忧伤,静静的车厢里像在看一幕无声电影,繁华一闪而过,大家都漠然地安静。”

这是我去年的感慨,我也记起来了那天的情景。那关上车门时刹那黑暗的感觉,我依旧记忆深刻。就像在火车经过隧道时,瞬间黑暗,脑子一下就像关闭了今生所有的记忆,然后,坠落到一个找不到前因后果的地方,脑海一片茫然。就像老电影里面,瞬间暗夜,然后重新恢复画面的时候,所有的声音都消去了。。。。很玄的一种感觉。

去年今日,隔了多久呢?感觉就是一层纸的距离,翻过去了,就不在了。

郁闷一天

郁闷一天 2007-10-12 11:37

昨天停电一天,晚上点了蜡烛一个人在房间,觉得好凄凉。。。。。。拿葫芦丝来吹,总算给房间弄出一点声音。一直一直等,等到蜡烛的蜡泪流了好大一滩,还是没有电。回头能看见墙壁上我自己的影子,巨大而空洞,门外黑乎乎的,蜡烛的光只照一个小小的角落。。。。。。

最讨厌最讨厌停电。。。。。。。。。。。。

散记10月9日

散记10月9日 2007-10-10 21:02

10月9日的事情

这几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我又长牙了。。。。。。。。。。。。。。。。

以为是上火,泡了苦丁茶,晚上一次一次爬起来喝,没有效果,没事,我再换,泡莲子心喝。。。。。。直到我再也不能吃任何有些硬度的东西,我才感觉不对,以为腮腺炎,学弟告诉我是长第三磨牙,俗称智齿。我的天,我长牙了。。。。。。

开始像宝宝一样吃糊状的东西,自己煮的,是在太难吃。于是开始尽量节约体力,可以不吃那些恶心的糊糊。。。。。。

这样子很痛苦地过了两天,晚上,接了小七的电话,问我牙怎么样,有没有吃东西,告诉我要去买牛奶,最后,生气地冲我喊:你这样懒的家伙,饿死一个算一个!因为我告诉他我没有吃饭,正躺在床上节约体力。。。。。。然后,跟小武通电话,他教我煮鸡蛋,一步一步遥控指挥,我乖乖地照做,结果,我看见一张黄黄的席子摊在水里,尝了下,好咸!呵呵,我执行不力,盐放多了。。。。。。据说盐吃多了会变蝙蝠。。。。。

挂了电话,学弟的信息来了,告诉我专业意见,说有个篮球赛要打,说姐姐来看我比赛吧!真的觉得温暖。好像回到大学时期,那时,认识的男生说:下午来看打球吧!然后就去了,下午暖暖的阳光,坐在台阶上,看他卖力地奔跑。。。。。。有这么个弟弟也是很快乐很美好的事情呢!12点了还收到他的信息:还痛么牙?诧异他居然还没睡,结果他乖乖地说:上了十一节课好困了,可是,还惦记姐的牙呢。。。。。看到这条信息,感觉心头:陌上花开缓缓香。。。。。

逛街买了绿豆,八宝米,冰糖,没有买到我想要的地瓜,本来想煮地瓜吃的,闷得烂烂的,不需要技术含量,只要有材料有耐心就可以,可是,只有煮绿豆了哦。。。。。。

回来

回来 2007-10-06 23:00

已经回到瑞林,从早上7点开始坐车,公交,火车,公交,大巴。弟弟背着我的大大的包,一如既往地安静。火车晚点,等车的时候,闹哄哄的候车厅里弟弟静静地睡着了。
挥手走进检票口,我随意进了一个车厢,坐下来就开始低头发短信。给小七,给姐姐,告诉他们我顺利坐上车了。身边的男孩一看就是大一新生,一脸纯净,简单的装扮,安静地握着一本格言杂志。他说你也回学校?我笑笑:不,回去上班。他一脸惊异:你看着好小,高中毕业?我笑:你要叫我师姐!对面座位的两个男孩也抬头看我,一样干净单纯的表情。他们真的还像孩子呢。。。。
火车车厢放着轻轻的音乐,人们都很安静地坐着。我掏出刚买的书,随意翻看,渐渐开始瞌睡。是那种轻轻浅浅的瞌睡,几分钟就醒来,我就握着手机发短信,给小武,给刚认识的学弟,就是想告诉他们我在某节移动的火车车厢看书,以及瞌睡。
下午3点半,坐公交,然后换大巴。
在大巴上,好困好困,赶回去居然吃到饭,我知道肯定是师兄叫食堂留饭的,这个一直都是很温暖的人,总是这样细心。又回来了,小武问我:走了这么久,有什么感想没?我犹豫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啊,我想要藉此想明白的事情到底有没有给自己的交代呢?
小七打电话来,说要我早点休息。可是,我忽然又无法安心睡觉。正好师兄问我有没有要买的书,他正在上网。我也开邮箱,看见飞儿给我回的信。一遍一遍,我眼窝热了又热。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怎么样,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怎么样,现在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在我身边,还有秀明,还有小七。。。。。。
走了这么久,我不知道我拼命想带回来的有没有带回,我想做一个可以让飞儿让秀明让小七让好多我在意的人满意的人
这就是我的回来一天路程!
回来,是一件好累的事情。。。。。。。。。

胡乱生活

胡乱生活 2007-10-04 14:16

在等228路公交的时候,总能看见很多要坐232路车的学生,很多是很美很美的女孩子,正是青春逼人的年纪,一脸甜美的笑,时尚的打扮,率性的头发。就这样,觉得大学生活一去不返。

一个人坐公交,总是挑后面,高高地坐在窗户边,看车窗外红灯时,背着背包结伴而行的学生一脸明媚的笑容,他们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张扬地嘻嘻哈哈。我总是觉得怀念,和姝晃荡到北门去买大米面皮的时候仿佛还在昨天,还有那个重庆烂豆花火锅店,我们多少个生日都是成群结队地走路过去那里,然后杯盘狼藉。中秋那天接到晓静的电话,她说吃了大米面皮,我听得酸酸的。金恰说她回去看了看我们宿舍楼,我就能想起她小辫一翘一翘地走在楼底下的样子。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喜欢低着头发短信,有一句没一句地写我看见的,记录我想念的。公交在八一桥上来来往往,我总是能看见早晨白雾弥漫淹没桥栏杆,傍晚落日暖暖地黄,一点一点地西沉,直到留下满天被余辉染红的云彩。

我还习惯了晚上在过了零点再醒过来一次,看看手机有没有短信。如果没有,就喝一杯水,再沉沉睡去。小七打过几次电话,我坐在地板上,讲很多身边琐碎的事情,他就那么听着,我觉得自己也在听,听一个无聊的人讲早饭中饭和晚饭。我们越来越不再关注各自的心情,越来越容易遗忘上一句话的内容。我很懒,不喜欢主动打电话,就总是坐在廊上光光的地板上,使劲看窗户外面那丛晚风中悉悉簌簌的竹子,想那些人,都在做什么呢?昨天晚上,我两个手机都停机了。我发不出去短信,突然就觉得很无助,心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习惯了晚上发信息来度过不想睡的时间,一下子,我竟不知道如何能入睡。

弟弟在地板上早早睡熟了,把他往边上推了推,我从沙发上转移到凉席上。每一次没有足够的床,我们几个就在家里阁楼上打地铺,趴在席子上聊天。可惜弟弟睡得好香,只有我翻来翻去睡不着。看着他快乐的脸,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去珍惜。

遇见一个人,很想去了解,但是,不知道怎么把握距离。那天拿了一张电话卡,走了很远,找到一个电话亭。给小七打电话,给秀明打电话,给飞儿打电话。我跟她讲我的生活,我的想法,还有,另一个人。一直到街灯都亮起来,很多散步的人经过,我想把我都讲给她听。觉得终于顺畅了,终于有人可以交流了。还有好多人我想打电话,可是,姐姐已经催我回去吃晚饭了。回去的时候,看见路边天天能见的夹竹桃,觉得可爱又温柔。

又当小姨了

又当小姨了! 2007-10-04 12:06

中秋加国庆就这样忙碌在医院,守候一个生命的诞生,呵护一朵纯净稚嫩的笑容,甚至皱眉,嘟嘴,啼哭,都是让人快乐的事情。

9月28日11点15分,宝宝出生。第一眼看见,是护士推出小推车,宝宝乖乖地躺在里面,小小的,安静得像是一个虚幻的梦。我想,这就是我一个小时前还隔着姐姐肚皮抚摸过的那个懒得动弹的小家伙么?我天天在琢磨在想象的小家伙原来就是这个安睡在小车的娃娃么?

每一天早晨,宝宝就和十几个宝宝整整齐齐地放在小车里一排,医生统一帮它们洗澡。然后,再抱宝宝去游泳,戴着小小的游泳圈,轻轻漂在蓝色的小水池里,清晰地看见小腿在水里蹬来蹬去,有时候她会懒懒地闭上眼睛,惬意地小睡一下,让我哭笑不得。我总是想,以后它们能不能见面呢?一起出生一起洗澡一起游泳的缘份呐。大人们抱着各自要看护的宝宝,见面总是满面笑容的问:男孩女孩啊?几天了?多重了?我们老能遇见的是那个比宝宝晚五个小时出生的小家伙,是个八斤的男孩,一头浓厚的头发。姐夫戏称他为小八斤。

白天很多时候,宝宝安静地躺着,乌溜溜的眼睛软软地看着我,一脸安心与信赖。那时总觉得很幸福,当一个孩子把自己所有的安全感幸福感都寄托给你的时候……晚上,宝宝精神总是很好,拉完了,吃饱了,闹腾够了,她安静的小脸波澜不惊,我们都已经疲惫不堪,无奈地看着她依旧神采奕奕的乌溜溜的眼睛睁着,怎么哄都是那么眼神清澈地看着你,就是不睡觉,一脸很无辜的样子。我彻底无言。。。。

就这样子,我喜欢抱着她,咿咿呀呀地跟她说话,看她安静的在梦中微笑,或者一动不动地用软软地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她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个抱着她的人是她的小姨,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可是,她感觉到了安全,她觉得温暖。

昨天我们抱着她出院了,在出院的时候,姐夫说要给她做个脚印留念。医生说要留一句父母的话,还要一个昵称。姐姐姐夫说要我想,我看着她安静的脸,希望她以后生活安心温暖,日子精致而美丽。所以就取名叫暖暖,留下的一句话是:暖暖小脚丫,精致踩人生。以后,她长大了,会记得她的小姨有多希望她的人生温暖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