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来临的上午

阳光来临的上午 2007-11-29 14:48

下午要去市里参加什么十七大的知识竞赛,什么都没看,但是,依旧是不想翻那些资料。上午就在自己房间,拿了数码相机狂拍,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一一拍过,呵呵。一个人玩,一个人拍,一个人乐。

早晨阳光照进南窗来,我就推着我乖乖的墨墨,整个房间乱转,到处瞎拍,甚至连葫芦丝都拿来和墨墨合影了。满地阳光的时候,空气里的灰尘在阳光下简单地飞。我看见我的南窗像是一扇开启佛堂的门户,一丝一丝的阳光射进来,窗帘勾勒处,灿烂得有些神圣。我就和墨墨每天上午,一起在阳光下,漫无目的地,轻轻旋转,温暖,安心。洗手间里也是光芒四射的样子,那么通透明亮。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觉得害怕一些东西。但是,上午,阳光灿烂的时候,我觉得很心安,很温暖,就像画眉轻巧安宁地停在阳光下的枝条上打盹,世界也安静了!

关于墨墨

关于墨墨 2007-11-27 22:22

天气好冷!我把房间的北窗关死了,南窗和洗手间的窗户就成了我每天换新鲜空气的通道,我就不厌其烦地在每一次太阳照进来的时候拉开南窗,阳光离开就再推上,而洗手间的则整天整天地开着,就像洗手间的灯,我都整夜整夜地开着。一个人住,就总是希望房间里多些东西,甚至是声音,还有灯光。。。

翻翻拣拣,发现自己就是那么几件衣服,可是逛街总是兴趣缺缺,不像大学里随意一喊就有一帮女生志趣相投。这里除了雅婷,我找不到可以一起逛街的人。所以,我真希望一直过夏天!那样我就有那么多长长短短的衣服穿,我喜欢的衣服好像都是夏天的款式。不喜欢冬天穿得笨笨的,手脚僵硬。

给我最喜欢也最舒服的椅子取名叫墨墨,我天天上午把她从北推到南,晒着太阳看书,等太阳升高,阳光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再把她从南推到北,回到电脑前面。跟小七说我要看资料,准备市里的知识竞赛。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看。上午洗了好多衣服,还有床单,下午把房间的墙糊了一下,遮住那些丑丑的黑斑,一下子就又到吃饭时间了。

天天都是墨墨在陪我,推着她在房间里到处乱转,无聊了就坐在上面,闭上眼睛转圈,一圈一圈下来,我总是会晕晕的。阿敏在背政治背晕了的时候,就会打电话来,问问我在做什么,然后讲些简单的话题。我不知道,四年没见,为什么他就像一直在我的家门口站着一样,只要一回头,就可以很轻松地笑着打招呼。总记得他简单的微笑,低低的说话声音温温的。

好晚了,阿敏说要健康生活,早睡早起,呵呵!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写了。。。

小雪

小雪 2007-11-24 00:03

昨天是感恩节,今天是小雪。感觉昨天是热乎乎的,有很多喜庆色彩的节日,花花绿绿;而今天,就应该是云淡风清的天气,在一个有天井的整洁小院安静地喝下午茶,或者在落满枯叶的树林间空地裹着围巾散步,清明纯净。很美丽的中国节气名称呢!

在苹果那里上网的时候,qq上的一个头像亮了,是阿敏,还记得那时一起骑两人脚踏车在万载县城满大街跑,一路傻兮兮地狂按铃铛,瑾和另一个男生一辆,四个疯子笑得嘴都咧到了耳后根。那个时候,会一起去生物园看书,在满坡杜鹃花的那个坡顶石桌子那里坐,看对面花房满墙的爬山虎,讨论大铁门锁着的花房是不是真的有牡丹花。也一起去找过据说生长在怪树桩园里的痒痒树,他说那是株怕痒的小树,一摸就会抖,在他的鼓励下,我还曾经在一次晚自习后故意摔碎了一个玻璃杯,就因为心里郁闷,想要发泄,我们看着玻璃杯花开一瞬般地碎成一地,笑得乐不可支,结果,杯子还是另一个女生的,最后,他赔了一个杯子回去。那时候傻傻的,不爱说话,安静得像是一片冰,而他总是纵容并鼓励我去搞一些小破坏,而偷偷善后的总是他。很久没有见面了,还是大二的暑假回家一起吃过饭。是一个很温和,很温暖的人呢!就这么突然遇见,他发来消息说:你在哪里?我怎么觉得你那么飘忽呢?我怔住了:飘忽。。。这个词一下子就抓到我的心脏了,是啊,我心里那么强的不自在的感觉,原来就是因为我这么飘忽地存在着。我转头看我的周围,这么陌生的地方,苹果正侧着歪在被子上看书。我的心还在飘忽中呢!

已经小雪了,我记得在小雪的时候我总是会一遍一遍地问她们什么时候下雪?而我总是被教育:下雪要到大雪的时候呢!该下雪了么?不知道今年在南边能不能有机会看到雪。。。我总觉得我没有实实在在的存在感,每一个时期,总是会有一个人,愿意温暖地陪着我走,像学芬、海燕,存妮、刘、秀明、小七、阿敏。。。他们让我感觉安心,温暖。总感觉他们每一个人都和我的一段岁月联系在一起,他们在,我的那些岁月就还在。现在,有很关心我的朋友,但是,总是不觉得心安,总是觉得脚底下飘飘的。我的心放在哪里了呢?

11月的事

11月的事 2007-11-21 11:25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好年龄的人。”这是沈从文的一句话,我看了一直放在心里,像是一朵云飘过,白白蓝蓝的心情。。。

最近在看《与二哥书》,里面沈从文的家书已经是第二次看了,第一次是在学校图书馆,秋天的时候,我在上课的时候仔仔细细地描他一路行船在船上所画的沿途风景,淡淡勾勒的两岸风光,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一张一张地用笔画下来,可惜都找不见了。

第二次看,像是重新水路回湘西,还是那样淡淡的风光,清清的流水,软软的牵挂。

上面这段话开了个头,写在日记本里,今天却没有同样的心情续下去,所以,就这样空着吧。天气变冷了,就觉得我的房间冷冰冰的,空空的,感觉整个房间太大,大得四面都是风一样。就是一张大床,一张办公桌,一张放电脑的小木桌子,我一个人就从北窗晃到南窗。从南窗再晃到卫生间,冲镜子里的我做个鬼脸。

好盼望过周末,一到周五就很开心,因为可以不是一个人了,房间都温暖好多。日子过得好快,11月又要悄悄地溜走了。想一想,这个月我做了些什么呢?

月初我在看《小王子》,这是一本早就该读的童话。很久以前听过各种评论,只是,一直,没有读的欲望。感觉象是一个与我没有交集的故事,是一丛长在别人花园久负盛名的玫瑰,或者说,是别人做的一个美得虚幻的梦。后来,飞儿在平安夜给我复述了一段小狐狸的话,关于驯养,再后来,有人在博客留言,关于玫瑰花,关于属于和不属于,再再后来,听朋友说买了《小王子》。就这样,渐渐发现那丛别人花园的玫瑰,化成一片月光,悄悄洒进自己的后院,,满地月光,满地忧伤,别人做过的梦,也成了心里的菩提,恒河流过,花开彼岸。

那时候,我趴在床上,看见南窗灿烂的有些寂寞的阳光,轻飘飘地洒满被褥,晒得松松软软的被子就淡淡暖暖地黄,风吹动北边窗户的玻璃,一下开,一下关,而走廊上,风声轻轻地呜呜作响。我在想玫瑰花挥舞三根刺的孤单,想小狐狸麦田守望时的忧伤,还有一天看四十三次落日的小王子。我知道,很多人都看不到虚荣,做作的玫瑰花背后缱绻的温柔。

后来,在一个周五的午后,我看着窗户外面的树,觉得想念,想念一些笑声,一些歌。因为闷,电话那头唱歌给我听,我开了免提,老狼的那些带着淡淡落叶气味的歌,在那个秋天的午后点染了回忆。自此,2007年的秋天在那个下午,贴上了标签:老狼,《蓝色理想》《虎口脱险》《老屋》。。。

再后来,小武生日,我,金华火腿,苹果,戴师兄陪他庆祝。蛋糕上的奶油在我们脸上涂满快乐,我的房间记住了快乐的味道。这些人让我在这里的日子日日阳光,没有女伴也不会孤单。我和苹果,金华火腿还曾经在很冷的夜晚,在月亮下跑过,回忆我们各自在学校的第一场雪。

然后,我看张兆和的《与二哥书》,五点多的时候停电了,我没有去吃饭,只是那么坐在桌前,点上蜡烛,看沈二哥绵绵的家书,温柔得要落泪。半生温柔全部交付于一个叫三三的女子。快七十的人了,还拿着她的第一封信,羞涩而温柔,最后还吸溜吸溜幸福地哭起来。

11月,我还做过什么呢?用电饭锅蒸地瓜吃,去邮局领姐姐邮来的衣服,给弟弟邮生日礼物,策划过一次晚上坐火车出游,日日买新鲜的红枣吃。。。。。。细细碎碎的事情,我想要都记得!

一种叫“拿”的水果

一种叫“拿”的水果 2007-11-12 14:04

已经立冬,该说是冬天了。

前一次去仰华山爬山的时候,就看见山茶花开了。苹果还摘了一朵带着慢慢花蜜的给我,用一节去了芯的茅根,吸花心清清甜甜的蜜。现在满山满山的脐橙熟了,大片大片的山茶花也开了,连早起的晨雾也愈加白而浓厚了。前一阵哥哥和二姐都打来电话,问我天冷了,有没有衣服穿。弟弟的生日在这个周五,也要二十了呢!弟弟就像没有被看住,不知不觉就偷偷长大了。。。。。。

昨天在大街上看见一种很奇怪的水果,当地叫“拿丁包”,据说是只有野生的,没有人种出来过,长在一些特定的山上,外表的样子和芒果很像,也是黄黄弯弯的,只是里面是约食指粗细那么厚的外皮包着的冻状果肉,肉几近透明,里面满满嵌着一颗一颗的黑色的籽。吃起来甜甜的,就是比较麻烦,先要扒掉好厚的那层外皮,吃的时候要小心仔细地剔出肉里面的籽,然后吐出来。买的时候,那个阿姨介绍说是绝对天然的绿色食品,因为没人种这个,全是去山上摘的野生的。

还有多久就过年了呢?2007年很快就这样过去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叮当猫

叮当猫 2007-11-12 13:27

11月10日,上午和苹果,小武坐车出去。

在广场看见草坪上有人在安水管,是给草地浇水的时候呢!白色的水管软软地盘在茸茸的草上,弯弯曲曲很温顺的样子。总是觉得给草地浇水是很美好的事情,因为都是在一个充满阳光的上午,有养护草坪的工人,有蛇样的水管卧在地上,喷射出来的水柱在阳光下洁净而充满快乐,像是唱着歌跑出来的一样。草叶之间湿漉漉的,没有渗入地底的水珠在叶面上闪着亮晶晶的彩色光芒,有欣喜地感觉。整个草坪有快乐,有光芒,新鲜的绿色加上晶莹的水珠,生活变得很纯净鲜活,像是翠绿的竹子,有生长的快乐。

我和小武坐在广场的石凳上,看见一个卖氢气球的人,手里拽着一大把的红色蓝色的卡通样子气球。那些飞在半空的气球,色彩艳丽,形象单一,像是一大把的童年,悬而未决,未完待续。跑去买了一个,是蓝色的叮当猫,胖胖的脸大大的嘴,我想起来它用来飞行的竹蜻蜓。把线绕在食指上,我的叮当猫就在空中,被我扯一下,放开,又扯一下。。。。。。傻乎乎地张着大嘴在风中飘,小武跑去超市买了一个针线包,拿线接上,我们就坐在阳光下把气球一点一点放高,像是一个风筝,一点点放远。很多小朋友看见了,仰着头,小手一指一点的,然后循着线就看见了我们这两个装着若无其事的傻傻的家伙。他们的身边,是一脸漠然的大人,拽着他们匆匆而行。

收回线,我抱着蓝色的气球,安静地坐在石凳上,一满怀轻飘飘的快乐,让我的心虽然安静,却轻轻的。背后是三三两两的行人,再背后是车来车往的大街,前面是一片草地,几株有热带感觉的小小的树,再前面是一个充气的儿童乐园,城堡,滑梯。有阳光,有风,坐在石凳上的我眯着眼看隔着草坪的那块空地,小小的儿童车满地跑,而小武在身边安静地睡着了。

生活 涂鸦

生活 涂鸦 2007-11-04 14:56

秋天很深了,我想出去走走。

乱乱的生活,就这样心里慌慌的,荒荒的。

11月了呢,上次开会的时候,书记就说年关快到了,当时心里一惊,这么快就说到年这个字了么?昨天还是在想穿吊带衫,今天就思量着要筹备冬季的靴子和大衣。日子是这么一日一日数着过来的,走过的时候是无比枯燥,回头却总是心头一惊:又这许多天了呢。。。。。。

渐渐变冷的清晨,我开始喜欢把我的大大的椅子推到北窗,拉开窗帘把阳光放进来,灿烂的有些寂寞的阳光就洒满了那个角落,我就窝在深深的椅子里面看书,看张爱玲那些细细的描写,心就回到那个满街黄包车电车还有旗袍的上海。她说: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雅婷说我有些浪漫主义。或许有时候是吧!总是想把生活过得温暖一些,清澈一些,分明一些。秋凉的薄暮,小菜场上收了摊子,满地的鱼腥和白色的芦粟的皮与渣。一个小孩骑了自行车冲过来,卖弄本领,大叫一声,放松了扶手,摇摆着,轻倩地掠过。在这一刹那,满街的人都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梅江大桥上面已经有了路灯,河的北岸有一段也有了路灯,晚上可以见到一些倒影,恍恍惚惚的,就那么几个灯,犹犹疑疑地亮着,像是怕惊扰那沉沉的夜色。师兄说有了路灯,晚上睡觉就要拉窗帘了。我呢,却是一个希望整夜整夜可以在亮着灯的房间睡觉的人,那样子觉得很安心,很温暖。如果灯都灭了,半夜醒来我就会找不到方向,不知道门在哪里,窗在哪里,我在床上是睡的横向还是竖向,然后就会很慌,就像昨晚做的梦,困在高粱地里,整片整片的,我喊也喊不出来,着急得想哭。

我把床弄得很软很厚很舒服,可是,抱着松软的被子,我还是觉得空空的。我告诉妈妈我每天都可以舒舒服服地在床上打滚,甚至翻跟头,可是,我很想我那个用一根根竹子拼起来的硬邦邦的床。

昨天又去了趟仰华山,在那个山顶的小小的寺庙里坐了好久。依旧是那个小小的院子,鸡冠花已经谢了,深红的杆子枯枯的样子,萧瑟地挤在一起。阳光在上午很灿烂,庙里的老人搬了好几个椅子出来,我们就在阳光下坐着,晒得暖了,热了。我逗那个小孩玩,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他被老婆婆拿布带绑在背上,好小好小,我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这次却是安安静静地在那大殿的门口,胆怯地看着我们。对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都充满恐惧,最后,我试探地靠近他,终于让他不再害怕。放心地走近我,用手拨弄我右手手腕戴的山核桃,看见那用红色绳子穿了的褐色山核桃的核,开心地笑起来。

听苹果说他是个孤儿,是庙里的老人带大的。心里觉得有些疼惜,我不希望他就这样在一个山顶的寺庙里,用木然的表情日日看着佛祖。我逗他开心,小小的脸上慢慢放出光彩,眼睛亮亮的,在阳光下,真的很纯真的笑呢!小武在一边给我们照了好多张照片,还给他单独照了几个特写,阳光下他笑得很纯净。

在仰华山,我们可以看见梅江,弯弯曲曲地在地下流淌,有时候是一股有时候是分成几股,对岸的路,很显眼,就是一条白色的线。

雅婷回去了,她说好想把我带到她那里,我们可以在一起。但是,不管怎样,这空空荡荡的政府大楼,下午大家就会回来,晚上,就会坐在一起,开会,点名,然后回房间睡一觉,又开始一个周的生活。

11月1日

11月1日 2007-11-01 20:33

我们挣扎着期盼一个温暖得可以让自己不顾一切的人,就像夜晚,坐在草坪上等月亮,等月亮一点一点渐渐升起,等到月光变冷。。。等到又冷又亮的月光洒满全身,我们依然在等。等,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情,但是,要快乐起来。。。。。

本月第一天,我在空荡荡的政府大楼,从一楼跑到五楼,又从五楼回到二楼。大家都在忙着准备检查,因为是极为稀少的女生,所以什么事情也没有安排。

昨天晚上又是开会,回来我把床收拾了一下,毕竟深秋了,我盖那个薄薄的毯子已经有些冷了,把刚买的被子拿出来,套上早上洗好的被套。铺上原来盖的毯子,一下子,我那简单得有些萧瑟的大床就觉得厚厚的,暖暖的了。抱着柔软得很有幸福感的新被子,我感觉好想就这样陷下去陷下去,陷进被子里去,陷进梦境里去。。。

抱着被子打电话,觉得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天气有些凉,还下了雨,想没有暖气的冬天我怎么过呢?这是一个问题。。。

听金华火腿说今天是小光棍节,第一次听到这么严格的区分,小光棍节和大光棍节,很有意思的节日呢。在学校的时候,圣诞节,万圣节,女生节,男生节,光棍节,好多日子都被标志为节日,用快乐来渲染。我们以前在宿舍,十二点的时候躺在床上,忽然想起那天是圣诞节,晚上十二点吃苹果说是会得到幸福。于是,下铺的姝就爬起来,从她一箱放了很久的苹果里掏出几个来,一人分了一个,我们就一起在床上咔嚓咔嚓地咬苹果。我记得我拿的一个是皱巴巴的,像老太太满布皱纹的脸。

昨天开会的时候书记说今天开灯仪式,晚上聚餐。吃的一桌菜我就看中了鱼,薯包鱼,炸小鱼,还有切成块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