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1 22:22

这几天心情不好,就是窝在房间,坐在南窗一个人发呆,想一些事情。也不想上网做什么,就那么待着,吃饭,睡觉,泡脚。

我看王小波的《红拂夜奔》,原本是没心没肺地只是想让自己不闲着,看到一句话:李卫公死后,就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支离破碎,像一个打破了的盘子。我到此就没有往下,觉得应该在另一个时间来继续往下看。

然后,我看冰河世纪2,以前很喜欢猛犸象,我以为他对树獭有恋人的宠溺,现在看第二部,我记住了树獭的一句话:“1”是最寂寞的数字。我希望我成为那颗榛子,在小松鼠简单的世界里奔跑。它什么都不在乎,冰川溶解,冰层开裂,甚至掉下悬崖,在空中也要抓住那颗榛子,死死抱住。我感动于它在看见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得到那颗榛子的时候,眼中的绝望,它的执着和简单,我真的喜欢。

还有,收到一份礼物,很喜欢,因为是很用心的礼物。

。。。。。。

这么多天,我搜寻一下,居然就是这么两三件事情留下了记忆。所以说是蒙着头傻过呢。。。

今天飞儿发来消息说明天是冬至,说要吃水饺。我才恍然:冬至了啊!她还发来了一个圣诞礼物,是那个可以让屏幕一直飘雪的小制作,我就那么让它堆积成一片白茫茫的,很想真的去看雪呢!

圣诞节因为有检查,所以不放假休息,原本想去南昌过的。。。

冰镇欢喜

冰镇欢喜 2007-12-18 17:25

看一个片子,看见一个冬天的公园,下着满地的雪,树是一棵棵掉光叶子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微微抬头,脸上带着点清洌的爱,安静地听另一个站在对面雪地的人唱歌,白色的雪地厚厚的,无边无际的样子,而那个站着唱歌的人穿着厚厚的棉衣,一句一句,很认真。。。

很想再回去北边,看雪,然后,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唱歌,然后,或许,有清凉澄澈的欢喜在心里,就像雪花化成水。。。

我觉得我的心留在了北方的雪里,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透明清澈,像是一颗冰樱桃,有时候遇见风吹过来,擦过冰层,就会发出清脆的嚓嚓声,有时候看见太阳,就会轻轻地碎裂,细细碎碎的声音,清亮而带着快乐。

呼噜噜

呼噜噜 2007-12-16 23:04

有时候,我总是努力扛着不睡,就像今天。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不舍得睡觉,想要坐在椅子上等待点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在偷偷地发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错过了。

我就坐在椅子上,漫无目的地转圈,脑子里回旋一些昨天或者前天或者更久以前发生的事情,有些甚至是臆想的,不真实的和真切发生的场景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

一个紫砂壶,热气从姿势优美的壶嘴喷出来,直直的,有些回忆就像这样,陈旧,却依旧可以冲击,可以烫伤!而有些,则像冒着热气的小笼包蒸笼,四下散发的是温暖,还有安稳的气息。我就这样漫无边际地搜罗我的记忆,看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我把这种状态,叫做想一些问题。

哥哥嫂子要去拍婚纱照了,弟弟要放假了,二姐的产假修完了,大姐说要开始一个新的角逐,而我的四岁的小外甥,嚷嚷着和人比赛车了,爸爸妈妈开始像安安乐乐的老年人一样,乐呵呵地地说对方的傻。。。

胡乱记录

胡乱记录 2007-12-16 16:51

穿了一件在学校时买的冬天的外套,虽然只是一件在济南穿的有毛毛在帽檐的衣服,在这个地方,却已经是很有北极感了,就这样,我穿得像个爱斯基摩人,坐在离阳光一米远的地方吃甜筒…觉得生活充满趣味!

吃完甜筒,我坐在超市门口的椅子上,看街口人流如织,一个大叔拽着一大把红红绿绿的氢气球坐在旁边,一会又过来一个大叔,也拽了一把氢气球…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卖气球的,天上飞着各种样式各种颜色的渴望。

坐车回来,总是觉得这条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回了的路,还很陌生。于是总是开了窗户,让风吹进来,看车窗外的景色。

阳光下,波光鳞鳞的梅江河平静得像一片蓝色的情绪,可是我总是看见就觉得有些抑郁。梅江,这么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河水流走了这么多,却像是一直都在那里。好像诡异的古龙小说里面,窗边一直都坐着一个梳头发的姑娘,却其实每一次见到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回来就是开电脑,给姐夫传资料。QQ上面有人和我聊天,讲着讲着就冒出来一句话:忙,有时候也是一种荒芜啊!结果把人家搞得一头雾水。问我荒芜怎么解,我想了想,是啊,荒芜,这个词是怎么解?我最后打了一行字:就是长了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在心里。其实,很多话我总是自己说完了之后再去思索,自己在与人交流的同时,也在不断提点自己。

梦境

梦境 2007-12-13 08:54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次分离,很多人在一起,原本是一个毫无新意的梦境,却因为反复而让我记忆深刻。在梦里,我说我不要这样子分别,我们重新来一次好不好?于是大家都说好。一次一次的演练,一次一次地循回往复,我们各自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举行一场分离,希望自己在那时几近完美,没有遗憾。。。在一个我们可以操控时间的地方,我们操控着我们的离别场景,认真,努力。

我不知道这个梦怎么会如此的清晰,早晨我洗衣服的时候,一直一直在脑子里想:最后,我们是否都满意了?我看着水一桶一桶地倒掉,再换上,手指之间他们穿行而过,人说日子像水,可是,我总觉得手指缝流走的,是那么冷漠的一种存在。。。

2007-12-11 21:02

偶然看见一个陌生人的空间,因为里面有一个关于万载的flash,所以多去了一回。忽然看见她新写了一篇日记,看了,然后,有些温柔的暖度。我忽然想到,这个世界,好多人都很孤单,好多人在用细细软软的触觉感受着周遭的一切,包括阳光,包括气味,然而,最终归结的是一种温度。

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么多人都在不快乐地寻找着一些能温暖自己的东西。记得在某个暑假我看了一个电视节目,说是评选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结果是一个很小的小镇。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它是最幸福的一个地方,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段话说,在这个小镇,每一个人都彼此认识,互相都会打招呼等等。幸福感是怎么来的呢?是一种感受到的暖度的持久性吧!我们无一例外地需要一种温度,绵绵细细地渗透。

我们都想要一种存在感,一种被需要的感觉,然后,用这些来定义我们是否重要。

写来又觉得自己好烦,发现是自己很讨厌的一种评论姿态。所以,决定打住。

这些天来,我发现天冷就让我的一天的时间变少了很多似的。因为很多事情不想做,冷了就会起得晚,上午原本用来做事的时间就要用来晒晒太阳,烤烤火,晚上则会花很多时间来泡脚,热气腾腾的水,我一直泡到凉了才舍得拿起来。现在,烧水泡脚已经是我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了。

我会花好长时间,就是专心泡脚。我有十个亮闪闪的脚趾头,以前买了指甲油来玩,是亮亮的红色,不涂手上,专门描脚趾甲。因为看见它们粉粉嫩嫩的样子,亮晶晶的闪着光,一颗一颗像是省略号的小豆豆一样,感觉生活都亮亮的一样。我的心情,变得很容易受到小事情的影响。

今天把被子抱上楼顶去晒。下午的时候,我上去看见被子很舒服地在阳光下,晒得松松软软的,就也搬个椅子坐在太阳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真是被太阳暴晒的两个小时啊!

2007-12-10 13:47

我遇到过的床,大都很认命。有时候,认命到自暴自弃的程度。

这句话我记忆深刻。认命,直到自暴自弃是一种多么可怖的生存状态啊!

很喜欢红色的签字笔在雪白的纸上轻轻地一笔一画,纤瘦细长的字工工整整,有纯净的感觉,

惹人怜爱。是那种有表情的文字呢!他们都说我的字不是写的,是叫画的,横竖撇捺之间,全

然没有联系,就如小朋友堆积木似的。有时候自己翻翻以前努力工整描绘的字迹,总是感觉有

一种怯怯的神情,楚楚可怜地安放在纸上,每一笔都透着小眉小眼的无赖。

昨天我趴在床上。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越来越懒了呢?小武也说我有了电脑之后,日志反而

越来越少了。所以,我拿了支红色的笔,想要写一点东西。翻开了一本植物生物学,我看到了

一句话,于是我认认真真地在边上记上:我喜欢的一句话!

困了

困了 2007-12-07 22:29

忽然记起《小王子》,那朵挥舞着三根花刺,虚荣做作的玫瑰花,觉得有些相像。或许一点点外界的伤害都会用脆弱来应对,只是在某些人,最微小的坚持都可能引发最激烈的反应。

只是一句昨天记在手机里的感喟,以下内容无关。

早晨不想起来,于是,在晚上就把一个椅子放在床头,放上英语书,放了磁带的复读机,手电,还有笔,第二天7点的时候就伸出手,把手电打开,因为灯开关在门口,而放着厚厚窗帘的房间还不是很亮,然后,抱着英语书在被窝里读。累了就打开复读机来听磁带。可怜的我,真的好怕冷了啊!

房间在这几天总觉得冰凉的,为了让里面有点热呼气,那天我拿了个热得快扔在桶里烧,结果临时开会,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回来一开门,发现满屋子的水蒸气,白色的雾气飘到了天花板,房间好像是一个很虚假的地方。觉得寂寞极了,一个人住,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洗衣服擦地板,一个人晒太阳。。。

我有时候想,我怎么被忘了这么久呢?我总是想去买一点东西,想让房间多一点不一样际遇的东西,比如说一瓶指甲油,是来自市区某个啊呀呀店,一罐话梅,是来自坚强超市的货架,一瓶营养快线,是来自附近那个金瑞华联超市。。。有时候,翻乱自己的包包,找那个在广东买的红色发卡,却发现弟弟送我的蓝色蒲公英,一下子就会很高兴。

周末,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想起食堂那个小姑娘刚来时问我的那句话:姐姐,你会一直在这里吗?

晚安

晚安 2007-12-06 14:24

*****:

你知道么。已经十二月了呢,一不留神就把十一月从手中放跑了。像是一块冰,握在手里,阳光一来,呲的一下就化掉了,只剩下一手掌凉凉的回忆。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写一封信了。感觉抓不住自己的心,它就那么飘在空中,像是一只漏气的气球,控制不住方向地滴溜溜乱飞,我呢,就只是孤单地坐在床上,抬头,看它寂寞慌乱地在天花板上飞。

我知道我需要做点什么来暖一暖这些冬天的日子,我想是一个快乐的陀螺,高速旋转,开心得嗡嗡作响。可是,心总是不能乖乖地在我温热的手掌下面安静地跳跃,它像是在一直控制不住地打瞌睡。你说,我该拿它怎么办呢?

我在这里,遇见一些人,有的很好,告诉我好好开心,有的很怪,用探究的眼神上下扫视,有的很冷,总是在身边昂头而过。有时候,我会想伸出手去,摸一摸身边走过的人,看看那颗心是不是都长在相同的位置。小七的短信越来越显急切,我看到了他的恐慌。

你还好吗?我昨天接到一个朋友的短信,知道他正在经受一场不小的打击,当他笑着说失去的时候,我心里有慌乱。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人,那个第一个请我看电影的男孩,最后苍白着脸消逝。生命是如此美丽和脆弱,我觉得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一下子,变成了薄薄的瓷,轻轻一碰,就有碎裂的危险。

你那里冷么?我现在脚边就烤着一个电暖器,脸颊也已经红红地发热了。洗手间的水关不紧,一直在不紧不慢地滴,周围好安静。樊宇问我圣诞节要不要去南昌,去教堂过平安夜。这个家境富足的女孩儿,生活总是那么随心所欲,游刃有余,但是,我却真的心动了,我想到了老校的那个教堂,我没有去过的地方。我跟小武讲我想去,他没有说什么,今天却提醒我记得节约一点,不然没有money过圣诞节了。

明天,我要开始好好看看会计书!不早了,睡觉吧!

2007年12月5日

一封多日以前的信

一封多日以前的信 2007-12-06 13:58

亲爱的:

生日快乐!

不知道是哪天能收到这封信,今天是2007年11月11日,现在是晚上9:40,我正撅着屁股在床上写信给你,祝福你下周日的21岁生日快乐。

想送你个生日礼物,可是想不出来你需要什么。所以,就写一封信给你吧!你知道,我真的很想你!自从离开济南,很多很多平常不过的场景,就有了思念的味道。习惯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甚至说话方式。。。我开始想念那句常用的济南人称呼“老师”,想念“大米面皮儿”的儿话音,想念冬天大街上穿白大褂推小车的肉夹馍摊贩,还有满街“热棒–子儿”的叫卖,那些熟悉的地名:“人防”“老东门”“洛口”“大润发”“山大北路”“泉城路”“山师东路”一个个亲切得像自家的门牌号。

亲爱的,听小静说你也报名考研?不错哦!我现在在瑞金,天天闲着没事,一到周末就出去逛街,或者出去爬山。总是觉得寂寞,没有你们这群女人,生活都缺了好多味道。所以,总是会找好多机会去市里,不做什么,就静静地坐在广场的石凳子上,看来来往往的人,跑来跑去的车,以及一株又一株的绿化树。有一个人,叫**,他总是会陪着我坐在那里,看车,看人,吹风,晒太阳,甚至打瞌睡。可是,还是不够,没有你们,酸甜苦辣中的甜总是要浅上那么几分。

昨天,我们又在广场的石凳子那儿坐,看见了一个卖氢气球的,手里一把红红绿绿的气球,像是拽了一把的童年,懒懒地,无视每颗气球对于飞翔和呼喊的跃跃欲试。我们买了一个,他挑的,蓝色的叮当猫卡通造型,大大的嘴,胖胖的脸,我想到了那个可以带着叮当猫飞到任何地方的竹蜻蜓。

这封信从昨天写到了今天,因为昨晚太累,我拿着笔就睡着了,没有关灯也没有脱衣服。醒来手里还握着笔。今天给你讲一讲我周末策划的一次旅行吧!

因为总觉得闷,总是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所以,想要去坐火车,走得远远的体验一下在路上的那种放弃一切的舒畅。**就说:那好吧,我们去坐火车,买张票随意去一个地方,然后,再回来。就这样,这个只有两天的假日就定成一个旅行了。我们决定坐晚上七点的车,去漳平,然后,在第二天上午回来。只为旅行,不为旅游。

在六点的时候,我和**坐在空荡荡的候车厅。大厅前后都是玻璃做的,通透明亮,廖廖的旅人使候车厅显得空旷清冷。头顶十二盏灯只亮了十一盏,白色的光玉一般清冷。我们坐在白色的金属长椅上,等待七点到来讨论那列原本不会与我们有任何交集的火车,什么时候会到站,沿途又会经过哪些地方。就这样,我们准备好了水煮花生、新鲜枣子、矿泉水,等待一场陌生的、突如其来的旅行,感觉有越狱的快乐。但是,你知道吗?最后,我们又决定不去了,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看着人们从前面排队,检票,进站,而我们,一脸轻松地走出了候车厅。因为,觉得心已经出去旅行了一圈。

信写到这里就没有再往下写了,原本我是计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寄出去。后来,就收着变成了日记。这样一封信,我忽然觉得应该是我的一部分,不想再寄出去了。就像以前,刚进入大一,我写了一封二十几页的信给秀明,后来也就一直没有寄出去,我感觉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似的,不想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