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

2月28日 2008-02-28 22:25

和朋友一起吃饭,听他们讲话,忽然觉得自己离自己的期望那么遥远,很多该做的事都没有做,所以只是沉默罢了。听一个男生讲他用石头砸鸭子,看王阳明,我觉得我忘记了可以有的另一种活法。

我又开始看《小王子》,就像是看一间木头房子,以前一遍一遍地看那些精雕细琢的窗棂,别致美丽的盆栽,古朴可爱的椅子,而现在,我细细地找每一个角落,找那些主人不经意遗落在窗台的花瓣,或者无心掉落的树叶,甚至,想要闻一闻曾经在房间开过的花儿留在空气中的香味。我只是在找那种并不刻意雕琢的纯净,它只属于童话。

在小王子生活的行星上,长着很朴素的单瓣花儿,这些花儿非常小,一点也不占地方,也不扰人,在草地上朝开暮落。我想,这句话就是一个很安静的童话。

我现在变得很忙,忙着一些并不可爱的事情。所以,会忘记要安静,忘记那些细细雕琢的窗棂带来的沉没心底的宁静。生活就像是我做过的一个梦,坐在一节用急速行驶的火车上,底下却没有铁轨。

又梦见那棵板栗树了,不过不再是长香蕉,也不再是结葡萄,这一次是有柚子掉下来,我用柚子的外壳做了一个面具,我就这样带着,去了一个很田园的地方。

我最近总是对木头凶巴巴的,他问我的话我总是很不耐烦,其实,不是故意这样的呢!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静下心来想,只是心里很烦,只是觉得生活太多不可爱的事情了。。。

2008-02-28 11:04

偶然又翻开小王子,又看见那段话,关于驯养,关于麦田的颜色,关于离开。。。我总是能想起的那时车水马龙,喧哗的大街,安静的眼睛,飞儿一字一句的背诵。

去韩阿姨家吃饭,看见她女儿,餐桌上很没形象地啃猪脚,得意地炫耀她包的饺子,和大家讲在大学校园里的顺口溜,真的是那么自在幸福呢!我和雅婷说是不是再也找不到在学校的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了呢?那种连痛哭都那么简单、纯净、肆无忌惮的感觉,真的再也没有了么?

其实,我们和她们,年龄都一样,甚至我们还要更小一些,只是,没有了那份归属感和安全感,所以什么都不自在了。我们的所有放肆,所有的不顾一切,所有的声嘶力竭,都随着毕业锁进了回忆。

我们就像失去了小王子的那朵玫瑰花,变得坚强,但是,没有了那种安安稳稳的温暖,不再属于某个地方,找不到一个可以任性的角落。

爬山

爬山 2008-02-25 21:06

那天去爬乌仙山,天气有初夏的感觉,一直一直往郊外走,直到看见一条笔直宽阔的水泥道,沿着它,穿过一条公路,穿过一条铁路线,终于到了山脚。身边有很多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跑过,还有骑车的人们,觉得那些嘻嘻哈哈的学生时代也是这样,在我走着走着的时候,跑过去了。

乌仙山不是很高,不过,有些路段很陡,这么久没有运动的我,爬起来也有些吃力,回想大三的时候去爬泰山,体力真的退步了。

最近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脾气变得很坏。我觉得我的心在抗拒着什么,总想一个人呆着,心里有道槛,我走不过去。所以,木头领着我去爬山。

爬到山顶的时候,有寺庙。进得佛堂,我看见有求签的香客,很虔诚地摇签筒,很虔诚地打卦,然后,解签。有两个小孩,看样子是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才几岁的样子,齐齐跪在一个蒲团上,很乖巧地磕头。。。我也想去求签,只是,我和木头身上都没有准备香火钱。

下山的时候,听见那群学生在另一条山路上齐声喊口号,只能听见密林中的响亮喊声,看不见人影,等到我们下到山脚的时候,他们也在那里休息。青春飞扬的时候啊!

我还是很多事情想不通,我想不通爱这个词。是要百分百地接纳另一个人才对吧?

元宵补记

元宵补记 2008-02-25 13:39

元宵节那天,在办公室主任家里吃饭,然后,就去广场看烟花。我在人群中穿梭,天上是绽开的焰火,像一朵朵突然盛开的花,焰火熄灭的时候,像是流星,一颗一颗在我身边凋落。我听到各种巨大的声响在耳边炸开,只是,心反而安静。

想念济南的元宵节,泉城广场,山大北路,一路点亮的花灯,还有人山人海的喧腾。我打了电话给姝,我们冲着电话大声地喊:猪,我想你了。。。

我想回去看看。

心里总是放不下的一个心愿,我有时候会想得心都疼起来。

节后

节后 2008-02-18 07:58

迷宫般的城市,让人习惯着相同的景物,走相同的路线,到相同的目的地;习惯让人的生活不再变化,习惯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却又有种莫名的寂寞。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习惯会让你错过什么。

这是天蓝色的手帕纸上背面印有的一段话,我今天忽然很注意地看到了。我知道,这段话很有几米感,或许平时一瞥而过的瞬间,会觉得它有很俗套的寂寞感,只是,很安静地看着它,我感觉到了秋天,满地落叶的校园,驼色围巾长长的孤寂,几近透明的哀伤,纯净得无法稀释。

并不是心情染上了洗不净的蓝色,只是心里突然而来的一种静止,心很精致地疼了一下下。

自从回来上班,我每一天依旧在清晨起来,只是心情变得轻快了一些,因为,推开门,我总是能看见微红的天边有霞光,温和,清艳,是晴天呢!有时候觉得,最喜欢的夏天离我很近很近,近到我可以触摸到那年暑假我穿的白色布裙子。心情就觉得很好,站在走廊上,我想象我十七岁,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奔跑,那时的风软得像云一样,空气里能感觉到露水停留过的痕迹。我每一次推开房门,看见那两棵桂花树,我就很快乐,忍不住要微笑起来。

那天情人节,看见大街上的一家花店前,满地的玫瑰花,只有花没有枝,红色的复瓣花朵滚落得到处都是,层层包裹的花整个整个的。阿敏打来电话,说是和朋友在K歌,吼完一首《单身情歌》就落荒而逃,出来就和我打个电话。其实,除了春节,其它繁繁总总的节日我并不是很注意,感觉一向是很粗枝大叶的。节日,开心的时候,是快乐的理由,而不开心的时候,就是伤心的借口。何必呢?

写这些的时候,是前几天的暖暖艳阳天,今天,是下雨呢!小雨成丝地下,绵绵的,出去买早点的时候,听见院子里的鸟叫声,还算清脆悦耳,只是纳闷:这个车来车往的地方,小鸟是怎么找到这两棵桂花树的?

春节

春节 2008-02-15 18:21

与网络绝缘了很多天,我在家过着自己的日子。过年回家还没有进行盘点,只是记得很快乐,很快乐。我在家里当烧火丫头,快乐而幸福!

在家里,什么都没干。第一天从南昌回家,是下着大雪的时候,记得是刘的生日,所以在车站等待那辆晚点一个多小时的大巴的时候,我发了一条信息他,他的生日,我从来没忘。我抱着葫芦丝,一个人坐在车尾,茫然地看雪粒在车窗外敲敲打打。左边坐的是一个在职博士,灰头土脸但是能感觉到他的骄傲,一直夸夸其谈,而右边,是一个87年的小弟弟,大三了,不怎么讲话,但是看得出来他内心有他自己的理想。我的心里,有复杂的感觉。

车子一路回家,我看见路面渐渐开始打滑。这样一场大雪灾,已经紧紧覆盖冰冻了江西的土地,回家的路大家胆战心惊。很多人小心翼翼地提醒司机挂手机,防止干扰。我到达万载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停了,幸好是直接到家门口的长途车。为了不让车子在启动时打滑往下溜,司机一直把我带到了坡顶,而我家,已经开过几十米。妈妈和弟弟顶着大雪站在路边。就这样,又一场大雪封住了所有的路,铲开浮雪,底下是坚硬的厚厚冰冻层。从来没见过的粗壮冰柱挂在各个有出水口的地方。

回家几天都不能出门,等到年三十,我们才有车敢在马路上行驶。我和弟弟去买了年货,然后还去探望了刘,在大街上,我们沿着护城河两边的回廊一直走,我很想告诉他要坚强,可是,觉得是那么脆弱的话呢!

到了年初二,姐姐们都回来了,都是一家三口,都是长长的鞭炮。我开始了在家最快乐的时间。外甥总是喜欢用“可是”这个词,他总是说:小姨,可是这个为什么是这样的啊?小外甥女才四个月多点,总是冲我咧着嘴笑,叫她亲一下,她就皱着鼻子,眯着眼睛用脸蹭我两下。真的很快乐!晚上我们一起放烟火,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大家都两个手拽着满把的颜色各异的焰火,好漂亮。妈妈笑着喊:我都和小孩子一样了。我说妈妈和我一样大!晚上和弟弟在家里木板楼上面打地铺,他把最好的一个铺位让给了我。那天我早早就爬上去睡了,弟弟带来两个草莓,我懒得拿,他就蹲在旁边喂给我吃。。。

初四同学聚会,看见了很多似乎并不曾变化的人,还有不曾变化的情谊。

在家的日子很短暂,我很快就回来了。记得去火车站,坐在南昌的公交车上,阳光好好!车子行驶在南昌大桥上,底下水面波光鳞粼,细细地闪烁…树木的浓阴美好而安宁,巨幅商业广告霸气雍荣,生活如此不同… 留海长长了,覆在额头很安静,我眯着眼睛看阳光下它一丝丝的光芒…

走得急,答应阿敏的火锅,我一直没有时间兑现。

想象过年的事情,很短,像梦一样。今年家里的春联依旧是我想的:横批是鸿鹄得志,上联 若柳扶风轻轻巧巧千条万顺,下联 如梅印雪红红火火一枝独秀。这是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