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

这个周发生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不得不感慨我的脾气是越发见长了。

单位某同事,五十多岁,像根驼背瘦竹竿,去年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就是他兴奋地拿把老虎钳对着一堆杏仁“咔嚓咔嚓”,嘴角有溢出来的白色杏仁渣滓,之后在一个食堂吃饭,总是看见他嘴上粘着饭粒跟我打招呼,再加上平时听其言论实在怪异,甚至跟我说要拿食堂的饭出去小店里面换,理由是小店里的米饭更好吃一些,有时候还会很狗拿耗子地催着别人交伙食费给食堂,语气十分强硬,其实这都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对此我实在无语。所以,种种迹象让我对他避而远之,可是他总会跑来要我帮他发邮件或者收邮件之类的,因为他是电脑盲,结果,那天下午上班的时候,他很着急地跑过来:来来来,我有个问题要请教一下你!这里说不清楚,跟我来!我跑下去之后,就见他同一个办公室的另一个人一脸诡异加幸灾乐祸的笑容,我心里就发麻,原来他想要我帮他在网上征婚…..要我给他注册邮箱,注册征婚网,查找他看上的女的资料,帮他给女的写信…..问题是他连电子邮箱都不明白是什么,我觉得真郁闷!找个借口开溜…..

感觉我是越来越不能忍了,以前从来不管同一个办公室的人折腾出多大的响动,我都能安之若素看我自己的书,现在听见电脑桌放键盘的那块活动板被他用力过猛拉得掉到地上,或者听见公文柜子的抽屉被拽得咣当当响个不停,甚至他闲着没事突然拿拳头砸桌子,我都会皱眉并且不由自主跟王阿姨交换一个无法忍受的眼色,看来是定力不够心不够静,所以以后还是要继续保持淡定,一定要淡定!千万不能让自己被他熏陶得一样心情烦躁

领导的公子又给发文章来要我改,被我不客气地退回去了,因为实在是没法改,且不说有多混乱的结构,不说那些完全不能跟论点搭上边的大段废话,单单看见在文章末尾跟着的那些未删除的资料,觉得那么像是一个废弃荒芜的仓库,自己都不知道把外围给修理干净,这样的态度是他写文章还是我写文章呢?狂郁闷…..

还好,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其他的正常而美好的事情发生。大姐送我的防晒霜和洗面奶今天都到了,为了不让我觉得不好意思,她说是要我到过年回家的时候再给钱她,可是又特意叮嘱发货的把价格标签给撕掉了,呵呵,那我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o(∩_∩)o…

对了,8月8号要去参加健步走的活动呢,服装已经到位,哈哈

忽然好想吃苦瓜炒鸡蛋啊!拔牙前后我都没吃什么正餐,总是汤汤水水的,强烈怀念苦瓜炒鸡蛋……

荷花照片

夏末,正是荷花盛开的时节。休假几天回来,门前的小荷塘里一枚枚荷剑正含苞欲放,用不了几天,估计就满池清芬了。下午终于有了点空闲,顾不得烈日炎炎,拿起相机兴冲冲地拍照去了。
这个朦朦胧胧的感觉,有点像晨曦,其实是傍晚斜射的阳光

荷花照片
荷花照片

挺立的荷剑

夏日荷花照片
夏日荷花照片

 晶莹剔透的荷瓣

荷花照片
荷花照片
荷花照片
荷花照片

小荷塘全景,因为烈日,荷叶有点卷曲了,早晨也许更清新些。

荷花照片
荷花照片

四季空回

这几天心里来来回回的总在纠结于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哪些是实实在在跟我有关系的?有时候觉得,除了家除了那个小时候起就血肉相连的九个人,我跟其他人,是比蜘蛛丝还单薄的关系呢!长一点的,七八年,蒙上些灰尘,残破欲断像是在一个破庙风雨飘摇地结了一段网,短一些的,十天半月,漫不经心在风里挂了一段丝

有时候一个人待着,觉得荒凉,像是与这个世界全无关系,四季空回,又特别的害怕有些东西不能天长地久,有些神经质地苛求完美

昨天晚上早早关了灯,很晚的时候爬起来,看见床尾的走道照进来一道很亮的光,把手伸进光影,那片光柔和得不像人间……我总是觉得,深夜必然藏着一种强大的神秘力量,能融化一些东西,能开启一些东西

有爸爸妈妈在的地方才是家,有弟弟咧着大嘴笑的地方才是青春,有奶奶慢悠悠讲古的地方才是流年……

拔智齿

昨天刚刚拔完智齿,左下颚空空的一个血窟窿。说是世代行医的诊所,先是给上了一课,关于智齿的来源以及为什么我会长得这么折腾,说是我个子小长牙的牙床太有限,所以容不下智齿大大方方的生长,只好变成扭曲而折腾的生长方式……

胖嘟嘟的牙医用粗大的手指拨开嘴巴,嘴里一直抱怨:你的嘴长得太小了!然后就是两针麻醉药,打完我就全身纸样发白加颤抖,同去的刘阿姨赶紧抓着我苍白发抖的手,医生态度倒是很和蔼,不停地安慰我不要害怕不要紧张,不过,拔的时候太恐怖了,我看着他站在身侧努力,脸庞鼓鼓的,眼睛因为在用力也有些鼓,可能是身侧不好使劲,他又转到我后边,用肚子抵着我脑袋那块,表情狰狞,我当时心里面涌现的就是一个大胖子在用起子撬已经钉死的钉子这么一个场面,还亏得他一直还腾出精力来安慰我:小姑娘,不要怕,我慢慢拔,省的牙根断在里面,你放松一点啊….

漫长的拔牙过程终于结束,我看见医生夹着那颗牙齿在灯光下照了又照,连连咂舌,还给我看,用以让我明白他拔得很是辛苦:你看,这个牙齿长弯了,弯弯的像个驼背,对不对?

回来之后照照镜子,感觉左脸好像真的有变小一点,这折磨我3年的智齿终于被拔掉了,我觉得它实在太可怜了,好好的长着,健康坚固,只是生长的地方限制,就被生生拔掉了……我跟医生说要留着这颗牙,医生笑眯眯地:好啊,留着给你爸爸妈妈看看

回来后晚上头痛,估计是拔动了牙神经,左边脑袋疼得奄奄一息,喝了一大罐大果粒酸奶,慢慢就好了,想着给姐姐发短信告诉她这一惊天大案,结果曾经拔过两颗智齿的她很得意地回了两个字:哈哈…我实在悲愤!

今天弟弟给我回信息说奶奶知道我拔牙后很生气,骂我傻乎乎的,说是长牙是福气呢,于是,我对智齿的愧疚感又加深了一点,觉得真的是太对不起所有跟这颗牙有关的人和物了,阿弥陀佛!

早餐

起得太晚,一睁眼已经9点半,急急忙忙跑去吃早餐,想喝粥却一连看几个早点铺都是卖肠粉和瓦罐煨汤的,好不容易到了以往吃过小笼包的地方,却发现那家早餐铺早已不见踪影,只有一家已经在收档的,正往铺子里搬桌子,老板娘很热情,别的都卖光了,就给我来了一碗白粥,一碟小菜,我就坐在路边的绿化树下慢慢喝。

老板娘家的小朋友都在旁边玩,一个小姑娘端了碗粥,一边喝粥一边喝牛奶,我看她这搭配的有意思,不免多看了几眼,小姑娘也就望着我,旁边另一个稍微大点的小男孩捏袋牛奶走到她身边,瞄了我一眼后故作老成地对她说:女大十八变,你还没到十八岁呢….我差点就笑喷了

想想以前,老觉着自己不如姐姐漂亮,奶奶就会慢条斯理地念叨: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就觉得十八岁是一个有魔法的年纪,生日那天就会身边闪着很多小星星,然后就嗖地一下变漂亮了o(∩_∩)o…

一个人跑去逛超市,在路边的一家店看见一条裙子,白色的底色盛开素净的墨色花,还有蝴蝶结,可是是个吊带长裙,一折一折的下摆直到小腿,想了又想,对着镜子看了又看,居然就买了,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跟我没关系,只这条裙子跟我有关,就算未必会真的穿出去,可是,是我的了啊

—————————————————————————————
昨天晚上跟杨锐达小朋友视频,他说要教我折纸,很认真地问我:小姨,有两个选项,A是汽车,你选什么?只能选一个的哦!我问第二个选项是什么,他很理所当然地说:虫子啊!选择了虫子之后,他又来了:小姨,你想学蜈蚣,还是苍蝇还是蜜蜂啊?于是小杨老师就很认真地教我折虫子,每一步都认认真真地折然后再展示给我看,有时候不知道怎么解释相应动作,就问妈妈:这句话怎么说呢?然后琢磨半天:有了,我有好办法了。自己蹬蹬蹬跑去找教材,举到摄像头前面不停地耐心问我:明白了么?看清楚了么?那这样呢?你折给我看看…..我就对着摄像头给他看我的每一步的成果,最后小杨老师给我的分数是100分o(∩_∩)o…

每一次听他说话,那么认真那么有趣,他对每一个人都很专注,跟他聊天总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段对话是完完全全我的,不像很多人说话,总是让听的人觉得那是别人的对话,自己只是路过。其实聊天也是需要有归属感的

荒废了一整天,就只是裹着睡衣关在房间一整天,早上7点到现在,左脸靠在右手臂上,看着淡绿色的凉席发愣,觉得有一种冷清的天长地久

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凉风天,却没有兴致出门,就这么在房间里趴着,蹲着,靠着,窝着,没出息啊……

跟在大学最亲近的老乡伟大的杨医生聊QQ,我说你什么时候自立门户啊?我那四颗智齿不然还是等着你来帮我拔掉吧。结果医生同学说要我自备硬木一根咬着以及大量的新鲜血液等着补充即将流失的部分,整个一个屠夫医生!最后,他老人家说他那两颗智齿据牙医估价说是400块打折价,我要是拔四颗的话,应该不会给打折直接一千五,我恶寒啊!这牙医也太黑了,我厚脸皮地说要不你跟牙医说要拔六颗,再给优惠优惠,我那四颗算你的!反正我可以借机回一趟亲爱的济南。然后这家伙就直接不甩我,午休去了,没人陪我说话,然后,我就觉得,房间那么空落落的

晚上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雨,我跑去收晒着的荷叶,就站在窗户边愣神,我想努力做点什么,或者为了工作或者为了一个地点或者为了一些感觉,再或者为了某个人,只是总找不到方向,这里,像是一个绵绵软软的安乐椅,让人心慌地安逸着,真是迷茫啊!

有时候自己心里期待的东西得到了却能一下子就让我焦躁起来,有时候看着身边那些严肃认真的脸,会不自觉想起记忆中那些活泼热闹各种表情的面孔,我很想念那些在我闷闷不乐的时候拖着我的手臂装可爱撒娇的家伙

外面有轰隆隆的雷声,还有闪电,我趴在床上看电脑,下床的时候总是找不到鞋子,索性就光着脚随意踩到地上,跑去拉上窗帘,觉得这样房间要温和一点

树枝在长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今天脑子里一直在转悠这句诗,像魔怔了一般
——————————————————————————————-

昨天接到一个男孩子电话,跟我弟弟一般大,很苦恼地问我认识女孩子的十个理由,说是被女孩子的表姐考了,怎么都凑不齐十个,唉,小女孩的游戏小男生的烦恼,我说我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了,这样的问题,没问过也没答过,如果连认识都需要用十个理由,那该是一场多么勉强的相会啊!或许,可以是一场美好的游戏

我越来越觉得苍老,不动声色地没了欲望没了激动。在看追忆似水流年,有点像是在一个树屋慢慢喝下午茶,吃椴花或者茶水泡的“小玛德莱娜”小点心,有时候会因为那种慵懒闲适而生出恐慌,合上书页,慢慢认清头上呼呼的吊扇,认清墙壁上镜子里,是穿着白色T恤衫的我窝在大熊的肚子上,然后就会觉得:还好,我还不是只剩下回忆的年纪

摄像头的奔忙

今天刚刚和弟弟视频,其实还是用他的破手机,然后开视频来看我,给爸爸妈妈和奶奶一起看看我住的地方,三个家长都不太放心我的住宿条件,许是怕委曲到我这个不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家伙,我就折腾这个摄像头,把网线扯得长长地,电脑搬到过道上,还是只能见个大概,估计也被我绕晕了,一手拿摄像头一手单手打字介绍,累得我满头大汗…..后来才想到为什么不一边打电话介绍一边动摄像头呢?果然我还是脑子迟钝了点o(∩_∩)o…

我很羞愧地跟爸爸说房间乱了点,老爸一改以往的严格,乐呵呵地说不会,还一边埋怨妈妈说别老折腾,说是会把我累坏了,果然老爸最心疼我(*^__^*) 嘻嘻……

今天的日全食,我只是瞄了一眼,因为忙着下单位,出门前看见单位同事都挤在走廊上,各显神通地拿来了各色工具,胶卷,CT片子,甚至涂满墨水的碎玻璃,还有一个端来一盆水……姐姐打来电话,兴奋地叫我看,我都觉得她是充满好奇与激情的妹妹我是万事漠不关心的姐姐似的,呵呵,日全食完全不兴奋,但是,有收到一个短信很开心,是几乎从来没有主动发过短信来的大学同学,大学里我的目标曾经是能够与这位童鞋熟悉到可以没有主题闲聊5分钟,不过,这成了不可能完成任务o(∩_∩)o…

我的左脸依旧是不着痕迹地肿着,钟叔叔得意地说:别人看不出来你脸肿,我看出来了哦….就是这该死的智齿,害得我中午喝粥喝汤就是不敢吃鱼,晚上也只敢喝酸奶,还被人笑话说怎么才长牙

逛超市学着别的女孩子买蜜汁玫瑰花吃,结果吃了几朵就觉得甜腻腻的太难吃,果然蜜饯不适合我,还是水果对胃口,下次打死都不碰这种东西

那天给李同学说了下向日葵,也不知道有没有来看过,聂小笨的故事系列里面有你熟悉的场景,你如果来了,能找到么?o(∩_∩)o…

龟苓膏

就吃了一点炸咸鱼,这下我的智齿又发威了,现如今,我说话都漏风,因为牙龈肿太高上下牙无法咬合,同时我脆弱的咽喉也开始出毛病,喝水吞咽都疼得我半边脖子一激灵…….

所以,煮了荷叶茶,熬了绿豆粥,还做了龟苓膏,我知道我错了,不该忍不住吃炸咸鱼,可是,老天爷,看在厨艺烂到做不熟米饭炒不熟蔬菜的我把龟苓膏做得那么好的份上,消肿吧…..

我做过很多次龟苓膏,也就今天做成功了并且吃光光了,以前总是会有分层,上层晶莹黑亮,果冻一般充满韧性,可是吃到下面就会发现口味发涩,里面有不均匀的厚实粉块,今天的龟苓膏十分晶莹爽口,而且均匀透亮,完全完美。龟苓膏

我想明天还是去打针好了……

买花未果

今天中午顶着炎炎烈日去买茉莉花,好在气候因受台风影响,烈日当头却也有凉风大手笔地挥过,凡有树荫处都有卷着树叶的大风,既清且凉。

寻访花房不遇,回来的路上却发现它藏身在一个紧闭的小铁门内,无功而返。回来赶着去喝仙米冻,这样的热天,喝碗冰凉无糖的仙米冻真是舒服,不过,每次喝仙米冻,老板总是很诧异地再三确定:真的不加糖么?呵呵,像我这种连喝苦苦的龟苓膏都一点糖不加的,若加了糖进去,我反是坚决不喝的,不爱那种甜腻腻的味道o(∩_∩)o…清苦之味我是甘之如饴

途经一家卖场,门口树立一个牌子招揽顾客,我一瞥之后笑得肚子痛,里面的服务员很差异地盯着我,猪小零同学不明所以,我就拉着他倒回来再看那牌子,他也把脸都笑皱了,因为啊,这牌子上写的是:凡购汰渍洗衣粉**袋,送脸盘一个。o(∩_∩)o…哈哈,不知里面能不能送我一个美女脸盘

这两天有大仙帮忙弄饭,于是吃到了干爽的白米饭,买了豆腐乳和炸咸鱼佐餐,再加上蒸熟的玉米,鸡蛋,唯一我自创的菜式是蒸丝瓜,那个,做法比较简单,口味比较清爽,口感也是不错的,就一个电饭锅一次搞定,饭熟就菜齐。只可惜,我吃了点炸咸鱼,现在左下方的牙龈已经上火肿了,咽喉也吞咽困难,看来我还是只好吃吃清蒸丝瓜

从明天起,一天三餐都喝绿豆粥,降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