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消

周二下雨,周三下雨,周四的早晨一睁眼,没有听见恼人的风雨声,觉得真好啊!

领导老是在下班后不分早晚地打电话给我,要求我提供这个数字那个数字,甚至只是简单地问问某个报告里三个字有没有写上,索性呼叫转移,于是周四的上午,上班伊始,领导就脸色不豫地来找茬:你数字都核对了没有?还要我领导来给你核对啊?我怀疑你数字都是错的!我沉默不语,脸色冷冷的不开腔,心里想:怀疑我做的都是错的那还叫我做什么!领导一个人说的没意思,抬头看我,我只是望望窗外不吭声,觉得这么久一个人加班加点所有的努力全被他否定了,生气!

遵从命令找到办公室的人,把所有的材料都给他们,我说我不管了,资料都在这。下午的时候,领导又打电话来:数字对好了没有?我说对好了,他问:有没有错?我很坚决地:没错!那边就轻轻笑了一下,说:好,那我一会过来验收。他来的时候右裤腿有明显的灰白色,估计是从果园来的,看他在前面上台阶,我一直憋着不说,想:就让它脏着呗!我就一直盯着它看。

走廊上他在前面走,我慢慢地跟着,安静的一段,我忽然觉得他真的是老人家了,沉重迟缓,背影还有种老人家的和蔼,在他抬起脚进办公室的时候,我忍不住提醒:领导,裤腿有灰!

我站在桌边,一项一项地对着文件核对验收,领导一个字一个字看,安静的办公室里传来鸟声啁啾,我抬头看办公室的窗子,站了好几只小鸟,慢条斯理地跳来跳去,显得这个房间更是有些窗明几净雪后初晴。

最后,查到了办公室一个报告写错了一段,领导一脸疲惫:看吧看吧,不好好看着他们就给我弄坏咯!明年的先进要靠你啊!我说:领导啊,要靠大家!领导很不以为然:靠大家是靠不住的!三个和尚没水喝……

要做好一件事情,或大或小,都是不容易的啊!

晚上的时候,走到了顶楼,我没开灯,又看见了半楼的明月光,光彩熠熠。想起前一晚上做梦梦见弟弟说没钱花了,我赶紧打个电话去问问是不是真的没钱了,这一天天过的,都抽不出时间和精力来打电话,不知道弟弟还好么

打了很久的电话,洗好衣服,洗好头发,就趴在床上看王小波的情书,似曾相识,所有的情书都是这样浓烈急迫的吧?凡幽闭日久,必将有喷薄热烈的感情,然后,就必将有一个出口,或者是一个计划,或者是一个女人

看那些回信,觉得真正是所有的在幸福中的女人都有一个担忧,那就是浓情日久易销,我们相信真的东西比较不容易消退,所以,总是在想这幸福是不是真的呢?灯火阑珊,最难消的是回忆,未曾有过就不会黯然神伤。看这些书信,男的总是想要告诉你此刻的真挚,女的总是不确定未来,迷局啊

最忙的一个周末

那天收到一大捧香水百合,天色已暗的时候,站在超市门口等所谓的“去买点吃的”的人,然后,车流穿梭中,看见十字路口骑着单车一手拿花,笑得一脸灿烂的木头,像是一团棉花糖一般飘过来,平安夜,我首次收到如此正式的鲜花(*^__^*) ……

其实,平安夜和圣诞夜都是很忙的日子,有人忙于饭局,有人忙于公文,圣诞夜我掏出来2009年元宵节买的烟花,在木头的小窝,那个长了羸弱的一垅垅小蒜苗的屋顶,光辉灿烂地燃放,然后,掏出苹果来,一口一口地啃掉

周末可能是本年度最匆忙着急的周末了,周六一早,吃个早餐就匆匆打车去长途汽车站,拎着最简约的必备品赶9点那趟汽车,然后直到下午4点到达,坐1个小时的公交车回到姐姐家,等姐姐姐夫下班,吃饭,看初初小盆友的VCD,洗澡,查对好第二天一早要的东西,睡觉。

周日早晨7点,听见外面风声雨声凌乱地响成一片,我的心唰地凉下来,天气不好,赶往考场的路变得恐怖。姐夫说先送我去考试,再去上班。想到没时间吃早餐,于是,急急煮了一点粥喝了,穿上姐姐的大衣缩在摩托车后座,那叫一个凛冽的寒风啊,等到开考时间到了的时候,摩托车停了,我从雨衣里面钻出来,看见天上下的是密密麻麻的雪粒,周围是乱糟糟的人群,都是迟到的人,在找自己的考场。折腾很久,终于找到教室,大家都在刷刷刷地写字,我匆匆奔进去,开始紧张的答题,一直到11点交卷,全身都要冻僵了,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见白得不像话的脸,觉得像是一张工笔画。

中午肯定没时间回去休息的,于是到处找肯德基,学校附近的可以休息和吃饭的去处都是爆满啊,终于找到了一家华莱士,我挤进去,抢到一个位子,看着点餐的地方拥挤得水泄不通,等到人少一点的时候去点了一个鲜虾汉堡一杯牛奶,然后就这样坐了一个中午,早上只喝一小碗稀饭,汉堡又是我不爱吃的东西,还好肚子不觉得饿,随便打发一下又要开始下午的折腾。听见对面一对情侣在讲枯藤老树昏鸦和王实甫,我心里默默地纠正:是马致远,然后就觉得这些看上去拽的不得了的人,原来也分不清马致远和王实甫啊….

下午开考前在寒风中站着,等待教学楼开大门,挤在人堆里,沉默地听这些志得意满的人三三两两高谈阔论,我在想:这些人,哪里来的这许多膨胀的自信?我总是习惯安静地站在人堆里,把脑子空一空,调整自己的状态。等到进场,又是一段长长的奋笔疾书

终于全部考完,人潮涌动,姐夫来接我,等到他办完事,已经6点多了,要送姐姐赶火车出差,一切都完毕之后,寒夜里的摩托车风驰电掣,到家就熬了点粥喝,终于可以喘口气歇着,等凌晨去赶我自己的火车。

凌晨1点,姐夫和我打扮得像是两个奥特曼,空旷的街道上呼啸着往前

原本以为能够赶上那趟早晨7点的火车,结果,这趟本该6点多到达的火车晚了一个多小时,彻底熄灭了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在9点出现在办公室的想法,于是,不可避免地在马不停蹄地赶车的过程中,接到了3个领导和同事的追问电话,可怜的我啊,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在中午11点40终于饥肠辘辘地站在房间门口坚实的地面上

然后,又要开始一周的加班加点

天凉

天气有些冷,湿漉漉的空气潮得有些凝重,像是一脸撞过去就会湿嗒嗒的洇湿鼻尖。我觉得冷了,化不开的寒凉,看着地上的碎玻璃片,更是懒得伸手。

是昨天晚上三点钟,爬起来烧热水,然后,就碎了一个漂亮的玻璃杯,咣当一声在半夜,我蹲在茶几边喝水,看水壶的不锈钢表面清晰无比地照出我的脸,捡起玻璃杯碎裂的底座,剩下那些细细碎碎的透明玻璃片

我窝在松软的被子里面,睡不着。看窗户外面的灯光暗暗地打了个光圈在天花板上,这个时候的街道,连辆经过的车都没有

四点多了都还没有睡着,只听见一只巨型蚊子像个小型轰炸机一般,嗡嗡嗡地从左飞到右

这破天气,快点好起来吧,我真的是看不得老天这细雨绵绵的虚弱样!原本好好窝在房间的,却又要收拾东西下乡,参加一场无甚新意的考察

这几天

12月10日的那天,阴雨多日的天气收了湿漉漉的神色,水洗多时的水泥路干了,颜色有些发白,喝了豆浆吃了包子,想着今天要把忙碌多日的报告最后定稿,发往上级单位,总算可以歇歇了。谁知九点钟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的手机,是苹果师兄焦急的声音:身上有没有现金?GZ现在在医院,你帮我去看看好不好?好不好?我,我没办法了,你去看看,你一定帮我去看看….他哽咽着,我心里立马着慌起来,前两天还去看挺着大肚子的GZ,说是预产期是1月份,突然就在医院了,我扔下手里的工作就去取钱,打电话给苹果师兄的妈妈,老人家也是外地人,一口方言,说也说不清楚她们在哪里

给H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来帮忙,我不知道GZ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出问题了,苹果师兄又还在澳门,老婆和老妈一个怀孕出现异常一个茫然无措,我祈祷着不要出事……

还好,只是胎儿早产,她们家千金只是不想继续在肚子里面闷闷地睡觉,想要换个地方,换到肚皮外面来,喝奶,流口水,像小猫一样哭,像花一样笑….

我去的时候是九点十分,宝宝刚抱出来,还要输氧,GZ还在产房里面,我去帮她们交押金领日用品交住院费,H被我指派去超市买奶瓶奶粉还有保温袋,忙乎了几个小时,GZ还是没有从产房出来,我焦急地几次到了产房徘徊,总在疑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还好,总算看见她被安全地推出来,右手居然举着一个保温杯,我心里笑着说:这个妈妈是举着个奖杯呢!O(∩_∩)O~

等到一切都安置好了,我看见外面干干爽爽的天色,给苹果发短信:你家宝宝带来个好天气呢!

这一天,我们都忙忙碌碌,给GZ弄面条买蛋糕,给宝宝泡奶粉弄保温袋,年轻的妈妈一直是微笑着,小宝宝则总是闭着眼睛睡觉或者闭着眼睛哭,只是有一瞬,她抬起右眼第一次瞄了一眼这个陌生的世界,等到我抱着她去打预防针,打完出来,在走廊上我看见厚厚实实的一大堆衣物里面的她,陡然安静地睁开了眼,我看见她黑黑的眼珠如惊鸿一瞥,几秒钟就又闭上了,安静地睡着,这是她人生首次真正地睁眼吧,看见的居然是我!这算是对我的嘉奖么?O(∩_∩)O~

忙得中午饭没吃,晚饭吃的鱼,干妈给了四条,吃了两条,很香,H的厨艺真的是没话说!

11日是一天的学习十七大四中全会精神,天气十分的好,中午热得冒汗,赵老大过来一起弄中饭吃,剩下的两条鱼就被干掉了,当然,我是那个等饭吃的人,还很不厚道地说大厨的鸡蛋没做好O(∩_∩)O~

因为上下午都要点名,课程也安排的很紧,所以,直到晚上才抽到空去看GZ和宝宝,那个刚刚升级为爸爸的人还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看了看睡得很香的宝宝,像是比昨天又更漂亮了

晚上跟爸爸打电话,告诉他我这两天的两大重要事项汇报,他很开心,跟我说要多想着给别人帮忙,多做点有用的事情,爸爸说人活在世上,不给人帮忙的话,活得太孤单了。孤单这个词,爸爸总是会用,我有时候觉得,或许爸爸最怕这个词里面深深的忧郁

挂了电话很久,我都还在想爸爸说的几句话,他说要学会好好待人,待人不是待别人,而是待自己,如何待人就是如何待己。他说要多做点事情,牛就算拴在树下也是会老的,珍惜力气是最愚蠢的行为。我总是在想:我有一个宽厚睿智得多么无边无际的爸爸啊!

12日,周六,天晴。陪H买衣服,逛到脚疼,中午很晚才去赵老大家做饭吃,为了一碗红烧肉,我跟瑞丽在房间吃着酸萝卜嗑着瓜子看着电视等两位厨师在外面烟雾缭绕地忙完,总算开饭。然后大家都吃很饱,晚饭不约而同各自在小窝里熬粥喝粥

晚上本来是我提议去散步的,目的是为了不因中午的红烧肉而长肥,岂料,两位男士最后选择了在某处夜宵云集的路口歇脚,理所当然地进了某个红彤彤的帐篷,点了炒田螺炒粉之类的,于是,我所谓的目的完全完全被无视并且被蹂躏了,带着辛辛苦苦走累的腿和撑得饱饱的胃以及满脑子的罪恶感睡觉了

13日,周日,雾。没吃午饭,吃了两个武大郎烧饼,纯粹是为了慰藉我在济南培养出来的大饼情怀。接了爸爸的电话,说的是关于我的问题。那些我自己只能选择回避的问题又再提起

给姐姐邮了两箱脐橙过去,她告诉我大姐又买房子了,正在签协议,每月房贷都六七千,要我想想都觉得恐惧。

突然想买一本几何或者物理之类的题库来做,练练脑子,省的锈掉了

走神一会儿

这些天,我一直想努力好好学习,希望生活真的可以天天向上!

可是,忙是忙了,自己的预计事情一项没做,倒是工作上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大堆大堆地堆上来,又是总结又是考核搞得焦头烂额~~~~(>_<)~~~~

走廊里就只听见我噔噔蹬、噔噔蹬在各个办公室穿梭,找这个要资料那个问情况,本来是大家一起做的事情,全要我自己去搜集情况,然后这个改那个改,你说这个漏了,他说那个没写到,完了都很轻描淡写:这不能怪你,你不了解情况,这个东西一定要熟悉全部情况的人才能完成的…..有的还加上一句:以前这个东西都是我写的,他们没有一个写得了!……….你!…好吧,我不说脏话!不说脏话!

我不禁努力回想:去年的总结我是怎么写出来的??

抽个空抱怨一下,抽个空想一点开心的事情。美好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比如说每天吃好吃的叶子菜,比如说上周末去师兄的小窝吃他亲自下厨的大餐,还附带可以看他将成未成不知是否能成的女朋友,记忆犹新他炒的美味西蓝花,还比如说赵老大的准夫人送我一袋脐橙……

跟爸爸妈妈打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估计都快俩小时了,听妈妈笑眯眯地抱怨:你爸啊,做什么事情都非拉着我一起。我说:那多好啊,两个人可以聊天说笑话。我妈:他最喜欢拉着我讲话,啰哩八嗦的,大半夜做了个梦都要把我喊醒,非要给我讲他做的梦…(*^__^*) 嘻嘻……这就是我那情意绵绵的老爸老妈啊!以前家里一间房简单地隔两半,我的床在上半间爸爸妈妈的在下半间,半夜醒来总能听见爸爸的声音:**!**!醒醒!我跟你讲个梦!妈妈就含含糊糊的声音答应几声,爸爸讲了半天,反应过来:嗐!你怎么又睡着了?快醒醒!…..

每次都会跟姐姐很羡慕地聊起爸爸妈妈的可乐事件,结论总是他们俩真是越老越黏糊!呵呵。

搬办公室了,现在我的办公室跟卧室共享同一堵墙以及墙上的同一道裂缝,我总是拉开房门,不用跨进走廊就可以一个脚在房间一个脚在办公室,我跟姐姐这么形容:姐,要是说我之前上班在不被发现的基础上可以溜回房间吃半个苹果的话,那么现在可以吃两个了。(*^__^*) 嘻嘻……不过,办公室大了,更觉得冷了,也没伴了

想起来那天做的一个梦,算是2009年度我做过的最美丽的梦了。梦见跟爸爸在一起,看见我们家的小院里,李子树梅子树全部开满了玫瑰花,梦里我还一直欣喜地描述花的颜色:你看,乌红乌红的呢!……你看,真的是乌红乌红的呢!…然后,在篱笆边上,开满了一排金黄金黄的向日葵,我正要惊喜地冲过去,结果里面冲出来一头牛,头上是红色的玫瑰花,屁股上满满是雪白雪白的玫瑰花,我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它倨傲地狂奔而去。我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多美丽的色彩在梦里,太值得我记录在案了

这几天都是雨绵绵的天气,办公室阿姨在走廊里还看见了小鸟雨中的奇迹,它们或者仅仅是一个它,把一根树枝垂直墙壁插进去一堵水泥墙壁的小窟窿眼里面,成功地在周围无任何依靠的墙中间创造了一个平台,横树枝上面悠闲地停着两只小鸟歇息,对于它们来说,还真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人类没有梯子是不可能可以攀爬在那快十米高的墙壁上插那么一根树枝的,惊叹啊!

明天啊,希望可以顺利一点,别再折腾我了!我自己的计划看的书计划做的题一个都没有完成,快疯了!

明月光

这几天晚上都在走廊上看见月光,很亮,我总是觉得像是走在前朝某个静悄悄的走廊上,查了下手机日历,原来今天是初六呢,大寒,原来不是十五啊…

晚上出门的时候,大街上到处是灯光,不管是昏黄还是明亮,总归是处处清灯热影,丝毫都感觉不到天上下来的明月光,月亮光也是很不喜欢侵扰的啊,有这些在,每天的满月缺月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月光之下,我总是有些幻影幻觉,觉得不像今时今日,空气都有些往事的味道

晚上总还依旧是多梦,爬人家院墙,秋天金黄色的稻田和美得不像话的树林,蛇鼠蛙横行的沼泽,最后甚至梦到在家过年修篱笆,这么一段段,背景全不相干,还总能合成一个连载故事

看了一本书,里面说时间是四维世界的第四维,还可以用图来画出来,事件与事件之间也可以算出距离,还真的离这些比实际生活要更高的想法很远了呢,那些学校里讲过的东东都忘掉了,昨天看了这本书才想起来,我也是学过虚数的啊!不长进啊,呵呵

办公室那位休假了,不用听到桌椅乒乒乓乓炸雷般的声响,没有一声加一声的长长叹息声,我真是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畅啊

更正:四个小时后,我很丢脸地发现,今天不是初六,而是十五。我的手机自动跳转为2010年1月20日了…….办公室阿姨很惊讶地听到我说冬至已经悄无声息过去了,说是怎么没有进补的提醒呢?然后很肯定地说冬至一定没到,就在我死咬着大寒在冬至之后的论断之后,我翻开手机找冬至,才发现,原来我的手机日历错掉了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