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聂飞飞毕业

这几天是大晴天,阳光灿烂到刺眼的地步,晚上的月亮也显见得闪闪发亮,晚上的时候,洗好了头发就坐在地板上,关了灯看月亮。月亮亮光光的,照得到处都是透亮的,有种浩渺空灵的味道,房间外那片小菜地茂盛得很,月影憧憧,看上去真有小农院的感觉,我就认真地坐着看,青蛙懒懒黏黏的“咕呱”“咕呱”,一声儿一声儿慢悠悠地咕哝,夜虫的叫声“吸吸吸吸”地连成丝,带点儿金属质感,还真不赖呢!可惜我的手机拍不出来这月影这晚云

安静的夜,被熠熠生辉的月亮当空一照,把那些黑魆魆的雨夜赶得无影无踪,高温天气,白日里感觉气温总是热而粘滞,晚上则是全部夏夜的清爽明净,我就这样坐几个小时也不觉得闷。

昨晚接了聂飞飞的电话,一张电话卡,我们聊到里面传来提示音说是只剩下一分钟,聂飞飞说这是她买的最后一张山大电话卡了,第二天就是毕业典礼……我也很久没有听过电话卡最后一分钟的提示音,几乎哽咽,那好,我们就不说话,只等着最后一分钟的通话时间过去,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

毕业之后,聂飞飞就总是这样,买一张电话卡,在校园里找到一个电话亭给我拨电话,然后一直打到那句“您还可以通话一分钟!”。用一张卡打一个电话,她把这一整块时间给了我,而现在,世人多得是见缝插针的敷衍和应付,我有时候觉得,那些卡里面藏着的时间都是有标签的

今天是你的毕业典礼,亲爱的聂飞飞,恭喜你!

昨天听见电话里你那边的女生在说:我是不是又胖了啊?那么熟悉的语气声调,那是所有的女生宿舍都会不时响起的问话,带着希望得到否定回答以及自己底气不足认命无奈的语气。对外总是脸上刻着:“我不胖,我很瘦并且还在瘦!”这样一句话,可是回到宿舍自己的姐妹群里面,总还是要老老实实地接受评判O(∩_∩)O~

聂飞飞,听说你胖了,我觉得挺好,呵呵,因为我也没瘦

单位这三天在搞活动,为了庆祝七一,女子组乒乓球有6个人,我这样水平的毫无悬念地荣获参与奖,下午是拔河,两队人马都不愿意接收我,所以,我是拍照滴~~

我的感冒还是跟蜗牛似的,总不见好,不过也不见严重。喷嚏打着,咽喉哽着,听力模糊着,不过还好,下乡暂缓。

我还好 谢谢你

上午忙着洗被套洗毛毯,上次穿着衣服直接倒在床上就睡着,结果把衣服上的金色细沙类粉粉蹭掉了一床,全部细细地嵌进了毛茸茸的毯子上,昨晚脸贴在床上,看见当作床单的毛毯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的光芒,星星点点掩在绒绒里,所以,赶紧撤下毛毯,洗之。

折腾很久,理所当然地,到中午才清洗完毕。我不管这天色如何,反正是大大清洗一遍床上用品,阴天微晴,看来要几天才能干了

打开电脑,在校内上看见一条留言:文子,最近工作好吧。你们那发洪水,你那边可好?2010-06-25 22:12

我心里是诧异的,猝不及防的温暖。他跟我并无深交,大学四年总是勤奋腼腆,大四毕业前夕,所有的关于论文的事情都是他联系我,因为他是组长,从开题报告到之后所有的指导老师要求提交的资料,每一次都是一封电子邮件,一份他自己完成的样稿,我就照着写一份。他跟隔壁宿舍的女生细水长流的感情终修成正果,看他们照片他都朴实温厚,算是我们班的模范情侣了。居然还会记得我,记得我的家乡,居然还像以前一样,同学情谊能不牵不连也维系至今,至少记得问问我还好不好,颇为难得

谢谢你,谢谢你记得!因为这条留言,今天的天色像是都亮了几分o(∩_∩)o…

自己忙忙碌碌的生活中,能够记得问一句遥远地方的朋友在突发事件之下是否安好,已是一片难得水晶心

大雨滂沱,连日不晴,这里的郊区乡野,已有部分遭灾,下乡之时总能看见河水暴涨,但是,我还好,谢谢你!

这里接连的阵雨,前几天听说有个村庄已经被淹了,看见拍下的视频,村民们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想一想我离他们有多近,毫无疑问的水灾近在咫尺

昨天下乡,傍晚7点半坐车回来,看见外面的河水溪水都涨得满满的,小小的桥浅浅地在水面横跨短短一段,到处都是水浸润着,有的路面在小车经过时,两边就飚出很壮观的浪,而有的时候,车轮滚动是用淌的,我开着车窗,能听见安静的哗啦啦的声音,渐渐夜变得深沉,车灯照出前面的路,有些像是在海上

阵雨一阵一阵地下,雨停的时候会有些热,还能出一会儿热烈的太阳,可是,转瞬间,又是噼里啪啦的大雨点砸下来,那天听谁说的一句话来着:这雨再下,不用等2012年了……

今天跟干妈一起吃饭,聊了几个小时,她的脑血管萎缩开始变严重了,说话有时候都开始磕巴,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对于她日渐消失的记忆力,渐渐迷蒙的视力,到底什么才是有效的?你要健健康康的啊

很久没有吹巴乌,居然已经没有力气吹完一整首曲子,中间必得停下来换气,甚至手指也会酸疼,看来要加把劲多练练了

为了你的眼睛,我希望有一片平原

在家的时候,爸爸念叨着:上半年是621,下半年是823.然后眯着眼睛告诉我,这两天就该夏至了…妈妈抿着嘴乐:说话神神道道的,让人听不懂。后来爸爸笑着告诉我,这是一句劳动人民总结出来的有关节气推算规律的谚语o(∩_∩)o……

夏至了……

这两天突然很喜欢读诗,坐在地板上一页页翻,门外是每天晚上的阵雨,我觉得翻开的书页带起了风。一直不喜欢现代诗,甚至外国诗,觉得那些松松散散的句子感情有一些过分外露的夸张,现在突然觉得还好。

彼特拉克那一句:姑娘啊,看你的过失,我的绝望!我觉得比所有那些对心爱之人所作的正面的夸张描述都要深情,世间流传的关于他和劳拉的爱情,我觉得都在这一句里了

那天我坐在房间,喃喃念叨那些我喜欢的诗句,不成篇章,却觉得津津有味,忍不住拿纸笔零零落落地写下来,满心欢喜。

为了你的眼睛,我希望有一片平原……

端午节

端午节前,一天的火车,走到门口,是外甥女初初笑着奔跑过来,一头撞进怀里,稚嫩的声音喊:小姨!心里忍不住就笑开了花

在路上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换车,总能在刚刚好的时间收到爸爸的短信:到哪里了?原本说想悄悄地回去吓他一跳的,结果,依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o(∩_∩)o…

桌上放满了刚刚敲下来的李子和杨梅,还有粽子。李子树上红红的,竹竿敲下来,一个个都摔裂了口子

摔裂了的李子
摔裂了的李子

 周一到周三,巨热。三天的假期全部是大喊大叫地陪着初初闹,我们玩开火车的游戏,沿途停靠所有能够想象出来的美好的地方,包括河马的家、长颈鹿的家等等,然后初初小朋友在想象的空间购买了所有的好玩好吃的物品,有时候初初会笑眯眯地:小姨,来,牵着手,我们跳舞吧!然后就是全家总动员,打开音响,拿起话筒,唱歌跳舞转圈圈,她指挥着:你,唱歌!你,牵着手,跳舞…..每一个人都按照初初的指派,或唱或跳,或站或坐,甚至78岁的奶奶也在乐哈哈转圈,就是这样,忙得没时间吃饭没时间喝水,纯粹是玩儿,凌晨,我们还在加班加点地玩儿(*^__^*) 嘻嘻……

第三天初初回家了,在门前的马路上,高大的白杨树整齐划一地在路两旁哗啦啦唱歌,我跟初初撑一把小遮阳伞,蹲在路边等车,我现编了两句儿歌:初初是朵小蘑菇,小姨是朵大蘑菇。小朋友就乐滋滋地认真唱,就这样,大蘑菇悄悄留在路边挥手,小蘑菇被抱上汽车,在挤挤挨挨的人群中不停地喊:小姨快上车啊……

这三天,唯一与初初无关的大事情就是买冰箱,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说服与反说服,论证与推翻,爸爸终于被二姐二姐夫说通,同意他们给家买个冰箱,初初第一个举手要去,所以我们浩浩荡荡地搭车去商场,历经了大为光火的催促送货问题,终于在第三天,冰箱正式入住。

第四天,下大暴雨。倾盆而下,奶奶的鞋湿了,正好那个专用烧大锅的自制炉子炉膛里烧过了火,热乎乎的,正好用来烤鞋

烤

 奶奶穿得是自己纳的鞋底的布鞋,一如她一向的穿衣风格,清淡素净

奶奶的鞋
奶奶的鞋

 大雨停歇,屋后的一块大青石古意盎然,年深月久的浅浅青苔,粗粝的石面水洗之后沁凉,上空的小蜡树开了花,被雨打地细细撒在石头上

大青石
大青石

 

雨后的竹林分外青翠,长身玉立潇潇疏疏的样子,底下却因为漏下的一角阳光以及随意丢弃的芋头,滋生了一丛,像是陆地生就的睡莲,安静又清凉

芋叶
芋叶

 在家的每一天,我都起很早,不用看手机,有时候会被那群小鸡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有时候是木格子窗棂外面爸爸轻轻放下农具的声音,有时候是突然嗅到了清晨的味道,迷蒙着双眼就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厨房去看妈妈忙忙碌碌,或者在院子里看满院浓得化不开的绿,那破旧的旧牛栏,在晨曦之中显得那么有山林之气

晨曦
晨曦

 

 

 印象最深的那个晚上,是周三的晚上,那天初初已经回去了,我们开着音响,围着一本曲谱,妈妈拿话筒唱歌,我们三个,两个笛子一个二胡,伴奏得气势磅礴,带上老花镜的妈妈,认真地翻开一页一页曲谱,把每一个会唱的歌,用嘹亮的嗓音对着话筒唱了一遍,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洪湖水浪打浪》、《我的祖国》《红梅赞》…..到《北京的金山上》、《东方红》,每一个经典老歌,我们敞开了嗓门,后来我直接拉着二胡跟妈妈一起喊,不过,她唱的是词我吼的是谱。我们严丝合缝地合着节拍,我看见了爸爸妈妈四十年前的金曲岁月,嘹亮而激情

这是如此欢乐的时光,我们兴高采烈地给妈妈伴奏,听妈妈唱歌,像是回到那个年代,每一曲都是经典

 

夜来香
夜来香

怎么好

他给她放交响乐,说是自己好不容易能听出点意思来,他说:我不像你,有钢琴底子…她说:我真后悔浪费那么多时间在钢琴上,那么一大队人马过来,分明是叫人弃甲投降,她却说交响乐那么吓人,还不是那么一点意思….就是这样,他尽力装作很懂的样子,可是分明是赶不上她的终究

门一关,满室的锦绣珠玑,沉静缱绻,兜兜转转的交谈遥遥形容的是满心欢喜,他们读书,写字,看画,坐在廊上并排坐着看天,做一切看上去无比清淡的事情,只是有些东西还是渐渐转浓,她形容他是金粉金沙的沉静

这样一个人,日后是怎么渐渐变化的?

肚子痛,下午窝在房间,躲过了每日一室烦人的长吁短叹。接到电话说买了票,觉得渐渐安下心来,挂了电话又慌慌张张地想,忘了问是不是星期天的,千万别买差了才好…东想西想,左担心右担心,满心欢喜全是慌张

妈妈电话里说肚子痛要去看医生,我想我自己怎么去看呢?没有人揪着我去我是难得动这些念头的,就像右肩的硬块,妈妈念叨了四年,要我自己在济南动手术割掉,直到离开也没动过,等到去年过年才被妈妈急急揪着去割掉。这么大了,我还是什么都不会做,妈妈不做豌豆糯米饭,我就吃不上,妈妈不蒸糯米酒,我也就吃不上…这可怎么好

妈妈说家里边左邻右舍的今年全在打糯米,预备扎粽子过端午,哎呀,一家家都复古起来了,喜欢起粽叶糯香来…听到复古这个词,我忍不住笑起来

出乎意料

上周末的时候,为了迎接接下来的一个七天的上班周期,邀着瑞丽他们去郊外走走,赵老大说去看看他们办公楼后面的山,然后就去了,太阳那么晒,走到山脚已经是日落西山,原本没有想要怎么来写,因为其实也就是一个探路的过程,长途跋涉到了山脚,然后就回,可是,有几张照片,总还是带着点出乎意料的美好的

e59bbee5838f0378

 这个池塘,原本想要拍出那清凌凌的水色,结果却是那毛毛绒绒的天色抢了镜头,氲开的暖橙色,遥遥的草色也是化开了,带点虚浮

e59bbee5838f0370

路边开了一片黄灿灿的花,我很兴奋地要拍照,另一个人也很兴奋,他说:咦,这里居然有波斯菊!我嘟囔:野姜花或者太阳花吧?我总是觉得波斯菊是大朵的,能当帽子的,回来之后百度,原来真的是!

昨天坐车出城,城郊是漫天的波斯菊,全部是这样开得黄灿灿的明丽色彩,不管是坑坑洼洼的黄土路边还是废弃的厂房旧园,铺满这样张扬的花,不像是野生也不像是家养,真是奇怪,不认识它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么张扬的生长,认识之后却能发现,原来已经到处是它了!

e59bbee5838f0381

那天用手机拍的照片,有一张的效果出乎意料,我是被那片白芒感动的,长在那里那么美,兴冲冲就去拍,没办法调焦距,因为手机一调焦距就会模糊,拍完之后我就觉得肯定没有拍到,因为一看画面全是黑的,还好回来在电脑上看,是另外的一番效果

只是我看见的微微茸茸的白芒,是拍不出来的,那一片晚风里柔而伤的感觉

———————————————————————————————————————————————–

下乡回来,天上的雨已经变成了下猫下狗式的下法,回来的路上看见山间居然已经冉冉升起来白色的雾气,山林杳杳的样子,想要拍,却因为开车的老师傅实在是彪悍,那速度加上那罕见的弯道,我就只能在车里撞来撞去

下午是预备休息的,雨那么倾盆倾缸,上班前的一小段时间,窝在房间看电视剧,里面上海小吃甜糯软烂,我也就掏出那包小红枣一颗一颗地啃,看见戏里面的张爱玲遇见胡兰成,初初遇见,初初的欢喜缠磨,她说:如果你就坐着不说话,我还是能写的。他说:好,那我带本书来。她给他写信,自己走路去,一直送到信箱里,然后回去,在路上买烤白果欢欢喜喜地吃。急急追出去的他,便有些欣喜的微微怅惘,在路口张望

这是相惜的美好!

我固执地坚持有些事情一定要在刚刚好的时间发生,那才是美好,如若错过,那么那份美好就随着过去的那段时间死去了,补是从来补不来的

故事

看了一点点张爱玲的故事,刘若英演的,觉得那只是张爱玲的际遇刘若英的故事,开头的那段在国外的时候,那些有鹿出没的雪地和树林还是挺好看的,只是故事的后来,怎么就那么俗套呢?

刘若英怯生生的,带着些小可怜的闷,我想,张爱玲肯定不是这样的,她的倔强和清冷,落魄也应该没有哀伤的

跳着看,有时候偶尔看见里面有张爱玲的影子一闪而过,就像那一出小时候的张爱玲,白色的袜子半趿拉着黑缎小鞋子,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津津有味地在门缝里听昆曲。虽然看着看着没觉着是看张爱玲,但是,里面那些场景看着还是有些味道的

刘若英是温暖的,演不来那种清冷和疏离,那些传奇的际遇,搁上她,便渐渐染了烟火的人间温度。

只是一个刘若英的故事吧

尽欢

最近不常出门,只是清早会出去吃早餐,那个时候的天色总是淡淡的,7点多,太阳还没有全醒,疏疏淡淡的街道看上去安静得很,所以,无端的嗅觉就特别灵敏,满大街的都是浓浓的花香,那是我所熟悉的味道,在山大,春末夏初,小树林边上的那株小蜡树,繁繁复复,微黄的小碎花铺满了树枝,像是雪里调了蜜,香气浓稠到几乎有了重量,空气里满满溢溢的香,那个时候那株树上面挂了一个牌子,说是女贞,我跑到图书馆拐角那株树边翻那张牌子,也是女贞,什么木犀科之类的,可是,它却并不开

这里的街道两边,一棵一棵种的全是小蜡树,这个时节望过去,全是层层覆雪一般,一开始的颜色白里透着一些青绿色,之后渐渐像是熟了,也是雪上染蜜一般,经过树下的时候,能看见地上细细的落花,均匀铺了一层。特意查了一下百科里面的小蜡树,花的形容:花药黄色,稍被白粉,具短果柄,花期5-6月,果熟11月。

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花,一树一树的,没什么特别惊艳的花瓣形状,只要是开的时候有一股绚烂的气势,可以大朵大朵地开在树上,也可以细细碎碎铺满枝桠,或者猩红热烈烧出一树火焰,反正,只要开得尽兴

人生得意须尽欢

贼来了

姐姐打电话来,说是家里昨晚遭贼了。语气是惊异之中兴奋大于受惊,倒是我吓到了,她像是讲一件奇谈一样,兴奋地跟我开玩笑说:你不知道啊,昨晚弟弟在客厅沙发上睡得跟只小猪一样,差点咱弟弟就被贼偷走了….我狂汗啊!

据说半夜两点多,她听见有人在开门,赶紧推醒了姐夫,姐夫就冲出去了,在贼背后狂追,绕一圈贼又跑回来进了对面那栋楼,姐姐和她婆婆俩就趴窗户看,打了110 也没有抓着……

姐姐说:现在肯定好多人没饭吃了,没钱就跑出来偷东西,还好家里也没啥东西可偷呢…我看啊,我这姐姐的善良跟老妈一个样,家里遭贼一点都没有痛恨和惊吓,反倒是感叹别人吃不上饭,一副很理解的样子。要是我,早就狂骂那吓人且罪恶的小偷了,这么猖狂

晚上的时候,视频,姐姐像小孩一样很兴奋地跟我说:家里现在装警报器了呢!锁也换了,全部都是暂新的哦!我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姐啊!感觉跟初初小朋友似的,这么吓人的一件事情,她倒是新奇多过恐惧

初初小朋友偎依在舅舅的怀里,穿个小睡衣懒懒地窝在她小舅舅肚子上,散着漂亮的头发慵懒舒适得跟只小猫一样,唉,越来越可爱了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