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姑娘

今天洗了一天的衣服,终于把两包夏天的衣服中的一包干掉了,二十多件晒出去,满足感啊

晚上本来还想听我那个英语老师的,跟花菜庆祝一下万圣节,结果,人家今天公干一天,连饭都没得时间来吃,所以自己跑去超市,想买一个强效的蟑螂药,居然没有找到,拿了我上周就看中了的靴子就回来了

回来一看,挂着的QQ居然开始一跳一跳地出现了一个验证信息,点开一看,说她是火车上认识的女生,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

还是国庆回家闭关那会的事情,回来的火车上,旁边坐了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的女生,当时我穿的是一个黑色风衣,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她的牛仔短裤,挂着个包很休闲的样子,短发,手里摆弄着一个宽屏的手机,我看她的装扮,心想果真是爱漂亮的小姑娘,这天气,大家都穿长裤外套,也就她还露着双腿穿这么可爱了

三个人的位子,我坐在中间,里面靠窗的是一个瓜子脸很精致的女孩子,甫一上车就给妈妈打电话,语气很娇,不过对陌生人态度挺和善的,我笑着问了她到哪里,结果右边的那个小姑娘说话了,很热络地跟我聊天,原本我还以为她这个打扮的应该比较自我的人,不爱跟陌生人说话,结果居然很快就熟悉了

我也就是礼貌性地聊了几句,结果她很开心地问我要不要一起看电影,掏出来一个小型的播放器来,我俩就一人一个耳塞看了一路的电影,一开始她点开的是精武门,后来没几分钟我俩都很纠结,最后换了《给茱丽叶的信》还有《假结婚》,就这样,在车上看了几个小时的电影,我脖子都酸了,她则是一直举着播放器,估计累得更厉害,可是还是一脸笑容开开心心的样子

在她下车前,我们留了QQ号码,而之后,我就忘记了这回事。过了这么多天,她居然真的给我发来信息了,呵呵,挺有意思的小姑娘

我同意了好友请求之后,她就很开朗地跟我聊了好久,说话的语气还是很可爱的小孩子语气,很多吖、呢之类的语气词以及很多美少女的QQ表情,90后的小姑娘真的是很健谈,很开心地给我看她的毕业设计图,讲她喜欢的男生,完全不用我去问什么,自己全娓娓道来,还真没遇见过这么乐意跟我聊个人生活的女生,性格真是直率,不过就是太能灌人迷汤了,夸奖我说话好听就说了六次,好吧,其实被一个小姑娘夸奖真的还有点不太适应,像是自己凭空幼小了好几岁

性格开朗,脾气温和,会看重别人的长处而且不以自我为中心,很厉害了,呵呵,还很懂礼貌,我还真觉得她很有趣很诚恳,校园里的女孩子啊!追着问我喜欢什么,还很善解人意地依据她的忖度来问,我喜欢动漫,你喜欢动漫吗?…那你喜欢革命的东西?…关注政治吗?….呵呵,她问的我一个都不喜欢,看她这样锲而不舍,我只好告诉她我比较喜欢看点闲书以及中国的乐器之类的

这小姑娘说以后要我带她一起出去玩,她有一个很强大的愿望,那就是游遍全国,再游遍世界。我很汗颜,觉得这个目标现在离我还比较远

我喜欢这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像是不染尘埃在美少女动漫和童话故事中长大的一样,她问我公务员是个什么,是一种职业还是一份工作,公务员是不是都在看报纸,公务员做什么…..那个,我还真的不知怎么解释

搬家

这两天在准备搬家,虽说只是从二楼到五楼,可是还是忙忙碌碌地洗洗刷刷,三箱书满满的,厨房用具两箱,衣服鞋子三箱,这些提前自己运上去,剩下的就是把桌子柜子抬到走廊上去开水烫烫,洗洗抹抹各个角落,阳光下晒上一天,确保不会有蟑螂带上楼去,只是我也不确定开水能不能把它们烫出来

累坏了花菜同学,拿了钱给他去请师傅装锁买灯管,然后就是拖地N遍o(∩_∩)o…

因为发现上面没电,我赶紧打电话叫来了电工丁师傅,老人家笑咪咪的:你要搬上去就没电了?就欺负你小姑娘是不是?我乐:是啊,它们就欺负我来着,不过,你来了我就不怕了,欺负不着咯!老师傅搬个梯子拿着电笔查啊查,从五楼顺着线一直查到二楼,才发现,原来是跳闸了,就那两个房间还专门一个电闸管着呢,看见我房间隔壁都有电,我还以为被谁剪掉了线呐!

花菜把我卧室的窗帘卸下来一半,才想起来,诶?我不是还要住两天才上楼的呀?还好,扯巴扯巴剩下的一半还可以遮住这扇窗户,不然还得费力给装回去

一整天就是不停地烧水烫柜子,不停地拿抹布抹桌子椅子,还真被收拾出来一大堆的垃圾,不过,我觉得,真是穷家值万贯啊,我是这个也不舍得扔那个也不舍得扔,瓶瓶罐罐的都往上搬吧,呵呵,秀明昨天知道我要打包搬家就笑我是忙碌的小蚂蚁

现在还有两个问题就是我的大穿衣镜和网线,之前装穿衣镜的时候是请师傅来装的,那专业的大圆平钉子没有专门的工具是很难弄下来的,还得请人来从墙上卸下来,再装上新地方去。还有网线得牵到楼上去,还不知道够不够长,从上往下放容易,从下往上牵可就是个体力活了

明天再奋战奋战,就等着下周上班的时候请别的办公室几个年轻小伙子来帮忙抬东西了

看着空了一些的房间,想起来昨晚我收拾书的时候,翻出来那么多挺值得多看几遍的好书,真是不收拾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富有啊!那么多好书,有的居然还是英文原版,也就看了几页就再没翻开了,虎头蛇尾的看书习惯啊……

还有好多写满了自己心情的纸张,2007年在偏远山区的郁闷日记,好几张各类考试的准考证,厚厚一沓打印的各种学习资料和有趣知识……仔细看看,原来两三年前我还是一个如此上进和乐观天真的好学生啊!我很自恋地自己默默敬佩了一回两三年前的我自己

冷啊

天冷得不行了,僵着手指打字,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不会调节体温的人一样,天热手脚就发烫,天一冷手脚就成冰,穿的毛衣,结果下午走出去洗照片,在那长长的小巷子里,风一吹,冻得直打哆嗦

下午上班的时候,跑到各个友链去观摩了一回,就是看看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吃饭睡觉上班升职再无他想的人之外,还有一些认真笑认真想认真玩的人,看看他们都在经历一些什么,给这个冰冻了一样的日子也来点不一样的视角

翻一翻人家的爱情,看一看他们现在的生活,还有一些漂亮的照片,今年我自己走过的地方不太多,只能看看别人的照片,想想向往的旅程,生活虽说不是全部在别处,但是总还是需要有一些离开和回来,这样才能更加体味一个地方的好处,学会客观和宽容

很喜欢那些充满激情的人,或许也是按部就班地生活和工作,可是,他们不像我一样清淡地过着,他们清晰地知道要跑的方向,热烈地生活着,热烈地爱一个人或者一件事,错了也不会把心沉下去

明天要下乡了,找不到好穿的厚衣服,翻来翻去全是黑色系的外套,这刚买的黑色牛仔裤根本就配不好,以后买外套可得记住买点别的色系的了

乱想

最近睡眠不太好,不是失眠,是睡得很累

秋天的席子凉飕飕的,干脆把被子垫上一床,找出来只用过几次的被套再套了一床盖的被子,一直端坐在椅子上一个夏天的大熊也横卧着当枕头,这下,我的床就变得色彩斑斓并且看上去温暖的不行了。深深的鹅黄,温暖的毛绒棕色,加上我不爱叠被子导致的堆满了松松软软皱褶的床铺造型,我觉得我一蹦进去就会被被子淹没O(∩_∩)O~

这几天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除了上班和吃饭,我一直在不停地洗衣服,而我的椅子上还堆着两堆待洗的衣物,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一定要买一个洗衣机!

桂花香了一段时间了,天一冷,看着这俩桂花树,就觉得瑟瑟缩缩的,可还是会闻到一走廊的桂花香,八月桂花开到了九月,挺不容易的啊!那天查一句古文出处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晚唐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觉得挺好看,洗练这一篇的开头和结尾我都觉得极好,“如矿出金,如铅出银”,“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想这个司空图,该是一份多玲珑的心啊!

渐渐适应了食堂的饭菜,每天的米汤浓稠香滑,我总是喝得肚子溜圆,其实我真的很爱食堂!忙啊忙的,居然就忙到了要准备目标考核的时候了,领导说要多出一个公告,我终于争取到了消灭他脑子里这个残酷内容的机会

有人要过生日了,可是,送什么礼物呢?想啊想啊想不明白

简单

昨晚做噩梦,半夜哭醒了,抹一把全是眼泪,那些满心惊惶瞬间清醒,是什么让我突然梦见你?但愿下回能梦见你笑颜如花

下雨了,秋雨一下,天就转凉了,把凉鞋换下,黑色系的衣服鞋袜开始上身。食堂的饭菜总是有些差强人意,但是,我还是觉得挺好,毕竟,免费的你还奢望什么精致可口或者大鱼大肉?不用自己做饭总是不那么觉得柴米油盐烟熏火燎,生活的内容像是一下子就简单了许多

不用看书备考,晚上一个人的时候也不那么喜欢上网了,挑一本闲书看,内容简单一点的,句子美丽一点的,在家闭关的那段清净日子让我也习惯了清清静静看书,只是少了家里浓郁的桂花香和门外酸枣树下行人的低声交谈,市声和村韵,带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不一样,放一点昆曲来听听,冲淡一点窗外阵阵的车声,以前很讨厌京剧那些依依呀呀的唱腔,浓墨重彩的脸谱,现在估计是真的心里年龄已经转型了,喜欢起昆曲里这些漂亮精致的妆容,水袖流转,流水一样软软流流的声音,清丽婉转,甚至特意放了一曲牡丹亭在手机里,连着唱词一起,回家跟奶奶一起听

明天就是霜降了,然后,就是立冬

妈妈的生日

那天坐汽车回来,花了6个小时,我又是一路晕着回来的。

正好是妈妈的生日,早上就跟姐姐一起打过电话回家,后来听弟弟说外公也去了,陪妈妈过生日,突然就觉得很想念外公,八十多岁的外公已经走不动路了,却还是叫人送了他到我家,看望他五十七岁的女儿,这种幸福这种温暖,实在是很难拥有。我也希望我五十七岁的时候,能够有爸爸妈妈陪着一起过生日,并且,我也拥有陪我的五十七岁的孩子一起过生日的幸福。

直到昨天晚上,我才有时间往家里打电话,跟外公聊天。外公耳朵听不大清,但是,妈妈的手机属于那种音量特别大的,跟对讲机似的哇啦哇啦响,所以,我跟他说话他还是能听清的。我问他身体好不好,问他是不是在家多住几天,外公很高兴,说有我这样的外孙女儿他觉得很好,问我说上次不是听说要回去看他的怎么没去,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说过两个月等放假就去看他。

其实,一直以来虽说跟外公特别亲,但是,只知道自己喜欢外公不知道外公对我们是什么样的感情,直到爸爸也当了外公之后,我才了解,所谓外公,就是他满腔疼爱却很少有机会跟你表露的一个老人家

妈妈的生日虽然没有仪式,但是依旧过得很隆重。

妈妈一早就认真跟爸爸说:我今天早上要去肉铺砍一些瘦肉回来。爸爸很惊讶:为什么?你不是明天生日吗?O(∩_∩)O~我觉得她太可爱了,能够自己认真地给自己庆祝一下生日,这样的心态跟小姑娘一样。那天从早上开始就电话不停,二姐和我是早上打的,中午是弟弟打的,大姐打了四个,因为锐锐要给外婆唱生日歌一直都没等到外婆有空听,晚上则是姐夫他们,真的是热线啊,妈妈说她接不过来了,就分了一个给爸爸听O(∩_∩)O~

考试前后

考试的事情暂告一段落,过程我很喜欢,结果也希望能如我所料。
那天我坐汽车晕着去的,结果被告知不能提前去看考场,我想那我何必这么辛苦赶汽车,早知道就悠悠然地坐火车好了。姐夫给我订的宾馆位置很好,走路十分钟不到就到了考点,最有意思的是,宾馆的门口居然有狗市,考试当天我一出门,就看见明媚的朝阳照耀下,一溜很长的狗狗们,大小不一颜色各异,品种很多,一起在冲着我旺旺旺……
从宾馆到学校的这一段路,我很喜欢。没有很嘈杂很脏乱的地方,三三两两的女学生经过,背着大书包,穿着规矩可爱的百褶裙,一路有卖猪血粉的卖早点的洗车的,有琴行里面飘出来的悠扬的二胡声,一句紧跟一句的曲调是学生和老师的相跟相携,偶尔停下来轻轻的指点看上去那样美好,走过去是一路的各种学习班,舞蹈外语乐器等等,间或是一家茶庄,装修的门脸绿意盎然,不奢华,但很舒适
我吃了一个拌粉,一盅墨鱼汤,还买了一小瓶雀巢咖啡握在手里。学校的大门没开,大家都等在门外,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热烈地讨论或者安静地掏出书来看,我站在人群里喝我的咖啡,找回了学生时代静静迎考的感觉,是那种心安静到只能沉默的感觉,以前的每一场大考,我都是这样,抿着嘴安静地等在外面,不焦躁也不会再考前紧张翻书,只是等着铃声响起

我的准考证因为晚上点蚊香拿错了,把它烧掉了三分之一,准考证号和座位号已经烧毁,幸好还留了五分之四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监考老师没有为难我,只是表示了应该有的惊异就让我坐下了。

考试的内容不难,只是因为需要复习的内容太宽,四个部分的内容谁也不知道他会考哪一个旮旯的知识点,所以,很多人缺考,一个考场25个人,我是25号,坐在最前面,更加让我很静心,早早交了卷,回去翻翻下午考试的内容,中午的两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

下午的考试比上午更简单,因为范围更加确定,只是两门课程的内容,况且很多在实际工作之中已经熟悉了,所以,时间更加充裕。只是很抱歉的是,考场上那些人扔的几个纸条我一个都没有理会,坐在最前边,纸条飞过来我也不知道是谁丢的,素不相识的人,考前也没有跟我打过招呼,我只能趴在座位上睡觉,省的人家抱希望我会回纸条,我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了,除了后面座位的大叔的一张纸条我扔回去了,其他的,我都留在桌面上了

提早交了卷,我就回宾馆退房了。跟姐姐去逛街,等到了天黑,我们才回去。一晚上就是跟初初闹腾,她现在会主动亲亲我,看见她奶奶从沈阳给她带回来的一大盒子蚕蛹,我吓得面无人色,初初则是咯咯咯地笑,小手一手抓一个,她很不解:小姨,它没有嘴的,不咬人!我只能苦笑:初初,小姨害怕长得丑丑的东西….

因为我的反应如此强烈,初初更加兴奋,不停地喊我要跟她一起看蚕蛹,她叫它东歪西歪,因为它们在不停地扭来扭去,头部还能很激烈地转圈晃动。可是,我真的很害怕碰这种蠕动的甬状的活物,我害怕所有的软体动物,你可以叫我去抓一根人骨,但千万不要叫我碰那些软乎乎的蠕虫,连泥鳅都不行

还好,初初比较体贴,只是自己拿着蚕蛹玩儿,不会像我姐夫一样,丢在我身边吓我。后来看见她奶奶煮了给她吃,那种脑浆一样的东东,她抓着就往嘴里送,吃得津津有味,我只能站得远远的看。虽说那东西是高蛋白的,很有营养,可是,老天啊,我还是宁愿吃萝卜

初初还很认真地告诉我:小姨,这个里面有虫子的,虫子是长在树上面的,很高很高,长着长着就长熟了,长熟了就“噗通”掉下来了,掉下来就可以煮着吃了…..额,这个解释其实还是很恐怖

买的是第二天的汽车票,所以,我终于有机会送一下初初去幼儿园。一下楼就很开心地看见了她的好朋友程柔熙,她兴奋地大喊:程柔熙!嘿!结果,前面那个苍白的脸色的小姑娘很淡定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认真地自己继续一往无前了,看来,初初小朋友真的太热情了。还记得她爸爸评价初初跟她的幼儿园好朋友:程柔熙是个典型的小女孩,卢果是个小男孩但是性格内向,算是个假女孩,初初则是个假小子。O(_)O~

因为去的晚,我们初初小朋友打了卡,领了一张健康状态的黄牌,到写了Cathy的名字的储物柜放下书包(Cathy是初初的英文名),就急匆匆地跑下去做操了,到了操场,班上的小朋友已经一个牵着一个的衣服后摆连成了一个半圆弧,她兴冲冲地跑过去拽住了卢果的衣服,白白净净的卢果小朋友很纠结地回过头来掰她的手,不让她牵,好吧,看来初初小朋友真的人缘儿不太好,哈哈

其实之前一个晚上我一直在做一件比较不好的坏事,因为听说初初在幼儿园被一个男孩儿咬破了手,所以我就问她:初初,小朋友咬你你生气了没?

她表情乖乖的小声说:没有!

我再问:那你咬他了没?

还是小声说:没有!

再问:那你打他了没?

依旧是小声说:没有!

再问:那,那你干什么了呀?

她很自豪地大声说:我哭了!

………

我很无语,于是一遍遍教她学会反抗,学会揍其他小朋友,她一律摇头:不!唉,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善良呀!教都教不坏

 

 

 

 

 

考试

10号回来的,之后依然是紧张的看书复习,因为周末就该考试了,希望神保佑我这个只看了半个月书的人,嗯,我想,我想考一个满分回来吓吓人

所以,Z和秀明的电话我一直也没回,等我轻松地回来之后,再跟你们聊吧!

看书看得很努力,备考备得很认真,连篮球赛都推掉没去看,明天出发,提前看考场,祝我自己一切顺利!

国庆的低碳生活

国庆回家闭关看书了,没有电脑,没有电视,用秀明的话来说就是很低碳地过了一个周,生活真美好啊!

之前就一个人在南昌做项目,领导说了,什么时候做好就什么时候回家,时间自己把握。所以,五年的账务,我是用一种近乎迅猛的速度加班加点地看,好在,终于能在30号的下午将业务外勤工作暂告一段落,对方单位的领导送我到姐姐家,10月1日就窝在姐姐家跟初初小盆友玩儿疯了

2号是中午到家的,中途拦了一个省际班车,人家勉勉强强地答应带我,下车的地点就离家门口过了一段,结果一下车,就看见远处一个人影在一颠一颠地小跑过来,跑一段停几步路,我马上就猜到了,肯定是妈妈在路边等呢,看见我说的那趟车一路过去了,就一溜小跑来赶,心里那叫一个温暖啊,赶紧喊她别跑那么快。妈妈笑笑的,很英勇地一把就扛上我的包,回家咯!

家里的气温好冷,我带的衣服都是短袖,穿的还是一双凉鞋,到家赶紧找了个长大衣,换外套的时候,妈妈在一边看我照镜子,我说:妈妈,我是不是胖了呀?她皱着眉:谁说的,瘦多了,你那手指头就跟几个小棍子一样…额,好吧,我承认所有的母亲都是孩子胖乎乎的才安心,从此之后,在家一周我一天两到四个鸡蛋的进补,反正我是妈妈做什么,就吃什么,妈妈的心意,唯有接受

 带了一堆的书,我就关在房间自己看,中午,浓雾散去,艳阳高照站在桂花树下,回头看见这一盘辣椒,一个草坪,一床被子,阳光正好,真是有一种乡村的岁月静好的感觉
漂亮的风景
漂亮的风景

 4号的时候,爸妈要去紫盖山,叮嘱我在家好好看书。紫盖山的名字我听了很多次,也叫紫盖尖,要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到,一路柴草茂盛,据说我的老爷爷以前在紫盖山上守了一段时间的庵堂,庵堂是我老老爷爷的女婿,也就是当时我们的县太爷盖的,他告诉我爸爸说是每天清晨一开庵门,可以看见一朵紫色的云彩,紫盖山的名字,就是因为有紫云盖顶……

好晚的时候,爸爸妈妈才回来,回来就听见妈妈在喊我,我迎出去,她呼着气说累坏了,冬芒正盛的时候,路都已经被它们长没了,妈妈还在山上摘了一些野果子来我吃,喜滋滋地,像得了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一般,兴奋地问我:我摘了野山楂你吃,认不认得啊?在背篓里,去看看去!我就乐颠颠地跑去找

嘿嘿,妈妈摘的就这么零零碎碎的一些果子,几颗黄澄澄的野山楂果,几个毛栗球,一些茶籽

山楂子
山楂子

 傍晚时分,跟奶奶坐在门前,她拿她的老人证给我看,嫌照片没有拍好看,我忍不住笑了,这老太太,总是觉得人家把她拍得难看了,嘿嘿,其实也就是表情严肃了一点儿,证件照么,我们的身份证照更是难看,没几个自然的。不过,年轻一些的奶奶肯定很漂亮吧,所以不适应现在的形象了,照我看,现在的老奶奶能有她漂亮的已经不多了,O(∩_∩)O哈哈~

落日余晖草上鸡
落日余晖草上鸡

 

 在家里看书,除了吃饭的时候和晚上是空下来跟爸爸妈妈奶奶聊天的,其他时间都是坐在哥哥的房间看书,对着木格子窗,阳光透进来,把桂花晒暖,浓郁的桂花香就飘得到处都是。现在万载县城到处桂花香,绿化树有栽的是桂花树,满树满树的桂花,香透龙河两岸。家里的桂花树已经年过半百,更是开满了桂花,一树繁花细细碎碎的,开得很低调,但是那阳光下的暖暖香味却实在不够低调,总是引得人要抬头张望,看它繁花似雪的模样,静静立在屋角

在房里看书的时候,听见奶奶在屋外跟一个路过的老婆婆说话,得意地问:有没有闻到桂花香?你看,我家的桂花开得多好呀!我不由得微微一笑

桂花压檐
桂花压檐

 屋檐上压着一枝沉沉的桂花,旧旧的屋檐,香气沉沉的桂花枝低垂,阳光照耀,看上去凉凉的,香香的,还有一种园林的静美。我却总想拍一张能看清楚花形的,树太高了,就跑回去搬了一张长条凳垫脚,挑了一个最矮的枝条,使劲儿踮起脚尖伸直手臂才拿手机拍下一张

近桂花
近桂花

 

拍桂花
拍桂花

 4号中午,等客人来吃饭,老人家是个慢性子,一直到了一点多还没来,我就跟妈妈去后面一个废院子里找益母草,妈妈说方言里叫它们臭艾。荒废的院子里草木郁郁,阳光下浓绿一片,还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开得毫无章法却引得蜂来蝶转的,不一会儿就采了一把,翠绿的,细细嫩嫩的根茎,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益母草
益母草

 

益母草单株
益母草单株

5号,坐在家里,闲的时候就翻翻家里的族谱,我对这些都比较感兴趣。听奶奶讲以前的故事,看看那些像河流一样的家族延续,一个个书卷味道很浓的名字,文绉绉的号,生辰殁日塟点娶妻生子,简单的几句话,客观而不带任何感情,那些未尽之言,那些陈年往事,风光或者凄苦,全部都像谜一样。有一些人的名字,我认识,可是,就只有那么一句简单的话,生辰殁日,甚至还来不及长大,很多年以后,也会有人像我一样,摸着这个名字,想:为什么这个老爷爷,就这么简单的一句?

 6号跟妈妈一起去了县城,配了一副眼镜,拒绝了七八年的眼镜我又要重新戴上了,验光是左眼350,右眼125,真郁闷

9号的上午,准备出发去南昌,跟着妈妈去水库边上摘辣椒,看见大片的野花,星星点点开着

碎花丛
碎花丛

 在家的时候,还蹲在门前爸爸种的月季花前面拍花朵儿,菜园的矮篱笆墙边上的是一丛淡粉色的,高高的挑出花枝来,一朵一朵开得很高兴,矮篱笆墙上还低低地开着几朵花形很美的。另外的篱笆从下,有三朵极艳的,红得火焰一般,在浓厚的绿色背景下十分艳丽

淡色月季矮篱笆
淡色月季矮篱笆

 

深红浓绿
深红浓绿

 

枝头朵朵

 

 

 

 

枝头朵朵

把我拍的深红色月季花换做手机的壁纸,拿去给妈妈看,妈妈惊讶:咦?拍得还真好看!爸爸也笑了,拿着手机看半天:我的花?哪里的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