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

3月10日 看花去吧

这个天气真是很阴柔啊!每一天都是半天下雨半天阴,本来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可是,每天的每天都是在市区这几条街道晃荡,加上天气原因,依旧觉得萧萧的冷。今年是没时间和精力去踏春了,连三八都是半天假期,只是缩在房间里坐着,木头依旧是忙,忙着出产一些念过一遍就忘记的废材料,有时候看见他严肃而疲惫的脸,总想能把春天的花都搬到房间来就好了,让它们就慵懒或者热烈地开在眼前,热闹一下枯了一轮秋冬的眼睛

那天在爬到四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我偶一回头,看见了小院的车棚外面,谁家院子里开了一树红艳艳的花,叶子也是茂盛的,花也是大朵并且热烈的,一株深绿加上殷红,这么宽的视野里,也就这么一株鲜亮的颜色,我看着它,才意识到真的已经应该去郊外看花了。闲坐着的时候,就会想:如果有哪一个春天,我们居然真的忘记了要去看看花开,那么,这是多么枯萎的生活呀!

看到一幅照片,夏日荫凉中,葡萄架下,一对情侣端端正正坐着,脸上是安静的微笑,身上落满叶子的阴影,斑驳而美好,这样的神情这样的闲夏一隅,美得惊人,我也想要照这样的照片,过这样的夏日

 

3月21日 春分

上周一直都在下雨,周六更是下了个透,好在周日天就变暖了,明亮亮的太阳,暖烘烘的空气,五楼的风大的不可思议,窗帘直接被摔进来,天花板的拉花丝丝拉拉响成一团,就着好天气好好地泡了一个澡,拉上窗帘,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放松自己,以前看了一部长篇,里面提到一个说法,说是做蔬菜,把自己完全解除束缚,原生态地在家放松和纯净自己,当一颗脆生生的蔬菜

周一依旧是大晴,日历上说今天春分,春天的中间。

院子里的花圃前天还刚刚冒一点花色,仔细看才能在绿色中看见开出的几朵怯怯的水红色,在雨中尤其觉得瑟瑟索索的,天气才转暖,马上就活泛起来,一朵朵开出来,像是一层层翻出的红色滚边,一股争先恐后的气息,压在车棚上的一树深红颜色更见明媚,繁繁复复铺在枝上,枝条都压弯,像是要缀不住了,叶子本就是那种暗红色,被花的颜色一抢,就更是找不到模样了

早上六点多就被肚子闹醒,迷迷蒙蒙间看见凌晨起来加班的他正准备补一点觉,说了句什么话我没听清,但看那脸上的笑模样,猜着是句好话,就又迷糊过去,直到七点二十才真正起床,摸摸骨碌碌叫的肚子,出去买早餐,阳光真好,暖风熏熏,甚至还能听见不知躲藏在何处的鸟鸣,啁啁啾啾的,脑子里就想起昨天妈妈说的:黑色的鸟不好,买个黄色的好。她说的是吃,我却想着黄鸟是那样一种暖暖柔柔的小东西,有点像今天这样的早晨

昨天买的杂志,我一直抱着看,天暖,中午就拉上窗帘,光着腿滚在被子上看得又惬意又起劲,我家领导看得心疼:这书跟你有仇呀?非得这么拼命看个不停…主要是上周我一人看完了四本杂志,他老人家一本还在磨磨唧唧地看,我就老抱怨没书看,呵呵,我这急性子是从来都是看书如入定,非得一气看完才过瘾的

昨天买的那本杂志里面,有一个长篇,我很喜欢看,有青衣小巷的小门小户生活光景,也有深宅旧族的破落大家的亭台楼阁,身世再清苦却也婉转低回,有一点秀气的坚韧,又兼一点随风摆柳的清奇,我很爱作者对一些小情小景的细描和留白,某些看似并不重要的细节,什么七珍八肴甚或一个低眉顺眼的神情动作,竟是细细地描摹,也就是不带色彩的笔法,素素地白描,却觉着线条细腻清浅明晰,而有些像是突然出现的场景,却又如生活中的某些神秘之事,突兀出现,并不交代意义,只是戛然而止,留出来的空白让人觉得韵味悠长,看下来,真是夏日饮茶,余味悠长

下午上班,办公室的几个人笑眯眯地下来,招呼我去食堂吃米果,野菜做的,青绿色,旁边准备着几个小碟子,是预备蘸的酱料和辣椒,食堂的阿姨又做了这么一盆米果,第二回吃了,跟家里以前清明节前做的艾叶米团的口味差不多,只是这边的习俗是喜欢做成长条形和饺子型的,也有圆形和盏形的,但是我家那边一般就是手掌搓成如正在急速旋转的陀螺一般,上下一个尖,中间横着一个圆,做得漂亮的就像是两个标准的椎体圆形底座合在一起的模样,而且必定是清明时节才做的,自家吃并且要留下一大碗准备清明祭扫时上供。

食堂阿姨笑眯眯地说要我多吃一些,其实,我倒是因为中午没吃饱,去找补的,对于爱好这个米果倒称不上,小时候喜欢吃主要是因为是个稀罕吃食,形状和颜色又有趣,长大了渐渐就觉得,也就是米浆和艾叶揉在一起,做成各种形状,口味还都差不多,并不加盐也不加辣的,完全是一种跟大米同等的主食,吃一个两个还行,多吃几个就会撑,完全不能当零食看。不过,倒是清淡得好,有野菜的清气,食堂阿姨的手艺不错,感觉干净清爽,人又那么热情,有家长里短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