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

又一个通宵 ,凌晨三点半还是在床上滚来滚去睡不着,爬起来关了风扇,才发觉原来不扇风扇也挺舒服,窗户里凉风习习,翻翻短信息,像是听着对方在耳边说话

记忆是一段一段的,因为不同的人带来了那些时间的鲜亮,她或者是他。过了这么久,久到忘记开始,只以为开始就在昨天,随意算算那些人与人之间纠葛,随随便便就是七八年。就像03年,姐姐送我去上学,我兴奋地来到了山大,遇见一群不一样的人,她则是犹疑而激动地见了姐夫第一面,这一晃,就是8年。最短最短的段落,是从07年开始,转眼也是4年了,什么是老?是恐慌吧!当时光丢了就丢了,你并不在意,那时候是年轻,而一旦开始觉得恐慌,那就是老了…

我以前很多东西不在意,甚至我以为的爱,可是现在,我会想起花菜说的话:爱如生命。我珍惜每一份自然而然的好意,它们只是一念之间,自由自在而不受任何牵绊。我总是以一种看花的欣羡去看蓬头的QQ空间,而他总是不负所望地用漂亮的页面热烈的音乐展开花一样的心情,遇见美的人,做一些以后提起都觉得声音清脆的事情…

我遇到过迟到四年的找寻,当然结局黯然,只是还是会感念期间的不变,居然可以那么又淡又长!爬起来喝水,花菜啊,你还好吧?

让屋里的灯光更远一点

还是很容易就被某种突然而来的情绪触动,这几天,总是翻来覆去一晚上睡不好,零点的时候还在床上看月亮,好在是接近十五的日子,睡不着最起码还有件听起来很有情调的无聊之事可以做,那么明晃晃的月光,像不明所以的灯,打在席子上

天气热,不能搂着毛茸茸的大熊睡,左边转转右边转转,横躺一下竖躺一下对角线上再双手双脚使劲够一够,折腾一阵,自己都觉得无聊,想起同事蒋胖跟我说的,他凌晨两点还领着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散步,想:这么美的散步!这么难的深情!

月亮又亮又带点恍惚,周边的云层暗得很醒目,看月亮的人有点忧伤,想起身边的事情,生活像是开始有点压抑,太复杂

跟妈妈的电话越打越频繁,我想家,想她,想爸爸和奶奶,想我们家的老房子,感觉只有在那里,才能够自由呼吸。我也想花菜,那天清理旧手机,留着没删的那些短信,散落在各个时间点出现,誊抄下来,一笔一划都是甜,去年端午节回家的火车上,那些照片,那么安静,却像是一直一直都在开放的花

很多时候,都是在等候,有时候看着书,一直到深夜,等的时候我不再如以前那般胡思乱想烦躁不安,不管多久,我只是笃定,一个非常非常幸福的结尾。我开着灯,开着门,让屋里的灯光更远一点,让远处的声音更近一点,我抱着书坐在门口…很安静的时间

我只是想要你记得,我所珍惜的

端午节

端午节的前一天,我翻出来去年端午节的日记,详详细细的记录了端午节前后的行程和心情,看得我鼻子发酸,一年的时光,却像是原先的那个我步子迈得太大,把中间间隔的日子走得太长了,要不是有文字记录和照片,我会以为那还是五年前

今年的端午节,天气实在是太热,住的顶楼,越发觉得像在锅里烤,跑去剪头发,要求理发师给尽量去除更多的头发,要不是怕发型吓着人,真是憋不住想试试板寸,30多度的温度,加上我本就属于热性体质,真是难过

全国放假,偏偏上面要求我们要正常上班,我倒是无所谓,想去办公室坐一下就坐一下,他还得顶着烈日跑去上班,于是一个端午假期就这样过得一点都不像是过节

早上趁着太阳不烈,在沿街的绿化树下面走走,满树雪白的花,香气浓郁,风一吹就细细碎碎掉下小米粒一样的花来,要是一天都是这样的气温就好了,今天过节,居民区有很多住户门口都在用水冲洗着清晨杀鸡杀鸭的血迹,鞭炮声一阵一阵地炸响,街角往日冷清的煌上煌卤味排着一堆人,一车一车的西瓜在树荫下,陆续有人一个个瓜抱走,大家都还在细心地准备过节呢

我只希望赶紧下场雨,降下温来,人才有胃口,除了吃西瓜还有点胃口,我是一日三餐都提不起兴头来吃,最好是下他一个周的暴雨,过得舒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