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英国民谣

  

忙了一天,要求十天完成的任务,两个组外勤,我一个人收集整理并分析成文,46个单位35张表格,居然就直到最后一天才给我提纲,还要求当天完成,感情我是机器人?

累死了,中午匆匆送饭回去,自己一溜烟就回来加班,我容易吗?等到头晕脑胀地交了初稿,终于有点时间放松一下脑子,下午又要改,一个数据的变化全部数据就要跟着走,我招谁惹谁了啊

找了一首英国民谣《绿袖子》来听,觉得很不错,爱情故事总归是浪漫为主,加上一点主角的身份背景,就有了一点传奇色彩,调调当然是忧伤的,静水流深的那种忧思,多听几遍就是蚀骨

      我思断肠,伊人不臧。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弃我远去,抑郁难当。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我心相属,日久月长。I have loved you all so long

与卿相依,地老天荒。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我即相偎,柔荑纤香。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我自相许,舍身何妨。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欲求永年,此生归偿。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回首欢爱,四顾茫茫。Your love and good will for to have

伊人隔尘,我亦无望。Thou couldst desire no earthly thing

彼端箜篌,渐疏渐响。But still thou hadst it readily

人既永绝,心自飘霜。Thy music still to play and sing

斥欢斥爱,绿袖无常。And yet thou wouldst not love me

绿袖去矣,付与流觞。Greensleeves now farewell adieu

我燃心香,寄语上苍。God I pray to prosper thee

我心犹炽,不灭不伤。For I am still thy lover true

伫立垅间,待伊归乡。Come once again and love me

快10个月了

3月29日晚,看着他睡觉,我也躺着看手机,那叫一个满室馨香啊,忽然,被窝窝里嘣地一声响,O(∩_∩)O哈哈哈~小帅帅于睡梦中放了一个大响屁

3月30日,小帅帅同学在我中午下班回家之后没多久,就开始眼皮打架,最终上下眼皮和解并黏糊得紧密不分,我小心地把他放在我们床上,他软软的香香的躺着,舒服极了,睡醒了长长的一觉之后,他开始喝汤,亮晶晶的眼睛专注地看我,吃饭,拉臭臭,擦屁屁,洗脸脸,洗手手,给他的小手手在水盆里少少沾了点水,假装洗了,擦干之后我把水往卫生间里准备倒掉,亮点来了,小家伙突然紧盯着盆,哇地一声哭起来,我纳闷,难道不想我倒掉?就收回了手,把盆拿回来给他看,立马不哭了,伸出手来够盆,我又拿开做一个倒水的姿势,哇又哭了…试了几回,终于确定,小帅帅喜欢洗手并且有时间要求了

4月,又长了一颗牙,是紧邻着门牙的,位置在他的右手边那颗下牙。本月小帅帅极其喜欢利用他的牙牙,我们三个常驻人口外加偶尔来看望他的爷爷,四个人均曾多次被他咬出深深的牙印。仔细观察他,发现经常是他内心激动不知道如何表达的情况下,最直接的发泄口子就是张嘴狠狠咬下,并且不松口地往回拖,太高兴了会咬太生气了也会咬,平时的话,只要有什么抓在手里的,他第一个动作必定是放进嘴里咬咬看

4月发了一次烧,是在晚上睡觉才发现的。白天的时候他爸爸抱着还嘀咕了一声头怎么这么热,居然没有引起注意,晚上睡觉他开始哭闹,他奶奶说好像手和头都很热一样,我才引起警觉,拿来体温计一量,都烧到了38度7,一晚上就手忙脚乱地给他降温,小家伙不舒服就一直不肯好好睡,总在哭闹。其实,前一天晚上他就半夜突然哭,哄不住,也不是要吃,最后给贴了肚脐贴才安静下来,看来是宝宝这两天不舒服,估计是天气一下子30度一下子17度,变化太突然,宝宝怕热,总是热的头发滴水,所以一吃饭就得给脱衣服,睡觉还只能盖薄毯子,这样子就一不注意冻着了

月中小帅帅还摔了一跤,头上起了个大包

月底,宝宝开始主动发音啊哇哇哇,妈妈妈是已经学会的,前段时间突然又不说了,现在突然又开始喊妈妈,每天一早,我起床在刷牙,他就在一边好奇地盯着看,我就告诉他:妈妈刷牙牙!他一听刷牙牙就会自己笑起来,嘴里也开始啪啪啪地念。到30号的时候,已经能发叭叭叭的音了,估计叫爸爸指日可待啊

这个月我无意中坚持了一项游戏,就是每天早上等他爸爸起床了,就抱过去那个房间,告诉他:宝宝,来,我们去给爸爸拉窗帘。然后就让他的手放在窗帘上,我慢慢地拉开窗帘,边告诉他:宝宝,你看,拉窗帘,告诉爸爸天亮了。到了晚上,还在大厅玩,我就会说:宝宝,天黑了,我们去给爸爸关窗帘。他就嗖地一下,准确地转头去看那个房间的窗户,我用同样的方式假装他自己拉上了窗帘,告诉他天黑了,要关窗帘睡觉觉了。每次他都很喜欢这个游戏

这个月发现一个很令我担忧的事情就是,小家伙很怕打雷下雨。因为现在是春夏交接,经常有雷阵雨和大暴雨,经常是电闪雷鸣的,有一回我正在办公室,生生被一个惊雷吓得从电脑边跳起来。而我家宝宝则是被吓得哇哇大哭,一打大雷他就小身子抖一下,赶紧抓住大人的胳膊,头藏在怀里吓得不敢动,前天下班回家,正好下阵雨,我正在给坐在小车里的宝宝喂饭吃,沙沙沙沙的一阵大雨下来,宝宝马上伸开胳膊,歪着脑袋听,一动不动,听了大概5、6秒钟,突然胳膊往前面的我身上两边一抱,满脸惊恐把头埋进我肚子,身子还抖了几下,呜呜地哭,他奶奶赶紧把他抱出车子来,搂在怀里,结果是吓得半天都不吭声,委屈地缩在奶奶怀里。打雷害怕我是觉得可以理解,可是,下雨的沙沙声应该不至于这样啊!胆子这么小怎么行啊

总而言之,4月份小帅帅生病一次,摔跤一次,学会了窗帘游戏,对雨很好奇,咬人很多次,喜欢玩球,喜欢所有不让他碰的瓶瓶罐罐,并且会故意手一松摔摔看,就为了听那一声响,对所有买给他的曾经非常喜欢的彩色玩具失去兴趣,给他就扔,偏偏喜欢手电筒,透明的塑料瓶子,妈妈的裙子,脚丫子…等等

山大流苏树

 

向日葵网志

 

向日葵

这是我的大学英语老师发在相册的流苏,一树雪白,盛开在山大公教楼边上,离流苏最近的那个教室,我曾经在里面上传统文学修养课,每每是拿着一支中性笔,偷偷地画书上的漂亮插图,那时候极其痴迷那些诗词旁边清雅秀丽的中国山水小画

金老师从大一开始教我们的英语,是通过开学时大一新生的一场英语测试来划分的,我的分数正是在金老师班上,英语是大家统一打乱来分班的,所以,什么专业的都有,金老师常常是组织一点小游戏以及讨论啊什么的,跟学生都很能拉家常,还记得她把她自己在国外生活使用的存折还是支票什么的拿过来,给我们看格式,我们就一门心思想从里面找出一点她的个人资料O(∩_∩)O~

我的名字难为了不少老师,她经常是很认真地念,第一次问了之后,一直没有错过,别的系的学生拿自己专业的红叶谷秋游照片给她看,她居然很惊喜地喊我的名字说:诶?你也去了啊?我笑:老师,他们专业组织的秋游,我怎么在呢,我没去。结果她很认真地拿了照片来给我看:你看,这个背影不是你啊?一看,原来还真的是,背影照进了人家的相片当背景了,神奇的是,居然被她给发现了,说明我给老师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O(∩_∩)O~

现在毕业这么多年了,我的生活变得很是死板,可是,金老师倒是越来越丰富多彩,在校内加了她做好友,经常就能看到她传漂亮的照片,全是山大各个角落的花花草草,花开了花谢了,叶落了雪飘了,最有心的就是,每一种花每一样草她都标上了名字,离开山大这么多年,那些记忆深刻的花,居然都从她的相册里面找到了它们美丽的名字,比如这株流苏树,在我心里美了那么久,丝丝些些繁复如雪,原来名字如此温婉

金老师喜欢摄影,喜欢花,家里养了很多漂亮的花,自己在国外的时间比较长,又了解学生的情况,所以还经常发一点出国留学有帮助的文章,很多学生都喜欢。她的相册极其活跃,经常能看到她的新照片,笑得极其满足和快乐,得了奖就美滋滋地传上照片来,给我们分享,今天上校内还收到她的站内信,特意教我一招给宝宝防蚊虫的小偏方,这么有心的老师,真是让我很感动

那么多学生,一批又一批,她却还依然记得我,甚至记得我的生活状况,真的是很高兴!看金老师的个人生活照片,体态发型还跟以前一样,每一张都笑得灿烂,仿若这株流苏树,或许岁月流逝,树型极其普通,枝桠间却是极美极炫铺天盖地的花

单车

我们的单车丢了。那天瑞丽打电话来说要去熊猫赵那里待产了,因为离开时间比较长,估计回来的时候就怀里抱着5、6个月的小家伙了,所以打算放个电动车我们这儿,然后花菜跟瑞丽鼓吹了公务大楼安全系数之高,被我强烈鄙视,再然后,他自己放在公务大楼的单车就被偷了

他回来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疼坏了,那是一辆多有纪念意义的单车啊!还记得,拍婚纱那会,我们还想扛着去出镜的

单车丢了一段时间,花菜一直都尴尬地骑着一辆同事的女式单车,实在是很丢我的脸啊!所以今天终于等到这位加班狂人的一点点时间,一起一辆单车去,两辆单车回了

12年没有正经骑单车上路了,居然笨拙地觉得恐慌,把巨大的包包甩给他,我穿着凉鞋蹬了一下,才颤巍巍地往前抬腿上车,12年前我可是一直都骑男式单车的,并且不穿裙子,每每是帅气地往后一甩腿,就可以往前冲了,现在,我穿的是小短裙,上车姿势那叫一个小心翼翼淑女无比啊!

一路上花菜就好笑地在一边慢慢骑着,保驾护航,眼瞅着下晚自习的小朋友像潮水一样在身边涌过,一个个跟泥鳅一样,灵活地在车流中穿行,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胆战心惊啊,遇上有小朋友在后面窜上来,赶紧就跳下车,遇上前面有车停在路边,估摸缝隙太窄,也赶紧跳车,遇上红灯就更别说了,跳车跳得非常麻利,有时候人家一响喇叭,我也心惊肉跳,总觉得是我挡人家道了

花菜同学一直在盯着我,不停地指导我:慢点慢点,等红灯…加速加速,绿灯都过了…往前骑啊别愣着……别怕,左拐…哎哎哎,怎么又停了?……好吧!他说要停的时候只要拿脚够地就好,不用跳车的,我其实只要车一倾斜,马上手就会乱摆龙头,所以,还是跳车吧,又迅速又及时

我强烈要求花菜一定要离我两臂开外才能并行,否则我就会很慌张,觉得给我的空间太小了……其实,我自己也鄙视自己

花菜很怀疑我上高中以及初中都是骑自行车上学的,看我这技术含量以及参考我家离高中学校的距离,连我都几乎要怀疑自己了。那时候,我骑的单车还是我爸爸的,适用于中年男士,对于个小人弱的小姑娘来说,融合了高大丑笨四大特点,我一直都很羞于跟男生一起去车棚取车,因为连男生都不骑我这种老大爷车了

我记得我哥总是很担心我,说我骑车姿势忒吓人了,上车的时候是连滚带爬的,上去了之后是眼神专注姿势僵硬外加腿还够不到踏板最低位置,而我呢,总是自己觉得很帅,跟男生一样往后一甩腿就爬上去了O(∩_∩)O~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骑单车,每个星期回家一次,我都是给自己计时,20里路,上坡就自己跟自己拼,以一口气不下车为标准,因为那是一个十分之长且不断升高还带拐几个弯的坡,经常是一路蹬回家就衣服都汗湿了。那时候年纪小,在学校不吭声,憋了一星期,回家的路上我就自己给自己唱歌,美滋滋地,因为路上基本上除了四个轮的车没有能听清我声音的人,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人听到,有一回就被一个卡车司机听到了,人家特意停下车来,很可乐地冲我招呼:小姑娘,再唱一个!……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们左拐,所有的车都停在那里,车灯闪亮,我们大摇大摆地从中间穿过去了,我跟花菜说:你看,这样多好,我就喜欢这样,车都不动,我们呼一下就走了,整条路都是我的!花菜笑了:你不知道我们这样是违反了交通规则吗?额,其实我只是觉得,一个人一条路的感觉才让我觉得安全,至于交通规则,管他呢!

那辆车丢掉了,像是把我和他两个人的时光一起丢掉了一样,近来那个加班的狂热度我看着基本上应该把他算作家庭编外人员了,不过凌晨是不会在家的,有时候居然是凌晨四点,一早又没时间吃早饭就跑了,中午是基本不在家吃,我跟妈两个大人从食堂打两份菜,不倒掉剩菜剩饭的话能吃两顿,所以,一直在吃食堂,吃那些假装是一荤一素其实是一个素的很彻底一个放点肉丝伪装荤菜的菜……

今天看到他加班加出了俩豆豆在嘴角,一个熟透,一个青春,真是有成果啊!

十天忙碌期

额,突然紧急任务,十天要出报告,上午布置,下午就分工,3点半还在开会四点就要求人家来拿资料,结果,下午各单位的领表人员那是络绎不绝啊!偏偏资料都还卡在打印室,越忙越乱,打印室的那群人,围着打印机捣鼓半天,等我回来办公室,好家伙,黑压压一群人,我头大!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才发现问题,原本要求自带优盘拷贝电子版的,我忘记一个个问了…..晕倒,只能自己到时候填电子版的了

明天要给宝宝打预防针,拜托,大家都下午再交表吧!

据说,所有资料整理和报告形成都交给我,据说,双休日不休,据说,晚上也要加班…那么,好歹你们的表格设计也专业一点啊!如此简洁,能有啥信息给我,我很晕啊

罗伯特·杜瓦诺诞辰100周年

今天看到向日葵网志访问量突然大增,很是奇怪。仔细看了下,原来今天是法国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Robert Doisneau,1912—1994)诞辰100周年。google涂鸦专门设计了logo向大师致敬。很多朋友通过google来到了我09年发的一篇日志:罗伯特·杜瓦诺摄影作品选
google今日涂鸦:

罗伯特·杜瓦诺

 

附大师生平:

1931年(19岁):任安德烈,维格纽的助手。
1932年(20岁):售出第一套由照片组成的图片故事。
1934年–1939年:在雷诺汽车厂担任工业摄影师。
1939年(27岁):由于经常迟到而被辞退,成为独立摄影师。认识拉复图片社奠基人查理斯-拉多,并得到第一个采访任务,但因二战爆发而未能完成。
1942年(30岁):与马克西兰-伏克斯相识,为他的科学著作拍摄插图。
1945年(33岁):参加联合图片社,认识了包括卡蒂埃布勒松在内的一批摄影名家。
1951年(39岁):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法国摄蛸四人展。另三人是布拉赛、威利-苦尼斯和依捷斯。这意味着杜瓦诺获得了国际性的认可。
1956年(44岁):荣获涅普斯摄影奖。
1960年(48岁):美国洛杉矶和好莱坞摄影采访。作品在芝加哥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1968年(56岁):到苏联摄影采访。法国国家图书馆举办杜瓦诺个人影展。
1972年(60岁):作品在纽约乔诺-依斯曼馆展出。莫斯科法国大使馆同时展出他的作品。  1973年(61岁):于费朗西斯-波赛勒合作拍了一部《罗贝尔-杜瓦诺在巴黎》电影短片。   1979年(67岁):杜瓦生平回顾展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导演F-莫斯科维兹拍一部有关三位摄影家的电影,杜瓦诺是其中之一。另二人让洛浦-西埃夫和布鲁诺-巴尔贝。
1981年(69岁):作品在纽约威特金画廊展出。
1983年(71岁):获国家摄影大奖。4月,在中国举行个人展览。
1986年(74岁):杜瓦诺个人摄影在巴黎展出,并出作版作品影集。
1994年1月:去世,享年82岁。
杜瓦诺热爱巴黎,热爱生活在他周围的平民百姓,是一个平民摄影家。他喜欢跟普普通通的市民们在一起泡酒店,喝咖啡,谈天。人们不但不怕杜瓦诺身边的相机,甚至还心甘情愿地充当他某些镜头中的模特。杜瓦诺说:”我喜欢平平常常的老百姓,尽管他们身上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我并不在乎。我们会在一起谈得融洽,挺热乎,亲如一爱”。在跟这些平民百姓来往和接触中,杜瓦诺挖掘出一幅又一幅精彩的杰作。

仅此致以崇高的敬意!

 

给聂飞飞

昨天暴雨倾盆,没拿伞,在食堂打好饭,只好顶着个大袋子去打三轮车,直接到拿蛋糕,等到回到住处,拎着蛋糕,挂着饭盒,挎着包包,正在翻钱包找零钱找钥匙的时候,聂飞飞同学来电话了,只得匆匆挂断

大学四年,除了宿舍的舍友,也就她,是我有什么事情会想起给她挂个电话,恋爱也好,失恋也好,表白也好,暗恋也好,似乎什么都好,只要给她一个电话,事情就解决了一半,心情就明朗不少

聂飞飞说:我不想工作了。我想起之前她跟我说的休假计划,我很高兴那计划里有我,甚至约定好要提前买好漂亮的衣服,一起去厦门,我不知道她最近是不是烦恼工作的压力,我只是一直记得她在学校里日复一日的上自习,考注会,考研,信心满满地做每一件跟学习有关的事情,自信又勤勉

我想亲爱的,你该休个假了!时光要是能回到当年我们军训那会儿,该多好!我们穿着不合身的军训服,蹲在那里排字,我是个经常迷路找不到自己队伍的人,总是找到你晒得黑呼呼的脸才放心归队,后来,夏天的晚上,关楼门之前你拖着穿着睡衣的我跑到操场晃了一圈,不记得是为什么了,可能是纯粹的为了穿睡衣散步聊天这回事吧,再后来,我们在10号楼楼梯顶聊天,关于那个我觉得实在苍白瘦小的一个男生,再后来,我离开济南,而你,继续本校上研,我们在雨里面绕着校园散步,然后,我坐火车走,你在路上赶来送我,还是没赶上,最近的一次见面,是08年我去学校看你,然后去了你家,依然记得你家门前的向日葵,还有楼顶满满的黄玉米,院子里种的枸杞,在你家住一晚,睡到自然醒,居然还梦见两句诗:唯有安晨雨,未见卷暮云。

聂飞飞, 开心一点,抗压一点,看到一个图片,我觉得挺适合用来借给我描述你,是一个小姑娘,拿了一颗草莓,尝试地咬了一口,再伸出手来展示被咬的那一块

向日葵

我希望,一直可以这样跟你分享,告诉你生活中每一颗草莓的酸甜

你要好好过,怕你不知道,所以,我写这点东西告诉你:你瞧,我这么爱你!

祝闻子生日快乐

每年你过生日,我总是碰巧有这样那样的事要忙,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你。这次又差点要忘记了,礼物也来不及准备,原本有一个很好的计划,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实施,真是惭了个大愧啊!
我们在一起快整整五年了。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是人生中最动人的篇章,成熟而不迟钝,满怀激情而又脱去了稚嫩张狂。在这动人的岁月里我遇到了你,并且矢志不渝地一路相伴走来,幸甚至哉!
岁月匆匆,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五年呢。五年来我欠你太多了。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努力做一名模范丈夫、超级奶爸。
祝你和我们的宝宝健康快乐!
记得有一次你问我说,有一天我们会分开么,我想告诉你: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此处真的删去二百字,太肉麻了 T^T *)

祝闻子生日快乐

这样的时光 这样的我

阳光很大,我看见一个新娘,提着裙摆,满脸焦灼,华服美妆,站在路边,哎,是哪一个新郎丢了新娘?O(∩_∩)O~

我穿着我的小蓬蓬裙,拿手挡着刺眼的阳光,沿着长长的路一路前行,暖风吹来,裙摆可以鼓成一朵花,突然觉得,27岁时还有这样的一个我,也是一件不太坏的事呢!至少,可以穿着喜欢的短裙,带着花开一样的心情,心里还装着很多喜欢的人

向日葵网志

 

就要27,突然间很想告诉那些依然能够联系上的人,比如学芬,比如小七,告诉他们:我们认识已经17年了,感谢上帝,我还能找得到你们!至少时光没有让我把你们弄丢

27岁,我对未来有很多焦虑,而很多人,只能去回忆,我曾以为的那些海角天涯召之即来的人,从最初的不断想起渐渐变成了假装没有忘记,如今,我站在这里,踮着脚尖,期待一个37岁也能穿着合身的花裙子像朵花一样安静美好地微笑的女人,我希望她纤瘦,美好,依然眼神明亮

我想起来那年的花菜和我,这样一个日记片段:

去喝豆浆,经过菜市场的时候,摸着兜里三百块,我说:我们有钱了!我们把钱都花掉吧!你说:买什么?我兴奋地说:买核桃!你很愕然:不买!有钱了也不能这样败啊!我好笑地撇撇嘴:连核桃都不舍得买还叫有钱啊….

我们去郊外爬山,你骑着单车带我,到了上坡的地方就叫我下来,走几步路再上去,我故意磨磨蹭蹭在后面,拿好了手机对准,就为了等你一个回头,然后心满意足地把相片存到手机里

花菜,我27岁了,我和你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是你23岁,你涂满奶油冲着相机做鬼脸,我送你一张卡片,歪歪扭扭地剪上几个字。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现在,如今一晃五年过去了,我知道我爱你,我的心愿不过是在一起,散步,旅行,闲谈,微笑,用生命里所有的勇敢去爱,用最好的我,陪你,消磨时光,听你吹葫芦丝,吹巴乌,听你讲云南讲西藏,听你说你心里的喜欢…

我如此期待,一个更好的我

十七岁那年

每天晚上,洗着一盆衣服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地想,那些年,十七八岁的日子,怎么会这样一下子不见了呢?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每天耐心地洗这一盆盆小小的衣服?然后,一直,就这样洗到他二十多岁,直到有另一个姑娘也这么心甘情愿地帮他洗臭袜子

我想起来花菜给我看的“绝密”日记,信手翻开的时间段,是他十七岁的时光,敏感锐利,忙忙合上手里的本子,觉得这样一段时光太容易让人手足无措。我想起我的十七岁,总以为没有自由,成堆的功课,成捆的梦想,现在想来,只不过是胆怯和羞涩让我找不到自由该奔赴什么方向。我羡慕那些明目张胆奋勇表白的男生,因为感觉那就是拥有自由

十七岁的时候,前面桌男生用餐巾纸写情书,总是上课的时候偷偷摸摸塞到我桌上,得意地问我:怎么样?不错吧?我总是在想,他追的那个文科班女生难道真的有餐巾纸情节吗?想起他还总是很高兴地告诉我,他喜欢的女孩,名字和某摩托车品牌名字同音,我当时非常不能理解,名字跟摩托车这么不婉约的东西挂在一起有什么好高兴的吗?

十七岁的时候,我遇见秀明,遇见C,一年间经历了很多。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每天清晨学校广播里放的《解脱》,每次在操场跑步,都能听到,并不知道歌词,但是,每每那么一句“我有自由好好过”,觉得会有些感伤,连带着操场都像是忧伤极了。关于操场,记得上面大操场的两棵树,我跟秀明说就叫他们一棵树吧!因为希望他们一直在一起

一直记得一件搞笑的事,有一回去篮球场,看见一个男生一个人在打篮球,当时就惊艳了,跟同伴两个人就恶作剧地一直蹲在一边看,直看到人家害羞走人,本以为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笑谈,谁知道,第二年,我们居然变成了同学,很不浪漫的是,那个男生居然长胖了,风采不再,然后,我就很不厚道地装作不认识了……那个时候,我多嚣张啊!

回忆这些年,最嚣张的日子,就是十七八岁那个时候了,虽说每天都是沉默,独来独往,大家都看我小,班里说话最粗声粗气的体委,每次跟我说话都轻声轻语,生怕吓着我,可是,我还是敢冲着同桌男生拍桌子,当时全班静默啊,虽说事后我愧疚地偷偷买了巧克力给他算赔礼道歉,然而,终究是吓得他再不敢问我作业了

转眼就十年了,我十七岁经历过的,学习到的,都记忆犹新。有很多我觉得抱歉的人,很多没有勇气做的事,可是,回想起来,居然发现我拥有很多,像是所有的好,都攒在了一起,我把生物园边那段我经常走过的短坡拍下来,我觉得,那是我青春觉醒的地方

曾经和他,和她,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而今,踩上去就像是一个不能惊扰的梦…

生物园中间的小桥,那个时候,总感觉会有一些浪漫的忧伤,美丽地在那里飘摇

 

那么幽深那么清静的一个坡,那年的青春在这里…恍惚看见当年那个人,回头微笑…

夏天,这里有我喜欢的又美又浓的树荫,我的青春,在这里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