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加油

加油

春节的时候,爸爸跟我说他借到了那本他一直一直很想看的书,然后正在手抄,还很兴奋地带着我去看,是一本复印得不算清晰的书,排版是竖行的,还是从右到左的阅读顺序,线装,看上去年代久远,挺厚的,抄了有一段时间了,据说那时候还剩下二十多页。我看看他已经抄好的,是自己动手装订的一本本子,看厚度应该是几个本子合在一起,也是粗棉线订的,里面每一页都笔迹整洁端正,文图并茂,实在是比原书养眼不少。

爸爸说他每天都晚上抄,要是晚上没时间,就早晨很早起床补上。当天晚上我们聊天到很晚,第二天我起床比较早,下楼到客厅,看见爸爸房间好像还有灯光,走进去一看,他戴着眼镜正在抄书,书桌上面放着一个小小取暖器对着他,像是一个发热的台灯,爸爸神情专注,他看见我,笑笑说:昨晚你们回来,聊天到很晚,没完成任务呢,今天我起床把昨天的工作补上。我说为什么这么着急啊?他说是因为这本书的主人很宝贝这书,约好了年初六要还给他的,还要封一个大红包给他

这之后在家的两天时间,经常看见爸爸躲在房间里抄书,白天忙忙碌碌不得闲,只能抽空,只要他不见人影,我们就知道是在抄书了,晚上的时间有时候又想拉着我们几个聊聊天,所以,总是在天还不亮的时候爬起来,开着取暖器抄,我实在心里很佩服他,六十多岁的老头了,依然挑灯夜读,还加班加点,这股劲头我们拍马都比不上

除了抄书这件事,他还跟我们说要买一个打米机,他一条条仔细跟我们计算成本,计算收益,得出的结论是一年半就能回本,我们其实一直都不同意这件事情,且不说打米机的粉尘严重危害健康,以及他年岁已高身体不好,就他现在的健忘迟钝状况,根本不适合去跟很多人银钱方面打交道,更何况,他所谓的成本计算,从来就不算修理、人工、机器性能,加上他的没有底线的宽厚胸怀,基本是没有盈利可能,往往是搭进人工、搭进健康、亏本赚人气,还把家里家外的事情全部推到了妈妈身上,农田菜地忙碌的时候,他往往不管自家,首先跑去给别人帮忙

但是,他一直在跟我们说,要一个打米机,我们几个很迷惑,问他是不是缺钱花,他总是说不是,还严令我们都不许汇钱给他,后来还是二姐偷偷跟我说,爸爸是想买车呢,六十多岁的人了成天念叨着要办驾驶证,他想要自己开车去南昌,想要把女儿们住的地方与家的距离人为地缩短一点,他的梦想是能够像邻居串门一样,经常去看看女儿女婿

我和二姐久久无语,想到这个雄心勃勃的老头,居然心里有一个这么近乎浪漫和天真的梦想,这是一个在我们看来是根本不能实现的想法,因为他六十多岁了,脑子有的时候已经迟钝糊涂了,怎么去拿驾照,怎么去开车上高速。可是,我们感动了,那么亲情沛然的一个梦想

姐姐跟我说,爸爸这样刻苦抄书,因为他想要那本书,算是多年很多年的心愿,爸爸想要自己实现开车去南昌的梦想,所以执着地想要一个打米机去赚钱,他一步一步努力向他的目标前进,年近六十依然充满干劲,不管这个想法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所以,她也反思了一下自己,已经三十多岁,她想要一份事业上的成就,希望在以后能够做财务总监,而不是仅仅是在会计主管这个职位上年华老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她想要换一个环境拼一场,而不是在这个她毕业就进入的公司养老

我想起年初四的时候,爸爸带着二姐夫、我、花菜、弟弟还有小初初一起去伯伯伯母家,伯伯家有一张简易拼成的乒乓球桌,他兴奋地与两个女婿对战数场,先是与二姐夫打,后来是跟弟弟,最后就完全变成了他和花菜的循环激战,我在旁边看着爸爸跳跃、杀球,一场接一场,神情专注,先是把帽子脱了,接着是外套,他打得兴起,四十年没有打过乒乓球,却依然狂热地喜欢。

我记得后来他下场跟我聊天,他说:你二姐夫的技术还差点,老五就没耐力,能杀球的时候一板就过来了,但是嫩了点,跟他打不了几回,**(花菜)还不错,他比较稳,但缺了点战气。你看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好战,我就喜欢斗争的乐趣,人活着要有股子劲,不要怕,合适的时候就来打一场,生活才有滋味……

近年来,妈妈说爸爸总是很健忘,说着说着话就忘记前一句说的时候什么,有时候给他兜里揣着几百块钱,转眼就忘记丢在哪里了,脑子还很糊涂,老是干些糊涂事…我们也觉得他做了很多糊涂事,但是,就像是一棵树,他那些最基本的性格品质是挺立的树干,再有怎么乱七八糟的枝枝叶叶,总是无损爸爸的精神领袖的气场,我一向是敬佩他,仰望他

2013年春节,短短两天时间,我还是感受到了爸爸想要传达给我的那种生活的激情,今年我们都要加油!

饺子

向日葵网志

最近刚刚得知,我大学舍友三个人同年变成准妈妈,瞬间我们的QQ群变成了孕妇群,这同时也意味着今年,我们宿舍集体跨越了一个时间节点,再以后,就要习惯妈妈这个身份,心也不是一整个儿了,我们都留了一个把柄给生活,这群小小的小家伙是我们生命里最揪心的那一块,现在完全暴露了

看着群里面一条条的问答,关于孕妇关于宝宝,甚至说到了月嫂,我有一种改朝换代的感觉,好吧,虽然由此越发感觉我们一年比一年老,但是这终归是个好消息,三个今年出生的小宝宝,我很期待

我这几天过得还不错,按时回家,炒菜做饭,昨天甚至挑战了一下自己做饺子,先网上搜了很多种饺子做法,然后买回来面粉,猪肉,打算自己和面,擀皮,包馅,事实是我剁了一中午的肉馅,揉了面,却只用到馅料,面团到现在还不知该怎么办,因为我和好了面之后找不到擀面杖,并且发现自己真的不会擀皮,还好我比较理智地买了饺子皮备用。饺子出乎意料地好吃,主要是因为我对我第一次的手艺期望值比较低,当我吃了一个发现居然口味很正常,心里那叫一个繁花满枝啊!导致我不停地问某个埋头大吃的家伙:好不好吃?好吃吧?真的好好吃吧?……

他说:嗯,好吃。然后我再问:是吧?是超级好吃吧?他终于很无奈地甩我一眼,我只能再得寸进尺一点:那你快夸奖我啊!……

额,我真的觉得会做饺子是一项很了不起的事情啊!

和好的面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还是决定做成刀削面吧!

春节一二三

Love

1、二月份的时候,我和他回家过年,公公让我剪个窗花,我就认真地剪一对贴在玻璃门上,让我想一副春联,我就仔细算好字数对好平仄,让我用毛笔写所有门楣上的喜帖,我就一张张尽量端正地写好……我不推辞任何我做得到的事情,尽管不一定做得最好,于是,每一扇门上都有我的痕迹,我很享受他笑眯眯告诉我:嗯,还不错,有进步….

2、正月初四,我们几个当姐姐姐夫的人跟着弟弟一起去相看姑娘,晚上一群叽叽喳喳情绪亢奋的人分别向留在家里没到现场的人用各种版本描述整个相亲现场,大家都是柯南,女孩子表现的各种蛛丝马迹都用各种推理方式进行了想象分析,夜宵气氛很嗨,导致正月初五的早晨我只能代表我和他两个人独立完成准时起床的任务,然后我很开心听到他在被窝里嘟哝了一声:咦?今天是情人节啊!我放心了,终于有一个情人节是他自己想起来的

情人节我们在车上坐了一天,从早晨七点一直到晚上7点,在车上拍了一个合影,他总是抱怨他发型奇怪,我倒是觉得一个依然跟我头碰头玩自拍的男人不管头发是什么形状都是我的生活中让我最心仪的帅气男主角,到下车的时候已经天黑,草草吃了碗酸辣粉,他问我:咱就不买花了吧?我很开心他能想到买花这回事,但还是嘴硬:要!

情人节的第二天,一早就有起床气,爬起来接了个电话,回被窝的时候我故意踩了他一脚,听他嗷的一声惨叫我觉得依然不够解气,后来又借机揍了他一顿,吃完早餐他掏出几张红票票,说:交给你一个任务哈,今天把这些花掉,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晚上给我报账,当做买花了。

于是,我买了一对情侣手表,还剩下六十块,花的去处就保密了O(∩_∩)O~

3、在车上的时候,他和我聊起了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据说是一个随性生活传播佛法的上师,然后我看了一下他的演讲,我看到他说某官员问他关于国民教育的问题,他说要教孩子们一些“没有用的”东西,比如音乐、舞蹈、佛法等等,这些是一些与心灵有关的东西,或许对现实生活中的工作、财富之类没什么关系,我想起几年前,花菜跟我说要我跟他妹妹聊聊,引导一下她在大学生活应该做些什么,我记得当时告诉她的是:听一些哲学类的讲座,学会游泳,参加一些没用的艺术类的的活动,戏曲也好画画也好,还有就是抓住机会去旅游。那时候花菜说我乱讲,其实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这些东西看着都是没什么作用,但是,是我们表达自身情绪和感觉的一些方式,可以成为我们快乐的引燃点,对于已经进入大学校园的孩子,文化课的知识积累可以带来一份工作,但是怎么快乐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一课,生存是基本,快乐是关键

很多的佛法是含义深远,恢弘大气,但是也有些我觉得很奇怪。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说真正的修行应该是托钵乞食,据说佛陀日走七家,过午不食,我倒是纳闷,假若大家都乞食,远离人间烟火,那么该向谁去乞食呢?很有点君子远庖厨的味道,大有别人去人间烟火,我自持戒修行的架势。不过,总而言之,悟生,悟死,处处随喜,这就是境界吧

快过年了

blog

《十二生肖》演的真欢乐!感觉像是一个长一点的带杂耍的小品……不过,能去看,我真高兴^_^

感叹一声:这两三天真算是多年不见的美好啊!20多度的温度,来点风,带动桂花树上刚开的桂花,暖暖的香气,简直香得有点晕晕乎乎的。家里两个水仙一直被我搁在洗手台的角落里,青青葱葱似乎永远都不会开花,前两天我刚刚把其中一个移到一个更不那么丑的花盆里,另一个依然是呆在那个又简单又空旷的半片盒子里,今天一看,两个都开了一个小花苞,估计是我们一走,他俩就该开得放肆了

这两天我当厨娘当得还不错,居然会做粉蒸肉粉蒸排骨了,辣椒炒肉也得到了充分肯定,心情愉快的时候我还摆一个凉爽的果盘,(某人很质疑这个名字,因为据说西红柿不算水果),也就是把西红柿切的漂亮一点,造型摆好一点,盘子挑最细白素净的样子,往桌上一放,自我感觉整桌菜特有大餐的范儿

过两天就要去跟一一汇合了,家里能洗能晒的我都弄好了塞衣柜里,希望年后回来依旧香香的。那句话说得好:我的理想是周游世界,回家过年。

前两天看到一句话:遇到两个人,一个很年轻,另一个更年轻。我想起来鲁迅的那两棵著名的枣树,然后又想起年龄这个东西,好像从此之后要适应这种“一个很年轻,另一个更年轻”的年纪比对关系了

就要回家过年了,心理调整过来,开心一点,幸福一点

多一点阳光

阳光

今天是个挺好的日子,20多度的温度,又是快要过年的时候,下单位的时候阳光那么好

QQ上高中同学询问我的电话号码,说是初六的婚宴,邀请我参加,他说:还有很多同学也来,你来吧!一定来!很久不见了!我看见他列出的名单

晚上我做了翠绿的素炒苦瓜,鲜红的西红柿甜圈圈,又红又黄的西红柿蛋汤,还有乱七八糟的辣椒炒肉片,加上两个小碟子(切片香肠、咸鱼),看上去很有胃口,等最后清盘的时候,我蹲在边上把与西红柿有关的都装进肚子,意犹未尽,又把中午我砍不动的那根腊肉排骨整个手抓着啃掉了,油汪汪的还咸得要命,然后我就想起来参加婚宴的事情来,还有前几天刚刚在空间看过的那几个女同学,脱了少女时代的清秀细致,面容已经有明显的沧桑粗简,当时第一眼看到,我心里一惊,岁月这么容易就改变容颜,连笑容都像是粗砂磨砺过,粗糙得几乎要散架

再想想我这一顿吃的,后悔得几乎想把肠子翻出来清一遍,为什么我会忘记减肥这件事呢?岁月如刀,我实在不想它变成一把杀猪刀,我还期待着是一把精致秀气的雕刻刀呢,精雕细刻,而不是刀刀见血

同学的婚宴我参加的真是不多,大学以前的,基本上久不联系加上时间也总是赶不上,大学同学呢,基本都在北边,没有一场是我能赶上的,我其实挺想去参加这场婚礼,十多岁时候的同学,当时成天吵着喊我妹妹,我完全无奈,高中一毕业,他去一所省内的医学院,我去了山东,基本就是断了联系,后来我大学毕业,他已经在广州上研,再后来,有人介绍一个北大的女研究生给他,他在QQ上问我意见,然后就谈恋爱去了,音讯全无,偶尔看到QQ状态,像是很文艺地幸福着

我说大家都不记得要请我去贺喜,他说: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他们都心里有鬼呢…笑闹几句,突然就觉得,十多年的光阴似乎也没多厚,这不是还是那个笑容灿烂的家伙吗?

所以说,从明天开始,我要减肥,睡懒觉,争取要把脸上的时光打磨得薄一点,然后,初六去观礼

忽然觉得女人真是善变,昨天我还在很低沉的情绪里,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当做还债吧,还完我就走!谁都找不到…今天就开始想着减肥,还兴致勃勃。不管怎么说,多一点阳光总是对自己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