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火车 等天亮

12月20日晚上,7点,我坐在麦当劳,点了一份饭,等1个小时后的火车上北京。麦当劳送了一杯可乐,大冬天的,居然还加了很多冰块,我稀里哗啦地喝,看来来往往的人。

有的是情侣,男士殷勤地把像是瓷器一般的女孩儿安置好,一个人去排队点餐,端回来再腻在一起。有的是姐妹,穿一样款式的羽绒服,叽叽喳喳东家长西家短,像是一阵风一样,热闹一番就走了

身边还有两个男士,原本并排坐的凳子,他俩却一直侧着身子,面对面聊天,对面能看见脸的是个清秀阳光的男生,我身边这个背着身子的却分不出男女,长得不好看,但是对面那个却是跟他喁喁细语,笑得十分温暖。坐我对面的那个一直玩手机没抬头的人走了,来了一大一小,长得模样很像,点了两个套餐,一个是儿童的,还送了玩具,于是两个人在开吃之前就玩了好一阵的那个送的小人偶,两杯橙汁一大一小,小的非要和大杯,于是块头巨大的大人喝了个小小的杯子,小不丁点的却喝了个比自己小脸还大的杯子,两人喝着相视而笑,其乐融融。我以为他们是父子,后来小的故意把拿了番茄酱的手往大的身上蹭:嘻嘻,舅舅,我蹭你衣服上去啦!大的满不在乎:你蹭吧!我的衣服比你手还脏呢!我恍然:原来是甥舅俩啊……

麦当劳里面,来来往往的人,音乐低低地放,明亮的玻璃贴着胖乎乎毛茸茸的雪花,还有花体英文:merry christmas,我忽然想到我在酒店门口等公交车,巨大的灯箱哗啦哗啦摇上来一幅广告,广告语是:谁来心疼正在创业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我想起我为什么在这里,想起花菜,心里又难过又开心

我在这个地方,独自一人喝加了很多冰块的可乐,听身边那些来了又走的人热闹或者安静地聊天,漫无目的地想一些毫无头绪的前尘旧事,不长的一个小时,我总算是理清自己的头绪,能够慢慢从自己越绕越紧的思绪里抬头,我回到了我需要的状态里,准备好坐火车,进京

去的路上我一路都在给自己积聚力量,到了订好的酒店,却睡不着,从厨房到阳台,从阳台到客厅,从客厅到卧室,所有的灯都打开,一个人转来转去,远远看附近的立交桥上,来来往往的车,对于考试,我准备得很充分,却忽然发现,并不是紧张,还另有某种情绪在左右我

所幸第二天的考场正常度过了3个小时,再之后,我不必计较是否睡眠不好,宅在酒店里面看电视,就这样毫无新意地度过了北京的两天。

 

考试


很长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空,有时候是没有心情,主要的任务是上半年考试留的一个尾巴,中间意外的又报了一个名,所以异常地忙碌。单位的事情又是一堆一堆的,临时交代的,上面分派的,本级自定的,直接导致我的办公室几大纸壳箱的满满资料,还都是限时办结,就这样的工作量,居然还要求我独立在一个星期内做一个课题出来,唯一的优待就是,我不用去出差。

不过,虽然忙,每天对着电脑,但是下班之后,我专注的是我喜欢的事情,我把那本业务书从头到尾梳理得脉络清晰,条理分明,回头想想,4年前,这本书我看了一个星期,拿了一个中级证,当时觉得自己很忐忑,不知道是否能通过,今年花了一个星期的通读和整理,我突然觉得:当年何必?这本书实实在在消化下来,也就这一点知识……不由感慨:真是目标和意图决定了复习的高度。当年以通过为目标,所以,通过像是一个很高的槛,现在以完全理解透为目标,结果,一本书马上变得如此轻易。虽然最后我复习的内容没有考很多,但是,我在这个过程中还是重新锻炼了我的学习能力和业务理论水平,原本我的业务技能全靠经验不算专业,现在或许叫我讲,也能脉络清晰定义准确地讲出些道道来

还有一个考试是我花了大力气的,上半年没有琢磨透,加上第一场考试紧张,所以连题目都没有看全就判了出局,下半年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认真把所有的习题做了一遍,所谓的能找到的题目我一个一个过滤,终于是做通了,很多当时只会按部就班的题目都能理解意图了,也都有自己的思考方式,我发现原来一切也是思路清晰,没有什么是无法下手的题,上半年全省派出57个,最后才过5个,而我,这一科擦边而败,导致下半年再次进京赶考。不管怎样,备考过程,我受益良多。

今年遇到了很多的机会,虽然错失了一些成功,但是我每一次都努力过,自己觉得我收获很多,工作上年初就开始带新人,遭遇了几个大的项目,在五月份之前就做完了往年半年的工作任务,还首次尝试了不同的行业项目,也算是对我工作面的一个拓展,当时以为我拿不下,结果还是顺利完结,并且每个项目还有我自己的新进展在里面。

之后我三个月参加培训,进京赶考,拿了省里的证书,北京的考试却有一门落败。

再然后,系统内的电视竞赛,上级机关拒绝了我们单位报送的参加人员,点名要我参加,紧张工作之余,我自己背了一下网上查来的资料,可惜,可能因为我准备的不够充分,没有得到最后的参赛机会。这件事是我自己没有用心,确实没做好。

再之后就是北京的考试和自己的报考。我觉得,2013年我过的很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