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团子

今天是一天的空闲,突然觉得自己总算是晒到了一点阳光,像是一团黑心棉,终于一道金光变得又白又软,时间的富余让心情絮满了轻松,呼呼地膨胀着

上个周末做了艾叶米果,在我小的时候,那个叫艾麻团,清明前后,采了艾叶过水,揉在糯米和粳米粉里面,团成扁扁胖胖上下尖中间圆的圆锥形状,上蒸笼蒸了,热腾腾倒出来,把底下垫的布一掀,一圈的青青软软的团子。那个时候我多是喜欢那个颜色,青色的很有一种清明味道,现在我却是非常想念这艾麻团。婆婆家那边一年一年做的都是韭菜叶的,他们叫米果,还喜欢做成饺子一样,一个个形状粗犷的饺子,里面包了酸菜,往往还要煎炸一番。这里的人呢,往往是做成各种形状,长条的圆的,扁的,有馅儿的,没馅儿的,五花八门,他们享用的是吃食的变化多样,不比我的家乡,统一规整的一个形状,更像是清明时节的一种代代传下不再变更的仪式

韭菜叶和艾叶,颜色都是青色的,做出来的团子都看不出来不同,但是我还是喜欢艾叶,从小就不喜欢韭菜和米面和在一起的味道,总觉得艾叶野味更浓一些,加上青团子蒸出来的模样也讨喜好多,清清爽爽的,油炸之后就有点惨了,所以,这回做的一半是油炸的饺子,一半是素蒸的团子。吃的很过瘾

原本的打算是带着两个小闹包一起出去郊外踏青,顺便采一点艾叶的,后来还是兵分两路,婆婆跟着邻居大妈一起去摘艾叶,我们带着孩子们去逛纪念馆,我问了妈妈团子的做法,然后就跟婆婆商量着做,过水要多久水要加多少米粉加多少…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都是摸索着随意弄,妈妈三言两语好简单,实际操作过程中真是费尽思量,还好最后味道还不错,就是米粉放少了,颜色比较深,但是真的好吃啊~~~~~

很多年不参加清明的祭扫活动了,还在家的时候,会和弟弟跟着爸爸一起,爸爸扛着锄头,一头串着竹篮,里面是一瓶白酒,三副碗筷,很多挂短短的鞭炮,还有一把线香,我们沿着每年的既定路线去后山,沿途就是给我们讲解祖辈以上的那些老爷爷们老奶奶们的事情,到了地点,往往要认一认墓穴的具体位置,一年的时光往往让墓穴杂草丛生,坟头湮没在里面很难发现,这个时候,就是锄头的作用了,清除杂草,重新培上一些土,让墓穴更庄严一些,然后就是摆好祭品和碗筷,点香倒酒,点鞭炮。爸爸带领我们鞠躬行礼,就又开始下一个地点

就这样,可以顺道领着我们走遍很多座山头,还可以摘到茶树上的变异的那种很肥厚的叶子和绵绵的果子,我们叫茶片和茶桃,很多很多的茶树可能也就能找到一两个,正是因为难找,所以找到一个的时候总是充满了巨大的喜悦,一年也就那么一回我们会去山窝里,小的时候对于这个总是很向往,哥哥找到了总是大声招呼我和弟弟,然后分给我们吃掉。我和弟弟找到的时候则是互相炫耀一下,然后迅速塞嘴里吃掉

后来长大了,因为是女子,去的人就剩下哥哥和弟弟,再后来,就变成嫁出去的女儿,清明的祭扫活动跟我就没有关系了。只是,越大越思家,想念在家里当女儿,说什么话也是随心所欲,偷懒也偷得理直气壮,简单又开心,现在才知道,可以随意在家发疯发傻发呆赌气,是多么幸福的时光

出太阳了

工作:

春天来了,又黏又腻讨厌极了的雨天连续了N久,下得连生活都像是没了希望的黯淡,偏偏前段时间我开始带人去做今年最大的一单独立项目,同事笑话我说我的队伍“兵强马壮”,两个快要退休的老人家外带一个借用的崭新崭新的新人,我几乎驻扎在对方单位两个星期,每天连自己办公室都没时间回,坐在别人单位的大会议室,满桌的资料,一台笔记本,就这样天天听外面雨声哗哗哗,对着电脑核数据,新来的小伙就当搬运工,按我的要求从一堆资料里面翻出我要的…..长长的日子哟~~~~

三八那天,我还在大堆的资料里面奋战,下午的时候办公室打来电话,说是在举行乒乓球比赛,就差我了,我只能说:你们就把我当男的吧……

唯一的欣慰是,同样的工作,去年我胆战心惊有点晕,最后还好顺利完成,今年我的感受又不一样了,去年转换不了的电子数据今年我全部搞定,虽然现今成果反映在报告里面的可能不明显,但是今年我的思路清晰,对方提供的资料我也理解得更透彻。郁闷的是到了第二个星期,我的工作出现疲态,而我的做外勤的时间不多了,与其以不算很好的精神状态继续,不如停下来,先整理现有的成果,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大姐,好好滴描述了一下我的状态之后,心情终于理顺了

还是不能太着急,急了就会躁。

生活:

前几天心情不好,没有原因地觉得自己非常不开心,体检报告出来的时候,医生的建议是要保持心情愉快,我看到之后,觉得真是更不愉快了。像是被别人拆穿了我不开心,一下子连伪装的开心都维持不住

前天梦见瑞丽和我,我去她单位找她,回来却是我带着她穿越好长好长的沼泽地,穿越层层迷雾还有迷宫一般的岔道,直到梦醒都还在沼泽没有出来。昨天却是梦见高中补习,两个姐姐带了吃的来看我,鸦雀无声压力巨大的教室里,我故作镇静地挺直了腰走出去,所有的同学释放了很强的压力,让梦境变得非常沉重,陈同学若无其事地把位子搬到我座位前面,像是一个支架撑着我不要被那强大的压力压倒掉

那么清晰的梦,真是挣扎到醒

 

今天太阳出来了,中午气温20多度,虽然瑞丽说她决定再也不穿牛仔了并且恳切地劝我也不要再穿了,她说牛仔实在很难搭配那些优雅的衣服,但是,我偏偏前两天才买了一件牛仔外套,这几十年唯一一件。想想优雅这个词,其实这么多年并没有搭理过我,我还是从上到下牛仔到底一回好了,虽然配裙子更好,但是,我终于还是开心起来了

果然让我开心起来的还是衣服啊~~~~~~

甜言蜜语

昨天晚上,陪一一在床上玩游戏,都是他提议的:妈妈,来玩排山倒海!然后就开始咯咯咯咯笑着站在床上,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啊,直接笑得摇摇摆摆就往后倒,郁闷的我啊,连招都没出就倒了,我觉得一一的台词应该是:女侠内力高强!

排山倒海倒了几次之后,一一甩甩手:妈妈,不玩这个了,我们玩弹力十足!于是,就开始在弹簧床上蹦。再之后就是唱歌、萝卜倒等等

一直到了晚上11点,一一笑倒在床上,枕着我的胳膊,我假装用力抬起他来,突然,他盯着我的眼睛:妈妈,你的眼睛…像灯…亮的。抬眼看了一下天花板的灯,一一继续笨拙地表达:比灯亮!

这一句话,突然我就觉得,这小子,陪你玩一晚上值了,赚了一句甜言蜜语

细细想来,一一给我的甜言蜜语也有好几句了,珍贵的是每一句突然说出来的都是他自己真心说出来的。他赞美过我的裙子,赞美过我的头发,赞美过我的嘴巴,这回,赞美了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