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了

周末,不能回家,昨天晚上因为路生,一群人散步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回来,也算是一直贪看名人园广场的漂亮灯火,晚风中越走越远,腿都走酸了,回来一觉睡到了八点,约好的出去吃煮粉,人家都敲门叫出发了,我还刚刚被一一的电话闹醒,只好一边赶紧穿衣服,一边冲进去刷牙洗脸,一一说:早睡早起嘞,你不知道吗?……我把耳机都带好了,你怎么还不来啊?

好吧,我只好失约于一一,赶着去吃早餐了

这里的煮粉确实口味很合心意,结实柔韧,不粗不细,我一向就不喜欢太粗的米粉,觉得粗笨,太细又觉得没柔韧度,一看这小店里面的煮粉上来,心里就一个词:刚刚好!里面卧了一个漂亮的溏心鸡蛋,还有青菜叶子和很多的猪血,一直不敢碰这个白白的椭圆形的漂亮鸡蛋,总怕它内里的蛋黄是实在到嚼出干粉的那种,谁想到一咬,居然还是溏心的,这也是,刚刚好的好吃。煮粉口味很好,早起值了!

忘记了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不敢直接打电话回去,先赶着回家把中秋节的节礼补上,再假装没有忘记他的生日,打了个电话给他,嘿嘿,他还是乐呵呵的,说了他自己的这几天饮食起居。

其实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去爬山的路上了。吃饭的时候有人提议好不容易的一周一天休息日,说要去爬山,锻炼身体。去的地方是灵谷峰,除了登山的路,整个灵谷峰也就修了一个大门和几座沿途休憩的亭子,景色也就是寻常的,没有开发什么旅游产品,也没有什么吃食可卖,大家爬得气喘吁吁,汗湿衣衫,真的就起了一个强身健体的效果。最特别的是山脚下那些当地农民摆的几个稀稀拉拉的小摊,一家支一个碗大的破炉子,上面铁锅里装着细沙,细沙里面裹着三五个鸡蛋,有好奇的人去问那大妈,才知道那个灰扑扑的沙子是盐 ,这种卖鸡蛋的方式我倒是第一次见。

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山脚下的土路边上,满树的柚子,满树的板栗球,满树的柿子,居然都没人动过,安全自在地随意挂满枝头,有的甚至压弯了树干。而小摊上摆着的也不过就是一点点老人家自己捡来的板栗球,一点点歪歪扭扭的小南瓜,二十多个挂着白霜的青柿子…真是一点都没有现在各处景点的市侩精明气息,完全就是古朴极了的山村农民在随便支摊

关于暑假 关于中秋

一、关于暑假

今年的暑假,初初小朋友来陪一一,每天下班回家都是一种幸福,两个小家伙猴在身上玩闹,两个人一起头碰头喝果汁,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和散步。

他们玩带宝宝的游戏,初初拿了四五个大小不一的小玩偶,跟一一商议好名字,蜗蜗牛牛(大蜗牛抱枕),披萨(手指玩偶小河马),大黄(明黄色的可变汽车机器人),旺旺(手指玩偶小狗),嘎嘎(塑胶小黄鸭),然后初初跑来找我了:小姨,你快去管管他呀!我很诧异地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弟弟非要当妈妈!我都说了他只能当爸爸,他长大以后就是爸爸的!一一很委屈,扁着个嘴眼泪汪汪地嗫嚅:妈妈,我就要当妈妈嘛!我最喜欢的就是妈妈啦…

给初初买了她喜欢的粉色的小鞋子,她回家之后很开心地马上就要穿上,我正给一一洗澡,她跑来跟我说:小姨,你知道我现在怎么样么?我特别的高兴!因为你给我买了漂亮的鞋子,我特别的喜欢,谢谢你小姨!我看着她笑得像朵花一样,幸福像是装都装不下,真的是觉得这双原本我觉得不太合脚的鞋子怎么就这么光芒万丈起来了呢?一一马上接了一句:姐姐,你回南昌的时候,要穿给你爸爸妈妈看哦!还要告诉他们我也去买了呢!奶奶也去了呢!

初初对小鞋子爱惜的不得了,特意叮嘱我帮她洗澡,因为我洗的更干净,一遍遍叮嘱我要帮她把脚擦干净,我给她擦了三遍脚丫子他才满意,小心翼翼地套进鞋子去,每天早晨她一睁眼的时候就穿鞋子,然后要去厕所的时候就脱掉,换成在家穿的小拖鞋。我看她这么在意,心下想起了我自己,对于我自己特别在意的东西,是不是也一样有着如她一般的欣喜与爱惜?得到的时候是不是对送出的人表达了足够的谢意和感激?拥有的时候是不是足够尊重和爱护?是不是一直都维持着一份快乐幸福的满足感?

初初很粘人,有些行为举止真是与她那漂亮可爱的公主外形相去甚远,因为她瘦,我们总是笑她有个尖屁股,偏偏她还老是喜欢挤在我们腿上坐着,生生扎得我们腿疼,每一次都会被我们轰下去。晚上她总是睡到半夜就迷迷糊糊跑到我们房间,自己找到位置挤在我怀里睡,有一个晚上我换衣服就把门关上了,结果半夜就听到门上很响的“咚”一声,我迷迷糊糊就从床上跳起来,打开门一看,初初闭着眼睛直挺挺撞在门板上,还闭着眼睛笔直地站着呢,我哭笑不得,赶紧放她进来。我想她还那么小,也是需要人陪着睡的,我们让她单独睡小床真是为难她了,偏偏只有那个房间有空调

二、关于一一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

从8月17日开始出差,一直到现在,我都在外地,一一开始上幼儿园,我没有办法陪他去买上幼儿园的文具和日用品,也没有办法牵着他的手带他走出这第一步,全部是当爸爸的全程照顾,父子俩现在的感情已经契合得毫无间隙,以往都是不乐意陪爸爸玩,现在每天的视频里总能看到一一开怀大笑歪在爸爸的身上,眼神和动作都带着非常自然的亲昵和信赖。以前他俩的关系属于一定要特意提醒一一,才会草草逗一下他老爸,现在是,就算我在身边,他也随时寻找爸爸的身影,爸爸的地位从家里排名第五已经上升到了第一的位置了

中秋节的时候我从外地回来,带着他一起回了老家,全家都到齐了,甚至小姑姑家的腼腆表弟也来了,热热闹闹的,婆婆做了豆腐,杀了鸡,杀了鸭,典型的大盆的酿豆腐,大盆的砂锅炖猪脚,大盆的老鸭汤,一盆盆端上来。每一次的过节,婆婆就是这样经过繁杂的工序和劳心劳力的折腾,铺开这样大张大摆的席面,大家团团而坐,日子也就因此而明亮喜庆。

半上午的时候,看着楼顶上晒出来的两根挂满衣服的竹竿,像是洗漱干净的平常日子,清爽安宁地晾出平安喜乐的幸福。小院子里婆婆手脚不停地烧了开水烫鸭褪鸭毛,二楼的窗户上一一站在那里张望,他一句一句跟着爸爸聊天,指着远处问:爸爸,那是什么?一递一声地念:月亮汤汤,骑马烧香……长长的俚语民谣居然还一板一眼没有遗漏,念完了两父子哈哈大笑

晚上的时候,一一仰着脸说要爸爸陪着睡,父子俩躺在床上,小小的糯米团子脚丫掰到头上,滚来滚去,当爹的举着手机一句一句教人家念颠倒歌:咬牛奶,喝面包,夹着火车上皮包……咯咯咯地笑成一团。我总是睡不着,守着他俩到半夜,外面的月亮光很亮地照进床上,想想这几天的日子,再想起这三年来的时光,心里总是浮起一点欢喜又觉得铺陈着忧伤的情绪

我很久不在这里写东西,原因不过是自己的心绪不宁,而今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总是想着,这样的日子总要留下一点记忆给以后,记得我是怎么度过这个中秋节的,记得我眼里看过的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