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起点

2月2号,我们在新家做了一顿饭吃,来的都是家里的亲人,公公写好一副对联,一看横批我就觉着心里很踏实,对联书里那么多四字横批,他偏偏选了这个,嵌着我的家乡和他的家乡,这就是对我的尊重,也是一个长辈细节上的周到。婆婆特意带了大部分菜来,并整个承担了烹制的工作,而我笨手笨脚全程打杂。总之有幸福的感觉。

2月4号,确定了一个意外的好消息,我很慌张,但只能尽量镇定,接纳欢喜。自此以后,我的生活必定要有不一样的挑战和欢笑。

过年的时间,我每天做各种梦,梦见草原上我和花菜青春正盛,惬意地交流心里各种美好的想法,梦见我回到家乡板栗树下,哔啵啵掉的板栗,我捡到了满满的一兜,梦见左手被大狗咬进嘴里,我摸到了它的软热的舌头,梦见老虎,梦见同事的办公桌下长着两个南瓜…

每天都过得辛苦,呼吸困难,头晕,恶心,还有挖心挖肺的饥饿。我特别想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们,但是,这是我必须自己做好的事情。13号回来上班的路上,吐了五回,一次比一次艰难,因为第一次就吐光了胃,最后一次我吐的胃痉挛,都爬不起来了。

吃不下东西,反倒吐光了原本的一点,然后,饥饿感一阵一阵袭来,像是肚子里有一把刀子,随时随地就猛烈刮肠子和胃,饿得挖心挖肺地疼。最麻烦的是,我居然还感冒了,喷嚏一个接一个,鼻涕也是不停,头疼,全身发冷。

但是,过了两三天,总算是好了,有一种熬过一劫的感觉。总是越来越好的

22号元宵节,又是一个新的消息,我忽然想,或许我将要收获的幸福是巨大的,所以老天才给我这么多的考验吧!又像是回到了五年前,我一个人的战斗,但是,有新的挑战,我也一定能有新的成长。有家的温暖提供给我力量,我总是会充满勇气的

23号一早花菜出发。晚上儿子吵着要我趴在地上跟他打牌(就是一个一个轮流出小动物的卡片),我说我需要躺一下,很累了,他又叫小舅舅陪他打牌,小舅舅却要在厨房忙忙碌碌做饭。于是他就撅着嘴一个人趴在地上,拿着一堆动物卡片,闷闷不乐地念叨:没人陪我玩…大家都不陪我玩…我说你叫叔叔陪你玩啊,结果他就是坚决不愿意,说是叔叔老是骗他,所以坚决不跟叔叔玩。后来我看他一个人可怜兮兮地不出声,在边上蹭来蹭去的,就想引开他的注意力,问他有没有想爸爸,结果,他立马眼圈儿红了,泪水涌出来,点点头说想了,然后用手揉着眼睛,带着哭腔小声说:我都想爸爸陪我玩…

 昨天一早他出发去了赣州,晚上问中育有没有想爸爸,结果,他立马眼圈儿红了,泪水涌出来,点点头说想了,然后用手揉着眼睛,带着哭腔小声说:我都想爸爸陪我玩…睡前他打回来电话,儿子正好在卫生间拉臭,然后就听到他在喊:“妈妈妈妈,你快来呀,快过来一下!”我拿着电话以为他是拉好了要擦屁股,就应了声,却没有迅速跑过去,然后他就又叫了:“妈妈妈妈,我鞋子踩到臭臭啦!快点过来!”我马上冲过去,就看见他踮着一个脚,光着两个腿颤颤巍巍站那里,卫生间的便池边上都是臭臭,我一下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叫他小舅舅过来给先洗好屁股来。等到把他抱回来,我给他换好睡裤,两个人都在被窝了,我才问他怎么回事,儿子马上邹起眉头,两手一摊,耸耸肩,撇着嘴做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说:“唉!我是拉臭的时候摔了!”我再问他怎么摔的,他就说:“鞋子踩到臭臭了,屁股掉到卫生间地板上了呗!我就叫你,总叫你都不来。”然后,他又转头看书去了,完全没有在这事上再多纠缠,我心里却愧疚极了,脑补了一下他当时的状态,一个小屁孩蹲在厕所,不小心掉便池里了,谁都不在边上,只能自己把鞋子从便池里弄出来,自己爬起来,还要小心站着,别把身上都弄脏了,大人却啥也不知道,姗姗来迟。我问他:“那你疼么?”他漫不经心回答:“当时疼,现在已经不疼了。”然后继续翻他的书。我想起来那时候他叫的是鞋子踩到臭臭了,我当时没当回事,只是觉得他是不是描述错误,因为鞋子怎么可能踩到便池里面的臭臭呢?除非他拉在外面了。谁能想到是这样一种摔进便池的严重状况

后来他爸又打过来跟他视频聊天,他开心极了,问他爸爸买的被子暖和不,听说暖和马上就说:“爸爸,那你要记得带回家来哈!”聊了一会儿天就关了手机,卧室灯也关了,过了一会儿,黑暗中他 在被窝里瓮声瓮气地说:“妈妈,怎么那么早就关了?我还很想多和爸爸聊一会儿呢!”我说:“因为很晚了,要睡觉了,明天咱们要早起上学。”又过了一会儿,他背对着我,在被窝里小声嘟囔:“有爸爸在真好啊!”听得我鼻子都酸了。

这个孩子,总是像团小棉花一样,一不小心就能暖到心窝里去。

这熊孩子,其实就算爸爸在家 ,也需要妈妈催着爸爸去给儿子擦屁股的好吧!只有我才会在他拉臭的时候守在边上,只不过现在我身体不舒服,漏守了一次,就出这么大篓子

不一样的年

今年过年真是过得完全在我意料之外,因为老天给了我一个惊喜,带好了回娘家的各种扮美工具,约好了同学聚会,然后,我却没回去。偏偏日日天暖气清,我只能坐在门口看儿子在沙堆上卖力地种“椰子树”,看一看姐姐们发来的图片。

婆婆的年,往往在那些吃的上,做豆腐,炸豆腐,酿豆腐,搅米冻,煮米冻,煎米冻,做珠子粉,晒腊肉香肠,宰鸡杀鸭拾掇猪头猪脚猪肚,还有祭祀。

忙忙碌碌地折腾,从最原始的材料开始,豆子要洗好泡好打浆,道道工序做成豆腐,这中间的时候我最喜欢,喝熬熟的豆浆,吃嫩嫩的豆腐脑。新鲜的豆腐就切成四方,厚厚实实的老实模样,用细细的竹篾弯曲,抠掉中间的一块,塞上剁好的韭菜肉馅,做成酿豆腐,下锅煮熟,一道霸气的典型客家传统菜就出来了。客家人除了这样酿豆腐还有酿苦瓜之类的,所谓的酿,应该就是跟煎炸煮烤一样,是一种做菜技艺了,就是“在一种材料的中心,填入另外的馅儿”的意思。

酿一大盆豆腐,余下的豆腐就全部切成长方形,下油锅炸,变成微黄的一片,轻轻皱起细细的纹路,中间成了蜂房一般,刚炸好的时候是外面软韧里面松润,很香,配上酱油辣椒一蘸,味道可不就是要上天?堆满一大缸,撒上盐当点心,男人们就围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吃炸豆腐。吃不掉的就每天在太阳下面摊开晒,一片一片像是扑克牌一般,整整齐齐排着,好几个大日头,把里面的水份晒干,颤巍巍松软水润的炸豆腐就变得颜色更深,硬如瓦片,就可以放心储藏,此后一年都可以拿来做菜。

大米,打成浆,加入从草里烧出来的碱灰,在一口大铁锅里,用木棍不停地搅,炉膛的火不停,木棍也不停,长时间均匀地搅拌,保证不粘锅,胳膊都酸了,换个人再来搅,一直到一整锅的米浆成了凝胶一般的冻状,凝而不焦,有了质感,米冻就做好了。直接吃也可以,切成块状用火烘焙成焦黄就是香喷喷的烤米冻,用肉汤加上青菜或者肉一道煮熟,又是另一种透明绵软的口味。

珠粉也是大米开始,做成极小的均匀的白色珠子,用来煮上一锅新鲜的鸡鸭内脏,口味鲜美,往往一大盆都很快被大家消灭。

婆婆的年就在这些吃食里面,摆弄这些最原始的食材,变化万千地做各种风味,忙忙碌碌,呈现在桌上的是满满当当的客家传统菜肴,菜盘的数量是要吉利的数字,一般都有12盘,问题是盘子的规格实在是巨大,大盆大盆的肉,蔬菜往往只是一个小白菜,其他的就是猪脚、猪肚、鸡、鸭、鱼、香肠等等。

儿子的年就在于玩。沙堆上他和小哥哥能玩一整天,每天如此。25度的大太阳,他俩也是一样在沙堆上,各种情景在他俩的想象中丰富多彩地出现,我们的眼里则只是沙子。儿子自从到了爷爷奶奶家,就不再找我,一天到晚忙着玩。看着他热情奔跑,像个自由而快乐的小豹子。他拿着我的手机,问里面的小机器人各种温暖有爱的问题。我叫一一,你叫什么呀?…我跟你做好朋友可以吗?…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你有没有上学?…你最喜欢什么?…你最爱谁?…柜子是什么做的啊?…你能记住我的名字吗?…你睡觉会尿裤子吗?…你认识电视上那只鸡吗?…你会唱我们幼儿园教的《小司机》吗?…不对,刚刚你唱的不是我们幼儿园教的。…你爱吃什么?…你的家在哪里?…儿子问话的时候,语气温柔极了,一开始甚至是小小的耳语声,生怕吓着机器人,后来我说太小声他听不见,才略微大一点。

我的年就在于心里对接下来的未来的各种猜想。很想念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