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

小蜡树又开满了一路,又一个夏天到了。每年的初夏,都是小蜡树香满路,雨落湿衣,细细碎碎的花落则把停靠路边的车带进文艺片,像是这整条路都陷进了忧郁诗意的青春

下过一周的雨,洗掉的不仅仅是灰尘,连空气里面的噪音都被浇灭了,安静的院子,鸟叫都是偶尔在树木之间漏出一两声,水泥地面浸透了雨,干净之余,还透着一种青涩

一条青春而忧郁的路,一个洗刷明净的院子,初夏像是雨后青山,比春日还要静美许多

因为孕期,人特别懒。花菜最近变得生活感强了不少,不光是静下心来早起跑步,还踏踏实实陪着儿子完成各种幼儿园任务,甚至兴致不错地买了一本植物图鉴,洋溢着热情地带着儿子认识植物。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热情生活的他,谈话也多了,有一种踏踏实实的分享感。前所未有的安宁惬意,加上儿子的诗意浪漫情怀,每天一家四口在车上追一团白云,或者看一路彩灯闪烁…一一越来越诗意和浪漫,每天都是兴高采烈的,为各种细小的美丽而惊叹,我的生活都因此变得生动不少

肚子已经撑得像球,老二在肚子里开始欢腾,每天都会扑腾好多回。当爹的陪老大玩得开心,好几天能看我肚子一回,偶尔谈起来,居然都是些要亏待老二的话,什么一一的书和旧衣物以后就归老二了,什么以后忙起来肯定不会像对老大这么细心地陪伴了,什么老二到时候送回老家给爷爷奶奶带了…..突然觉得,每个家庭里的孩子们,老二真的好心酸啊!

一一越长大,我越是觉得像是看到了年幼的自己,自小就觉得与他完全心灵相通,都不需要感应这个程序,就自自然然的觉得他的心就像我自己的一样。老大性格像妈妈,老二会是个什么样呢?或许里子完全像爸爸?我也很想要给他像老大一样的成长环境呢!可是算一算,真的好难啊!主要还是六年已经带走很多的东西,一年一年对生活妥协,修正自己的心态,已经没有那些幻想和热情,怎么样才能够也给老二描绘一个美丽活泼的世界呢?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大家庭的孩子们老大多是热情洋溢的能力型,老二就是软糯一些的实干家了。

趁着天气还没有热到焦躁的程度,这样的气候,花色还明艳饱满,草叶青绿更深,风和云都还是微微的,特想带着一一出去画画,画得不怎么样,但主要还是感受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第一次登台 小小升旗手

五月份初,爷俩放学回来,当爹的就很开心地提示儿子:“一一,你还有个什么好消息要告诉妈妈的啊?”一一想了半天也没记起来,还是老爸再次提示才记起来:“妈妈,老师选我做小小升旗手啦!”从这一开始我就没见着这么重要的一次首次登台在他心里留下多么深刻紧张的情绪。

老师提前了十天左右告知我们做准备,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次可以认真看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轮到他上场。儿子啥事儿没有一样,照样疯玩儿,当爹的一个人默默在阳台上写了好长时间的发言稿,慎重地左改右改,说实话,我很惊讶他能用那么押韵的手法,把儿童语言写的那么朗朗上口。我只是提了一点小建议,把几个小地方改成更加口语化,一一也很能接受这篇发言稿。就这么嘻嘻哈哈地熟悉了两天稿子。

一一每天都想不起来要练习讲话,我更是懒怠去督促他,只有他爸爸在晚上睡觉前闲下来了,就会急着叫他念一念,而每次一一都是故意在各个地方停下来乱念,逗我们玩,最后都是嘻嘻哈哈闹成一团,一点都不严肃认真。中途我给他仔细讲解发言稿的脉络结构的时候,讲到了里面插入的一首《小池》,结果,他突然打断我:“妈妈,我想改一下这里!我有一首更好的描写夏天的诗,我要念那首!你等着哈,我去找给你看!”然后,他跑去找了一页他周岁的时候看的幼儿启蒙书,整本书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一页,上面有一首极为简单的儿歌,总的就两句:夏天到,知了叫。夏天不到,知了不叫。一一指着这首儿歌,认真地用各种词语来描述它的好处,宣传了好几分钟,然后问我可不可以换这首。我心里笑喷了,鬼灵精怪的家伙,用这么简单的儿歌来替换一首他不甚了解的古诗,当然发言稿会更加简单多了,我也认为符合他的喜好和语言特色的儿歌估计效果会更好,毕竟,古诗所描述的意境他们幼儿园的小朋友还不怎么了解,于是,就叫他再给发言稿作者通过一下就好了。

这一周的准备时间都是这样,一一没事儿人一样疯玩疯跑,压根不往心里去。我们也就想起来了就问他记住没,念一遍,他就搞怪地东拉西扯念一遍。最紧张的人就是他爸。我以为这样松散的训练对一一来说,估计会很难完全流畅地记住全文。谁知,前一天晚上,我问他:“一一,你记住了你的发言稿没?”他满不在乎地做个鬼脸:“记住了!”然后我叫他给我背一遍试试,他一开始还好,认真地念,念了几句之后就是边走边念,一路走到卫生间尿尿,嘴里和尚念经一般嘟囔,居然发现他一字不差背了下来。我终于对他有了点信心。

周日我早早带他睡觉,周一一一是第一个醒来的,去幼儿园的路上他还在搞怪,到了幼儿园,遇见好朋友又是一阵亲密拥抱和疯狂追跑,我都怕他玩忘了词。其他的两个主持人和另一个升旗手都是安静的,就他一个人在旗杆下和操场上和好朋友大喊大叫追追打打,突然降温的早晨别的小朋友穿了外套都说冷,他居然玩出了汗。他们班的小朋友站好了队,升旗手和主持人都已经站在了台上,四个小朋友就他一个人在扮鬼脸装猴子,一刻不停地在那里兴奋得手舞足蹈。两个小主持看上去都很紧张,唯有两个升旗手,一个沉默,一个已经兴奋地快要飞上旗杆了。

主持人背稿子像是卡带了一样,慢慢地拖着声音念,我心里还在想,我家这只猴子不知道会紧张成什么样呢?轮到他了,第一句开始,我就明白了,这只猴子压根就是艺高人胆大嘛,我还想着这人生首次上台亮相他估计需要点鼓励呢,人家好风度啊,流畅响亮地从头说到尾,一个结巴都没有,一个不该有的停顿都没有,风度翩翩就讲完了,语速音量表情仪态都很自然。最后有一句结束忘词了,但是,他还是知道及时略过,直接致谢。

老师原先说家长可以在台边鼓劲,必要的时候提词。但是我们俩都站得远远的,我心里其实还是想放手给他自己去锻炼的,准备期间就没见他紧张,也不见他怎么放在心上,上台了万一出点状况,就可以顺势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更加认真对待自己的表现机会。谁知,他就这么十分出彩地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

听见他的声音响彻这个校园,我忽然能够想起我小学时候每次在主席台上念发言稿,都是无知无畏昂首挺胸地上去,心里紧张也依旧装作满不在乎地环视全场,四年级的时候上台之时,两个裤兜里还一边塞着一个大橘子,鼓鼓囊囊,开口就是一句“金风送爽…”,我就瞄到我们班主任很没形象地歪在椅子上,满意地点头。我忽然一下子很能体会到一一在台上拿着话筒时的心情,并不以为这个多重要,也不觉得有多厉害,单单只是我应该这么念,念完就完事。并不像我们这一群家长那般紧张忐忑,害怕出状况。

表现得怎么样我倒是并不是最在意的,毕竟只是第一次,但是,一一这种状态我还是挺满意的,心大,不纠结,看着嘻嘻哈哈不走心,却又实实在在能够背好词,忘词了也不纠结,直接致谢结束。

那段大家都在的岁月

妈妈过来看我,我自己身体不适合出门逛,就多是在家里陪她闲话,好在妈妈是宅女,一个多星期不下楼不出门都可以。那天聊到以前,我不由感叹:最幸福的时候是家里九个人住一起的时光,那时候家里人多,果树也最多,小院里花也多。

小时候我家最家大业大的时候就是大家济济一堂的时光,兄弟姐妹五个,加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水田十亩多,还有山地林地菜地池塘。因为人口多,大家各有各的爱好和特长,于是,沉默寡言常年被奶奶嫌弃的爷爷种满了各种果树在院子里,我们每年能吃到自己家的枇杷、杨梅、水蜜桃、梅子、板栗、葡萄、李子、橘子、柚子、麻皮梨、枣子。据说爷爷种果树每样都能种活还随随便便就如期长出好吃的果子来,当时并不觉得有多厉害,大家依旧觉得爷爷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作为一个家庭长辈而被尊敬着,直到爷爷去世,板栗树要三人合抱才能围住树干,却一年比一年的果实小,小桃树生虫了枯萎,柚子树桔子树都在树干中间发现虫子,杨梅树已经要两人合抱了依旧被虫蛀空,葡萄藤也没了,其他的那些树也一样样都生病,就剩下了李子树还在。爸爸移栽了新的果树,却都没成活,二姐也买了树苗栽种,却不曾好好结果,柚子树多年才长了四个柚子。我们才发现,果树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活,活了也不一定就能按期开花结果,结果也分个头大小和口味甜涩,而爷爷,默默地把小小的院子各个不起眼的位置种上了不一样的果树,让我们的童年一年四季都飘满果香。

大姐则最爱养花,小小年纪就老能得到一些花种子,厨房边种了夜来香,一大片霸气葳蕤地盛放在夏天,不管是谁来我家,都要赞一声。下园子则是她种的美人蕉,宽叶肥茎,浓艳的红色大花笔直地开在墙边,牵牛花则是满篱笆跑,朝开午谢,还有菜园子边上的篱笆边,她种的木芙蓉,树一般高大,大朵繁复的花像是假绢花一样,花色甚至会变化。鸡冠花则是被种到了菜地上,我一直觉得它很丑,鸡冠子一般还粗硬扎手,也没什么叶子,篱笆边还有可以涂指甲的凤仙花。大姐出外上学,然后在外面工作,成家。每个人来我们家都要夸一夸那些漂亮而且香气四溢的花,然后,爸妈就会很自然地谦虚说是我家大女儿胡乱种的,神态却隐隐有自豪。我跟弟弟听多了,就觉得大姐这事做得好浪漫,人不在家,却每个人都要夸一夸,于是,偷偷商量也在院子里种些花,两人合伙偷偷在邻居家挖了一株,我傻呼呼地就把它种在坚硬的晒谷坪上,当然就没有成功。所以说,养花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啊。

妈妈则是种菜能手,爸爸曾经调侃:“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妈每次随随便便种几根黄瓜,鬼晓得就偏偏长得那么好,满架子的瓜吃都吃不过来。”真是这样,夏天的时候,我们家每天收好多的黄瓜,不赶紧吃就老了,这个时候往往是人吃黄瓜当水果当菜肴,家里养的猪和鸡鸭都一起吃黄瓜。

奶奶则是打扇讲古的高手,夏夜蚊虫多,大家在院子里看星星纳凉,最喜欢把椅子搬到奶奶身边,因为,所有的人都会摇大蒲扇,但只有奶奶可以一直一直打扇不停,闲闲适适的模样,还能够讲一晚上的志怪故事

我则是啥也不会做,养不了花种不了果,饭也不会做,简直就是干活样样不行,但是,能给大家添点色彩和幼稚的音乐。大家农忙之后,休闲时光,最乐意看见的就是我,`(*∩_∩*)′大姐老是说,小时候他们在田里回来,走到路口就能听见我的二胡或者笛子声音,再往里走,就能看见我洗好了澡,穿着漂亮的裙子坐在门口摆弄二胡或者笛子,一副怡然自得的小模样。那个时候,我就是娇气的代名词,叫我去帮忙下水田拔秧苗,我能穿着公主裙和白袜子去,在水田里叫弟弟帮着提鞋子,自己拎着裙摆,大家都笑话我是地主婆。家里人大大小小的都善意地维护着我的娇气,所以我洗碗的时候会把一大摞的碗在厨房排开,依次装些水,抓两根筷子就很不害臊地自己敲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来。全家都善意地拿我开玩笑,却并不阻止和斥责。

哥哥则是喜欢上了笛子,爸爸也就在闲暇之余耐心教他,和我一起几乎成了家庭音乐休闲的担当,农忙时节,孩子们放暑假了,我们家的院子总是最热闹活泼的,二胡和笛子,有时候拉上妈妈唱歌,闹一阵解了白天的暑热和疲乏,就慢慢开始围在奶奶身边,听她讲讲以前的故事,有时候是她小时候闹日本兵的故事,有时候是她参加妇女运动的革命故事,还有些是家族老祖宗的往事,她见证了很长一个动乱时期,也经历了我们这个家族繁盛到势微的过程,肚子里还有各种志怪故事,几乎是总也听不够的精彩故事连载。

二姐则是喜欢想一些新点子,折腾小零食,晒苦瓜干,酸枣干,桔子皮,奇奇怪怪的。最小的弟弟则是专业跑腿和背黑锅的,我干的坏事基本上都会被默认为他做的,他的压岁钱往往都是借给我然后再也没还,什么放牛啊送水啊买东西啊,都是他做,我这个当姐姐的倒是再加养得白白净净。然而,他也是活泼淘气的,去自家池塘钓鱼,跟着别的小孩去人家地里偷黄瓜,在外面下棋忘记回家,哭着吵着要吃好吃的等等,比着我们几个的乖巧规矩,像是我们大家的淘气劲儿都通过他表达出来了一样,其实不过是他把我们放在心里的心思先说出来然后第一个被父母责骂,避免了我们再撞枪口而已。有了这样一个捣蛋包,生活也变得更加热闹有趣。

细细想来,家里的每个人都自在地用自己的方式生活,大家也都宽容以待,只要明白尊老爱幼的大原则,一起为家庭劳动,那么什么样的兴趣爱好都能在一个很宽容的环境里发展,爸爸妈妈确实很少干预这些,做的是开明的家长。那个时候,济济一堂的人,热热闹闹的家,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心里也都是满满当当的快乐。没有明确的分工,但是大家好像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爸爸妈妈只需要操心我们的吃穿,大姐引导着弟弟妹妹们养成了记日记、晨读的好习惯,二姐用行动做出了刻苦学习的榜样,哥哥一路都照顾着我和弟弟,我的功课汇报对象一直都是他,甚至思想汇报,他一边笑话我是平民家的娇气公主,一边帮我把父母分配的工作做完,其实,在这样辛苦劳作的大家庭我一点体力活没干的很大原因在于他对我的偏疼。我和弟弟就这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大家的疼爱,然后互相看不顺眼。

现在想来,古人说的人丁兴旺确实是道理啊,有时候孩子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来了,我看着客厅里面坐着满满的大块头,也会有一种特别的安心,岁月安稳的感觉。当然,有些人家人多,却因为个性而争斗,也是挺糟心的。等我老了,不知道能不能也再一次拥有这样一个温馨热闹的大家庭。

4岁十个月 开放而自信的一一

突然发现5周岁不到的儿子在默默地画字,因为幼儿园还没有开始学写字,所以,他现在能够自己画出来的就是“0、1、2、中”这几个字,3有时候还会写左右颠倒,就这种水平的娃,我居然在前几天给他买的数学思维游戏书里面发现了他亲笔画的几个汉字,在一页问小朋友那面墙缺了几块砖的游戏上,他写了“块71”的字样,他跟我说是照着问题里面的块字写的,写的是他的答案:7块。那个1看来是写7的时候的败笔。还有一页的问题是公交车下一站是哪里,上面画的是站牌路线,这一页他写的是“儿童”,虽然童字那个方框里面描的是歪歪扭扭的小蚯蚓一般,跟小篆的字体似的,但是,看上去这些汉字都描画得很认真仔细。

每道题做完他都严格地把自己的答案写上去,并且还给自己按照右下角的评级方法评定自己的表现是“真棒”还是“良好”和“加油”。我家娃娃实在太严谨和规矩了吧!

昨晚等着爸爸回来给他洗澡,一直到9点四十,我催他去洗都不肯,坚持要等着爸爸回来,后来打电话给他爸爸,一直喊着:爸爸我要你现在就回来!还一边红了眼眶,抹着眼泪喊着一定要现在回家,可怜兮兮的。他老爸出去吃饭到晚上11点才回来,本来快要睡着的小家伙一骨碌就起来,脆生生地喊:“爸爸!”,然后就穿鞋跑出去了,我听着父子俩在外面说话,一个说:爸爸我都等你好几个小时都没回来。一个就道歉,然后儿子居然马上就乖巧地原谅了:没关系爸爸,以后你要早点回来就可以了。然后,又是一通亲热的玩闹

一一越来越自信和自在,5月还要做小小升旗手,我很开心看见他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和放松地享受各种快乐。这个阶段他已然学会了迂回表达和小小的慧黠,晚上我在客厅听见父子俩在卧室玩闹,一一说:你很久没学我说话了!他爸爸就重复一句一样的,一递一声学了几句,接着一一说:“***(他老爸的名字)是个大坏蛋我要揍他屁股!”他老爸马上换了他自己的名字重复一遍。明显地给他爸爸下套`(*∩_∩*)′

晚上十点,听到花菜抓着一一在客厅排练升旗手的讲话稿,这个爸爸向来就是控制不好儿子的作息时间,但是我没有提醒他,毕竟在我看来,父子间的快乐比按时睡觉还是要重要一点的。然而,一一突然说:“爸爸,先暂停一下。我想先去我的小床用积木搭高楼再回来排练,行吗?”我听着那个面对儿子的软语相求就找不到方向的爸爸还在考虑,马上提醒他们:“十点钟了哈!”一一马上很乖觉:“爸爸,妈妈说十点钟了,太晚了,就不要排练了,我现在就去搭高楼!”我哭笑不得:“我是说你不要再去搭高楼了!”

母亲节在搬家,忙了很久,累得不行。把小乌龟也带过来了。一一很喜欢趴在一边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妈妈,小乌龟会不会拉尿?”我说我不知道,要问问爸爸。然后他爸爸说会,接着,一一说:“爸爸,那我们给小乌龟搭个厕所吧!这样他就有地方拉尿了!” ̄□ ̄||

早上去送他上幼儿园,班主任彭老师来了,一一欢天喜地就跑前去喊:彭老师早上好!然后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上楼,到了教室里,他又是很自然地问:“彭老师,今天玩什么游戏啊?”我突然就觉得很开心,孩子能够把自己放在正常社交距离跟老师主动对话,这是比较开放的一个状态。相对来说,老师在孩子的心中都是高高在上的一种地位,学生往往容易形成比较自卑和低幼的一种自我定位,能够随着自己心意去询问校园生活的相关信息,这是比较需要勇气的。而一一今天这么自然而然就说了,看上去特别的自在和大气。

妈妈

五一的时候妈妈来了,过年我因为身体原因没回去,爸妈都很想念我们,爸爸偷偷告诉我:“你妈早就想去看你啦!”我就想起年前妈妈像个下定决心兴致勃勃的女孩子一样,在电话里说:“反正我正月要去看你的!去你那里住几天,你爸还是同意了。”大有一种“你爸爸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必须完成心愿”的意味,习惯听从爸爸安排的老妈,突然间蓬勃和迫切的心态,让我觉得母亲的牵挂果真是打败一切的感情啊!我果然是爸妈最爱的小女儿,幸福感瞬间爆棚。

前段时间一不小心在书店买了一本日本作者的书,写的是他的母亲年老之后的各个阶段状态,心态和记忆变成了少年慕艾的时光,然后童年姐妹情深的时光,时光往前走,记忆和心却往回走,越来越纯真,越来越依恋。作者的成长经历看上去是比较无父母缘的,出生起就与父母常年分离,等到盛年时光,却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在身体衰弱的同时,一点点回归到一种稚子心。从小对父母的渴望和现实的陌生,终究让他对因为年老而停泊在身边的父母充满了探究,所以比一般正常的人对待父母更多了一些密切的关注和研究,所以才能够比较清晰地观察,而不是因为熟悉而漠视她内心的变化。

妈妈六十多了,她以前总是默默地忙来忙去,像是所有的话都留给爸爸去说,被误解也好受委屈也好,也只是流眼泪,最最激烈的反抗不过就是自己静静地说一句:“我不过是为了你外公(而活),等你外公去了,我就随便怎样了。”一辈子从不发恶声,只是平静地忙前忙后,到现在我自己成家了以后,经常打电话跟她聊天,多是我无聊的时候,抓着她东问西问,胡天海地地说,她就总是笑,有时候说几句,像是小姑娘的牢骚,都是些小小的任性,比如爸爸的哪个朋友特别无赖,老偷偷拿爸爸的东西走,偏偏爸爸还很喜欢邀请他到家吃饭,她就会怎么故意把菜做的不好吃之类的

渐渐地,妈妈会告诉我她梦见去世了的外公肚子饿了没饭吃,或者什么其他很害怕的梦,她会把她的担心和害怕告诉我,却都是小小的孩子式的担心。我觉得,是不是所有的母亲都因为几十年忙忙碌碌于照顾家庭和孩子,内心一直都是纯真的小女孩,岁月往前走,孩子般的感情和任性却还是深深地藏在心里不曾改变。我的母亲总是会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被我逗得咯咯直笑,心里揣着的小秘密也不过就是些小女孩的恶作剧,爸爸吹笛子的时候我叫她唱歌也能开开心心地亮起嗓子来几首,小外孙刷牙把牙刷刷满巧克力屑乐得自己哈哈大笑的时候她也一起开怀大笑……我一直觉得在生活重担之外,她是个纯真大方的小姑娘,活泼爽直,开朗明净,不因是长辈而肆意侵入别人的生活,也不会冷淡疏离不关心儿孙的困难,每次电话打给她,都是未语先笑,一串串清脆的笑声让我觉得生活就是一点点小事也可以变得热闹又欢乐,回家每次看见她,都想大笑着冲过去抱抱她。

现在我也是妈妈了,我也跟她一样不会做精巧的点心,但是她一日三餐各种菜肴都很美味,我也跟她一样不太计较细节,但是她日常生活条理清晰,我也跟她一样不喜欢出门东逛西逛,但是她人缘儿比我好…唉,我难道真如老爸说的,不好的都像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