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笨之走过张小叮

张小叮是一个性子像奶糖的男生,粘阿粘的,总是抿着长长的唇线冲聂小笨笑,他说话的时候,会把每一个字都咬得钝钝的,像是边缘包了糖果纸。

聂小笨总是接到他打来的内线电话,像是以前小时候哥哥检查作业一般,一句一句地问聂小笨:今天做什么了啊?高不高兴啊?早饭吃的什么啊?….有时候还会夸夸聂小笨,后来,有一个傍晚,张小叮一连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聂小笨后来听见电话那头张小客的声音:好啊,小叮,我说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上课,原来偷偷跑回来打电话啊!张小客大声地在那头喊:聂小笨,小叮喜欢你!然后就听见那边手忙脚乱地挂掉电话了

聂小笨怔怔地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挂还是不挂。后来聂小笨就不怎么接电话了,张小叮就每次给高小姗打电话,问高小姗聂小笨在宿舍做什么。所以聂小笨就会经常在耳边听见:她现在在照镜子!……她在看书!……她什么也没做,就是坐着……然后聂小笨就觉得自己像是困在一大团棉花糖里面,粘阿粘,粘阿粘…..

没法呼吸的棉花糖
没法呼吸的棉花糖

聂小笨经常一个人去图书馆,看看书,发发呆,有时候是晚上,她从图书馆出来,经过黑漆漆的转角,没有路灯,她总是抱着书走得比平时要快一点,有几次,她听到身后有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一直走到了路灯下,才听见后面有人喊她,回过头,却是一脸高兴的张小叮:真巧啊!吓出一身冷汗的聂小笨,心里像是砸碎了一筐西红柿

害怕的番茄
害怕的番茄

性子向奶糖一般的张小叮其实就是想对聂小笨好,想关心她,想知道她的事情,想看着她眉毛弯弯地笑,可是聂小笨,在自己的世界,一心一意地看天,淡淡的走在自己的路上,看张小叮的目光,越来越遥远

遥远的甜
遥远的甜

在以后的日子里,高小姗还是时不时地对聂小笨说张小叮又拿了什么什么奖学金,张小叮被保送哪里哪里,可是,聂小笨只是在手里拨拉着一个心形的拨片,是用红色铁通电话卡削的

时隔几年,张小叮在QQ上看见聂小笨,总会高兴地发一个笑脸,聂小笨忽然觉得如此温暖,那个时候的她,觉得他那么困扰,现在却发现一份很真诚的心曾经那么手足无措地在身边停留过,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聂小笨有时候会跟张小叮聊很久,关于那些青葱岁月,他们一起经历过慌张青涩的时期,还好,他们还可以从容笑谈

《聂小笨之走过张小叮》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