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连

流连 2008-09-11 11:47

忽然觉得那么喜欢现在,像是拥有很多触手可及的未来,手里却还握着细细的天真。。。。木头问我还有什么是我们需要担忧的?我很俗地说没钱,再然后,就只能回答:一份没有完成的调研报告。。。这些,难道就是困住我的快乐的罪魁祸首么?原来,拥有这么美好的现在呢!

蓬头说看我的日记,发现我是一个习惯忧伤的人,与和我相处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时候我想,我就像是一颗芭乐果,那些我经历过的美好,像是一粒粒的籽,嵌在最深处,它们让我不断地陷进回忆,不断地柔软,忧伤,内心深处像是被那些美好得不忍放手的回忆,慢慢慢慢浸润,变得绵软,带着淡淡的流连。。。而而今的每一日,总是像水一样,有青草的味道

在党校培训的日子,简单而规律。五点半就起来,六点晨跑,7点早餐,8点上课,晚上则7点整看新闻联播,然后是小组讨论,基本十点后就是聚在一起聊天。。。

很多时候我就在四层楼高的地方,看远处,楼房以外,那片墓地。第一次看见的时候,那些水泥砌成的坟头和墓碑,排列整齐,散落在树林外面,像是一颗颗开满白色花朵的树冠。远远看上去,那是一块很安静很祥和的地方,那不像是死亡的形式,反而像是白色花朵飘落的地方,或者是诗句停留的纸张

党校的建筑都很老了,如果没有这些嘻嘻哈哈的年轻人,是很荒芜很破败的。矮墙上有一段是丝瓜藤爬满的,张着一叶叶的绿色手掌,在风里晃动,那些明黄色的丝瓜花大朵大朵地开在墙头,那么田园,安宁。在洗手间刷牙的时候,看那旧旧的水龙头哗哗地流着清凉的水,想起那段爬满丝瓜藤的墙,我总是会想起高中时代遇见的一个女孩子,每次都是远远地看见,不染烟火的样子,总是穿背带裙,公主袜,头发总是披在肩头一丝不乱,从来都是只用布制的发箍拢在耳后,像缎子一样,看见她的时候她总在安静地笑,或者淡淡的,一副眉目如画的样子,那种温婉清纯,我以为到了一个极致,就像是那段岁月。那个女孩子就像是一个童话,轻轻落在那段岁月,然后像羽毛一样飘忽不见了

我就这样,总爱看那片落花一般的墓地,总爱一个人想那清澈美好的岁月,任那篮球场上的篮球一下一下重重砸在地上,任那身边嘻嘻哈哈笑闹的男男女女,我说不出来那些心里的美好或者感伤,它们就像是一些很美很宁静的画面,心里会有很安静的音乐轻轻响起。。。。我的生活,总是可以简简单单地快乐起来,像是小溪,唏哩哗啦,可是,那么多说不出来的忧伤,与任何人无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