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营小本生意 » 正文

广发银行IPO难成行?一笔疑似代持股份资产处理成关键_赚钱资讯

0 人参与  2019-08-13 07:56  分类 : 经营小本生意  点这评论

乡镇暴利生意首先,这个问题回答“好”或“不好”都会挨骂,因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只要是个“公务员”,肯定哪哪都好;如果站在乡镇公务员自己的角度来看,他会感觉自己与县、市、省、国家部委的公务员有着天壤之别。既然预感到会挨骂,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当过乡镇公务员,现在是县直部门公务员,中途也参加过省市公务员选调考试。我想结合亲身经历,说说对乡镇公务员这个岗位的感受,这既不是为谁叫屈,也不是为谁鼓掌,而是一次发自内心的、不说不快的个体行为。 一、不同地区的乡镇公务员,待遇天差地别

我工作的地方是个国家级贫困县,而且是本省本市的深度贫困县,前几年和江苏省的一个国家级高新区结成了脱贫攻坚帮扶对子,就以我们县和结对子那个区(县)的乡镇公务员做一个直观对比吧。

第一,人员数量。本县人口最多的城关镇,与对方区(县)一个人口总量靠前的镇是结对帮扶关系。第一次到对方地界了解到,他们那个镇的干部(公务员+事业人员)总数400多,本县城关镇不足100人(也是公务员+事业人员)。

第二,工作内容。对方属于发达省份的经济上游地区,我前后三次过去,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乡镇干部的工作其实只有一样,那就是抓经济发展,或者叫抓经济与党建融合发展。我们这里属于贫困县,乡镇干部除了要抓经济、抓党建,最大的任务就是脱贫攻坚。对方乡镇干部的工作时间大体上是“朝九晚五”,本县乡镇干部是“5+2”“白+黑”。

先请不要喷!这就是现实。要不举个例子吧,我曾经的小学数学老师(后来改行到行政单位)两年前已在脱贫攻坚一线倒下(再次默哀),大家脑补。

第三,薪酬待遇。公务员的薪酬待遇一直是争论的焦点,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客观来说,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拿钱不干事,也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能拿高工资,乡镇公务员也一样。还是和结对子的镇对比,以科员为例,本县乡镇一级拿到手4k左右一点,其实比县里还会高一丢丢,因为有乡镇津贴(其中还有差别,边远乡镇高一点,不过最高也就每月400来块钱,最低也就100来块钱),加上年度考核奖、13月奖励工资这两项,所有包圆儿,年收入也就7万上下;比起来,在结对子的那个镇当同级别公务员,工资、年度综合奖、单项奖等等乱七八糟的加起来,是本县这边的接近3倍。

第四,生活成本。本县是边远山区县,公共交通只有以县城为中  心、通往半径十来公里范围内的公交专线,其它乡镇的交通问题只能靠干部自行解决,要么自己驾车,要么坐面包车或者客运班车。本县最远的镇,距离县城近百公里,全是山路,一个往返需要花费大约5个小时。光通勤费用这一项,在乡镇公务员,特别是在偏远乡镇公务员的生活成本中就是不小的一项,更别说乡镇工作经常到村、到组、到农户。这样说吧,没到过我们这边山里的,第一次来能保证让你“坐车坐到吐、走路走到哭”。你别不信,我们这里有句俗语叫“看山走断腿”,啥意思?就是你看着前面有一座山,好像不远,真正走路上山的话,感觉有“把你腿走断”那么远。一座山如此,在山连着山、沟连着沟的地方走村到户,别说开汽车,骑摩托车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其它的开销我觉得就不用一一列举了,类比一下就知道。反观结对帮扶我们县的那个区(县),地处平原,经济发达,水陆空交通网络齐全,即便在乡镇工作,生活条件和成本也是我们这个地方市一级都比不了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之前专门和他们过来本县挂职的一名乡镇干部聊过,确实没法比,感觉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二、说了乡镇工作的差异,再来说说我们这儿乡镇工作的“乐趣”

“乐趣”一:群众SF比进自己家门还方便。我们这里,乡镇一级的政府机关完全开放,没围墙,没门房,没保安,群众进政府大门完全自由。记得有一次接待一位SF的大娘,就为一件事,她在街边卖菜的时候挡了别人的道,菜篮子被人踢了一脚,那人她不认识,也没拦住,想想觉得自己委屈,跑到政府来讨公道。我们看了她的菜篮子,大半新,好好的,也没什么损失,就劝她想开些,她死活不依,缠着不走。没办法,最后只有接F人员自掏腰包,给她100块钱“精神损失费”才算打发了。好笑不?外人听着很好笑,我们自己只能苦笑。这不是个例,有很多。

“乐趣”二:与老百姓打成一片的基本技能之一就是“骂笑”。“骂笑”是土话,大体意思就是“说荤段子骂人,逗人笑”。粗俗不?你肯定觉得粗俗。不过,这是与老百姓搞好关系的基本说话特征之一。老百姓说粗话,你文绉绉的,想和他们“打成一片”,不仅门儿都没有,他们还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觉得你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因为和老百姓打交道必备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技能,所以乡镇干部当得时间长了以后,说话就会养成了“粗声大气”的习惯,站在路边聊天,感觉同城里人吵架的场面无异。

类似这样的“乐趣”还有很多,后续我可能会专门整理一片文章发出来,在这里就不赘述了,免得文字太长,影响大家的阅  读体验。 三、最后说说乡镇公务员的“去向”问题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们这里以前的情况基本和题主所描述的差不多,乡镇公务员只能呆在乡镇或者到县里工作。不过要插一句,从乡镇到县里工作的一般公务员年龄都不会太大,年龄大的,你让他去,他也不一定去,因为会少了乡镇津贴,加上一线工作惯了,也自由惯了,到县里坐机关办公室受约束,不自在。要说最近几年,眼见的乡镇公务员流通渠道宽了不少,也目睹过一些“一步到位”进市直机关,甚至省直机关工作的,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说心里话,对这一变化,我本人是打心眼里高兴,即便自己没机会,看着别人能走出大山,也是心情舒畅的,因为这是一个良好开端。

最后还是再啰嗦一句老掉牙的话:叫花子讨米,也要到人多的地方去。乡镇公务员也一样!

  叩叩财讯 纪沐阳

  导读:“在广发银行的股权中,或有一笔股权资金真实来源颇为敏感,且目前该资金背后真正的‘金主’已经成为明日黄花,其旗下资产也正在处理,但处置进展缓慢,这笔股权投资资金的认定和清理尚为获得突破。”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纪沐阳@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虽然早在2019年初广发银行酝酿了近两年的增资扩股最终得以实施,获得高达300亿元的资金补给,加之同时高层人事变动动作不断,外界便纷纷揣测其已经启动近十年之久的IPO项目将有突破性进展,就连广发证券有关人士斯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承“广发银行的IPO计划,总体接近可申报状态”,然而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广发银行的名字却至今也并未出现在证监会拟上市公司的名单之中。

  2019年7月末,广发银行发布的一则任免启示,又再让外界对其IP  O动向揣测纷纷。该任免信息显示,广发银行第一大股东中国人寿集团党委研究决定: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尹兆君兼任广发银行党委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负责全面工作。

  对此,有消息称,此次变动是继2018年底王滨出任广发银行董事长变动后又一轮重要人士,或意味在全力冲刺IPO。

  但理想丰满而现实骨感。

  “广发银行IPO在近年来遭遇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阻碍,这一难题在短期内暂无法破解,这也决定了其要想上市还需要漫长的等待,至少目前是看不到解决的曙光。”8月初,一位接近于广发银行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的确,作为国内最早组建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在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等等一大批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通过各种方式完成与资本市场的嫁接而早已上市后,长期在资本市场缺位的广发银行其何时能上市,这几乎成为了行业内几大待解之谜之一。虽然早在2011年便正式启动上市,但多年夙愿难酬,上市问题更是困扰着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广发银行最大的心结之一。尤其是近年来,曾禁锢一时的地方银行机构IPO之门已经通畅无阻,众多资本实力与行业资历皆远远不如其的城商行、农商行都已经完成IPO上市,然而广发银行的IPO之路至今依然无解。

  对于广发银行IPO的艰难,外界曾纷纷猜测是其近年来的一些违规事件暴露出内控问题而影响其进程,包括2014年其时任董事长李若虹的受贿案与2017年的广发侨兴案,然而这些因素显然并非影响其上市的最本质原由。

  “在广发银行的股权中,或有一笔股权资金真实来源颇为敏感,且目前该资金背后真正的‘金主’已经成为明日黄花,旗下资产也正在处理中,而这笔股权投资资金的认定和清理尚未获得突破。”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不过该消息截止发稿前,尚未获得广发银行方证实。

  1)8年漫漫上市路

  早在2011年便开始向证监会进行上市备案,8年过去了,广发银行的IPO之行依旧缓行甚至几无进展。

  与资本市场的亲密接触,广发证券曾有过三次高潮。

  当年2011年5月广发银行正式启动IPO时,其制定方案拟“A+H”同步上市。而为了推进IPO相关工作,广发银行在2012年进行股权规范与股东确权,基本完成不合规股东的清理工作2013年4月,广发银行股东大会正式授权董事会及高管层启动上市计划;

  2013年12月初,因A故市场环境生变,广发银行决定暂搁A股上市计划。

  在2015年年报中,广发银行再次表达了IPO的愿望。

  2016年,广发银行步入“国寿时代”,斯时,市场皆认为随着中国人寿入主,将会给广发银行IPO带来转机时,然而在2017年7月13日晚间,广发银 行的IPO状态已悄然改成了“暂时中止”。

  “广发银行自己也很清楚,虽然已经准备了多年,要想在近期完成IPO上市是基本上不可能,内部对于IPO的规划基本都已经是重新制定,时间也已经拉长到五年期的中长期计划。”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有关历史遗留问题的敏感资产的处理需要时间。

  与上述知情人士所言相印证的是,在今年7月23日,广发银行举行的2019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上,广发银行董事长王滨在对今后工作提出三方面要求部署时,第一条便是围绕“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的目标进一步推进战略深化。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这笔涉嫌敏感的代持股份进入广发银行多年,持股的比例颇重。而其背后的真正出资人,在当年的资本市场中也可谓呼风唤雨,而在其通过有关代持者进入广发银行时,也是其在资本市场名声正盛之时。

  实际上经过多年的运营,该幕后的真正“金主”除了“暗度”广发银行外,还曾或明或暗地通过多种通道布局多家金融机构,仅仅在明面上,其构筑成的一张庞大金融资产网络便势力便遍布银行、证券、信托、基金等。

  然月满则亏。

  2017年初,随着一位核心关键人物的“被控”,“金主”苦心经营多年的资本帝国轰然彤塌,大量资产有待处置,其中也包括广发银行中涉及到的敏感资产的认定与处置。同年7月中旬,步入“国寿时代”本已重启的广发银行IPO随之叫停。

  2)“代持者”的交集

  从表面看,这笔传说中敏感资金的背后“金主”与其在广发银行中的代持者并无太多关联。

  但许多蛛丝马迹却依然能证明二者之间曾关系匪浅。

  2012年,该代持者曾计划与某地方政府签署战略协议,约定向该地区提供百亿资金,并与一家当地某地产企业共同开发一起大型明星地产项目。

  两年后,当地地产企业退出该项目,该代持者由此成为了该大型明星地产项目的唯一控制方。

  但当2016年,该代持企业的母集团宣布整合其旗下地产资产时,外界才惊觉发现,上述明星地产项目早已在一年之前已经被悄然转让至深圳一家财富管理公司名下。

  而公开信息显示,这家深圳财富管理公司便是上述“金主”旗下的企业。

  “显然,广发银行想要迅速完成上市,这一笔疑似代持股份的资产处理自然成为了关键。”上述知情人透露,“金主”倒台后,其大部分资产处理进度远远低于预期,2017年底曾有一单重大金融资产处理一度提上议程,但近两年过去了却依旧未有进展,不过目前有消息显示,“金主”名下的另一单金融资产已选定接盘方,资产处理或现突破。

  (完)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SF104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