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兼职日结 » 正文

【双桶/横仓】镜——前半_赚钱资讯

0 人参与  2019-08-10 16:54  分类 : 网络兼职日结  点这评论

仓山酒吧兼职日结  ……

  奇怪的设定hhh

  是佳佳给的图催生的脑洞!(

  双桶是可爱的,是宝物(立场超不坚定

  “大仓,你相信世界上会有另一个自己吗?”

  小个子穿着花哨的裙子,却没有显得女气,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双脚碰不到地板,来来回回晃荡,生出了几分的可爱。

  “哈哈,yasusu喝醉了说傻话。” 大仓忠义不在意地笑笑,杯子里的酒液就快要见底。

  “不要叫我yasusu!”

  “嗯,好的yasusu。”

  大仓没有理会小个子的抗议和毫无杀伤力的瞪眼,抿着酒思绪快飘到了九霄云外。

  什么都不想的这段时间,绝妙。大仓眼神迷蒙,手撑在吧台上托着下巴,酒吧里刺眼的彩灯和安田的双脚一起晃来晃去,他新买的黑色耳钉在灯光下折射出好看的色彩。

  “我没有说傻话。” 安田的声音忽地显得沉闷,习惯了尖音穿耳的大仓不由得向小个子望去。

  “我大概遇到过,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大仓看着安田一脸认真的样子,知道接下来的谈话将会漫无止境,便叹了口气接受现实:“哦,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田章大是怎样的人啊,他独特又有才华,作词作曲唱歌都那么优秀,偶尔的天然可爱十足,笑起来还像冬天的暖阳,谁都喜欢待在他身边。世界上怎么还会有第二个他呢?

  “我高中的时候遇到过,性子可奇怪了,到哪都是独来独往的,留着长长的头发,喜欢唱忧伤或者声嘶力竭的歌,没人愿意接近他。”

  “……只是身高跟你一样吧?”

  可是长发很适合他,在灯光下唱歌的他就像是落地的神祗,他站在话筒前摇头晃脑地唱,那副架势就好像这歌能要了他的命,他像猫咪一样绕着话筒的线,要把自己绕进去似的,而声音好听又特别,一嗓子就能够唱进人的心里。

  大仓听着莫名其妙,还开始犯困,闭上眼睛喃喃道:“到底哪里像了……”

  安田侧头看看快睡着的大仓,笑了笑:“不知道呢,可能我们的灵魂是一样的吧。”

  大仓第二天在自己的床上醒来,锤了锤自己因宿醉而混沌的脑袋,迟钝的大脑转了一会,想到昨晚大概是安田把自己扛回来的,便揉揉头发坐起了身。

  「我是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你,只有我了解你所有的事情。」男人坐在床边,额前的刘海被晨风吹起,皮肤白到透明,好像就要散在光里,纯粹的黑色眼瞳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大仓揉揉尚不清明的双眼,风从忘记关上的窗户吹进来,只有刚换的窗帘随风飘荡,房间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哈……难道是安田病毒之类的东西?” 大仓走下床,环视自己空空如也的房间,忽然觉得前所未有地寂寞。

  真奇怪啊。大仓使劲眨眨眼,房间里孤独的空气把自己笼罩,鼻头莫名其妙地发酸,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呢?大仓环视床边,却什么也望不见。

  大仓托着下巴,看着安田拿着一块自己看来娘里娘气的绣布,针线穿得他眼花缭乱,眼睛酸痛的同时困意也忽然袭来。

  “你在做什么啊yasusu。” 大仓毫不客气地打了一个哈欠,翻身呈大字型躺在了安田家的沙发上,眼前迷迷糊糊就要睡着。

  “不要叫我yasusu,” 安田特地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抬头瞪了一眼在逍遥自在的大仓,抑制住了想要赶人出门的冲动。

  “yasusu,” 大仓努力维持着清醒,“我好像见到你说的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了。”

  安田继续穿着线:“ 不知是哪位少爷那天还借机嘲笑我身高来着?”

  是真的,而且他好白好白,像是降临人间的天使那样,虽然我没见过天使,但就是感觉,感觉你懂吧,描述不来的。

  “嗯嗯。” 安田敷衍了两句,听大仓那黏黏糊糊的声音,估计马上就要睡着了。

  你别敷衍我,我一起床就看到了,可是等我清醒他又不见了。他长得可好看了,我从没见过那样好看的男人,他好像会从手指尖开始消失,像很多小说故事里写着的那样。

  “那你睡沙发上吧,明天起来要洗澡的话自便。” 安田放下了那块布,站起身要走回房间,“我要睡觉了,明天早起上班,晚安。”

  你听我说完呀……算了,你没办法理解那种震撼的,就好像我生来就要遇到他,他终于出现了,我等了他这么多年,他终于就要来找我了。对了,命运,命运你知道吧,就是命运一样的相遇,可能不是两肋插刀的友情就是轰轰烈烈的爱情的那种,你没有遇到过吗?……

 

  大仓再次在一片迷茫之中醒来,发现自己半个身子挂在安田家的沙发边缘,脑袋睡着睡着不知怎么给睡到了地上。

  安田大概已经去上班了,客厅里又空又安静,大仓揉着酸痛的肩膀,起身去了浴室。

  安田家的浴室有一块超大的镜子,能够照得到全身那样大,连洗手池的风格也有点少女心的感觉,大仓每次看到都要打冷战,他这个挚友的审美是不错,就是好像搞错了性别。

  大仓脱下身上的衣服,最近加强锻炼的效果在形状好看的肌肉上体现了出来,放好衣服之后,就准备开水龙头洗个凉水澡。

  而大仓抬头一看,镜子里并不是他接近三十年的人生中快要看腻的那张脸,自己脸上总被说是数不清的痣不见了,张扬的金色卷发也变成了服服帖帖的黑短发,皮肤可是白了好几个度。

  是那天早上的那个男人吗?大仓对此事的第一反应是,另一个自己长得还真挺好看的。

  而镜子对面的另一位就不是这样淡定了,他以大仓平生见过最快的速度瞪大了眼睛,丰厚颜色漂亮的嘴唇颤抖着,从大仓的角度看来连唇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的脸憋的通红,本来雪白的肤色变成了好看的粉红色。

  这一系列的变化在笑点奇低的大仓看来实在太过于有趣,而且还是发生在一位养眼的帅哥脸上,就能够戳爆大仓的笑点。

  然后大仓真的很不给面子地爆笑了。

  “…所以说,你并不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咯?”

  大仓有点丧气,对方是个大学教授,帅气还多金,唇红齿白美人一个,也像是很温柔的人……跟自己这个吃饭还成问题的不知名乐队的鼓手,明显不是一路子的人。

  “你看起来很失落,是我的错吗?” 镜子里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端详着大仓的神色,表情看起来有些抱歉。

  “不不,是我脑洞太大了。” 大仓捂着脸,也是啊,世界上另一个我这种三流电视剧套路,除了安田那种天然说得出口之外,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之中发生呢?

  不对。大仓猛地抬头看向镜子,把对方吓了一跳。现实中也不可能发生这种在镜子里看到另外一个人的桥段啊。

  “那个、横山先生,” 刚刚问得了对面男人的名字叫横山裕,大仓抬手摸上光滑冰凉的镜面,“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碰到对方?”

  “嗯?” 横山看起来有些困惑,但也抬起手抚上镜面,在大仓看来两人的指尖已经碰到了一起,但是他感觉不到人的体温,只有镜子的冰冷透过指尖传到了心底。

  “唔、碰不到啊。” 大仓垂下手,无趣地撇了撇嘴,并没有注意到镜子里的男人,看着自己的表情勾了勾嘴角。

  横山在镜子里收回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大仓先生,虽然我很想跟你继续聊,但是我不得不去学校上课了。”

  “哦、哦……” 大仓的目光无意识地随着横山在领子处的白皙的双手。

  “那,我出门了。” 横山笑起来眼角有一些细细的纹路,形状好看的嘴唇弯成漂亮的弧度。

  看着横山转身,那修长帅气的身影离镜子越来越远,大仓看得眼睛都要直了。

 

  “路上小心……” 大仓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变成了自己才能听到的哼哼,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大仓好歹将它归为了喜悦。

  安田发现最近大仓来自己家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而且开始寻找各种借口过夜。

  安田的疑虑越扩越大,直接问大仓这货也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什么喜欢自己家的浴室,用吉他想也知道是有鬼啦!!!

  于是我们机智的yasusu特意找了一天,对大仓谎称自己要出去办事,   拜托他帮忙看家。被爱情蒙住了双眼的大仓先生当然是一点意见也没有,欢天喜地的把安田送出了家门。

  在门外溜了一圈的安田心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倒要看看这个成长过快的弟弟到底是在自己家里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

  安田悄咪咪地摸回了自己家,推门的时候动作轻得就跟做贼一样。

  “欸~横山桑长得这么帅也没有女朋友吗?”

  “你问我啊?我可不喜欢女孩子的~。”

  “横山桑觉得我怎么样呀~?”

  ……

  这孩子莫不是单身久了,给熬出病来了。

  安田叹了口气,想着下次联谊怎么说也要把大仓带去,别给搞成人格分裂了。

  轻手轻脚地走向浴室,安田心想,他可不想看见自己多年来的好友兼弟弟因人格分裂而自言自语的糟糕现场。

  安田探头往浴室里看,发现大仓的脑袋凑到了镜子面前,表情近乎zz,还说着一些类似于调戏良家妇女的话语。

  而镜子对面不是大仓本人的身影,而是一个身着黑衣皮肤透白的男人,五官生得是十分好看,此刻双颊染上了一点粉红色,安田也是看呆了。

  “横山桑?你生病了么?脸很红哦。” 大仓的语气在安田听来有些流氓,心想这孩子怎么泡帅哥的(?),可别把人给吓跑了。

  可还没等安田冲上前阻止,镜子里的横山就瞥见了偷看的安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大仓回头一看,顿时冒了冷汗:“yasusu?!你怎么回来了呢……”

  “嗯哼,我要是不回来你就要把我家的镜子给泡到手了是吧??” 安田叉着腰走进浴室,心里想的却是我要走近点看帅哥。(喂

  横山认真地看了看安田的脸:「咦?你…你是安田君吗??」

  啊?帅哥认识我?安田还有些懵逼,也定睛看了看横山的脸。

  “横…横山老师……”    「真是巧啊。」

  横山虽是柔和地笑着,安田却慌得连连后退几步:“啊…是、是啊……”

  “yasusu?” 大仓有些懵,“知り合い?”

  横山笑了起来:「大仓君,这可真是巧,安田君是我还在高中教书时候的学生。」

  “哇!” 不明真相的大仓开心都写在了脸上,既然是安田的老师,岂不是意味着能够见到真人,不用再在镜子两边对话了?

  安田看起来却不是那样开心,出的汗甚至浸湿了新买的拿来搭小裙子的衣服。

  「原来我们还算间接认识啊。」 横山解开了一颗衬衫的扣子,后退一步,「所以、大仓君那边原来不是自己家呀。」

  “啊……” 大仓顿住了,自己从没有解释过这边其实是朋友家,对方便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住处了。

  “对不起!没有跟横山桑解释…这边其实是yasu的家……”

  「为什么跟   我道歉呢?」横山抬眼看着慌乱的大仓,「说起来你们关系真好,我总是能够见到大仓君,会不会打扰到安田君了?」

  “啊是啊他每天都来打扰我,我快被他烦死了。”安田忙不迭点头,大仓悄悄瞪了他一眼。

  「唔,可我也想跟大仓君见面,这可怎么办呢?」横山看起来有些苦恼。

  “我们可以直接见面呀!让yasusu把我们都约出来嘛!!” 大仓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安田心底冷笑一声,养弟弟吧,养得他把自己当红娘电灯泡还觉得理所应当呢,被白皮帅哥蒙蔽双眼不惜坑哥了呢。

  「哦?我和subaru也好久没跟安田君见面了,这周末,我们可否一起吃个便饭?」横山似笑非笑地看了安田一眼,提议道。

  “好啊好啊!” 大仓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兴奋的大熊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好友兼哥哥的不对劲,安田的脸色实在白得吓人。

  等横山因为到了要去学校的时间告辞之后,安田才揪着大仓的卷毛痛心疾首:“大仓忠义你没见过帅哥是不是,这么多年了我一个大帅哥在你面前还没有让你的审美标准稍微提高一点吗?!虽然横山老师确实很好看,但你能不能矜持一点,怎么跟只狗狗一样直往别人身上蹭呢?你说说我是怎么教你的……”

  小个子blabla说了一堆,大仓没忍住开口吐槽:“yasusu只教过我出手要迅速,看到好看的千万不要轻易放手…还有yasusu跟横山桑好看的基准不一样没有可比性啦。”

  安田差点没给气吐血,打算在这周末之后就暴打大仓忠义然后再也不让他进自己家门,什么横山桑大仓君统统滚蛋。

  安田脸色死白地看着窗外,这天终究还是来了,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傻乎乎的大仓,对面是比镜子里还要好看上许多的横山,和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一个人。

  那个人剪去了长长的头发,没有了张扬的着装打扮,连扩过的耳洞都快要愈合了。

  如今他梳着乖乖的妹妹头,又大又亮的眼睛到处打量,抿着嘴巴露出浅浅的一边酒窝,就像一只温顺的家猫了。

  可安田知道他的灵魂是狮子,因为他们内里都是一样的,歌里有他们的世界,他们一开口就都能脱胎换骨,变成与平日里全然不同的人。

  “好久不见。” 横山先是对着安田说,而后转向大仓,有些犹豫着说,“……我们,该不该说是初次见面呢?”

  “我们又见面啦!” 大仓倒是毫不在意地说,“横山桑真人更加好看呢!”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大仓的耳钉刚刚好反射了漂亮的光,金色的头发和灿烂的笑也好看得刚刚好,晃了横山的眼睛,大学教授难得有了一瞬恍然和不知所措。

  “嗯…谢谢。” 横山摸了摸鼻子,他想说大仓君笑起来也非常的漂亮,虽然用漂亮来形容男人是哪里有些不对,但这是他   看见大仓的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里面的词语。

  横山旁边的短发男人瞟了大仓一眼,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往后瘫在了椅背上。

  横山抬手打了一下男人的脑袋,男人吃痛地捂着头瞪了他一眼:“我困了!干嘛一大早把我拖起来,又不是来见可爱的女孩子的!”

  “这是我表弟涉谷昴。” 横山对着大仓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以前跟安田君是同校生,他就是个有些孤僻的怪性子,请你不要太介意……”

  大仓摆摆手:“不介意不介意,表兄弟都是帅哥,真是养眼啊哈哈哈哈哈……” 直到安田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肚子,才停止了那魔性的笑声。

 

  涉谷的眼神飘到了安田身上,挑了挑嘴角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

  「好久不见,yasu。」

  “喔..嗯。” 安田的眼神有些不安,支支吾吾地说,大仓感觉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安田。

  “yasusu?你和subaru君怎么了吗?”

  安田还没有回答,对面的涉谷就先开口道:“我和他,是曾经的恋人关系哦。”

  大仓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身旁脸色煞白不停发抖的好友,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发生得有些跳跃,脑子都快要转不过来了。

  「是他先把我抛弃了。」

  大仓一脸“哇好劲wor”的表情,有些八卦地看向安田,想着怎么个问法会比较有趣。

  “yasusu你居然是上面嘛?”

  “……大仓忠义,你这辈子都不要进我家的门了,我谢谢你了哎。” 安田没有看大仓一眼。

  “唔…” 大仓想挽回什么,但转念一想自己都能够在现实中见到横山了,也不需要经常跑安田家神经质一样地看着镜子了,这样翻脸不认哥地想着,就没有说话。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安田紧张得不停喝面前的咖啡,横山和涉谷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大仓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横山最终叹了口气:“安田君,subaru他不是责怪你的意思,你没有必要自责……谁抛弃谁、或是相爱这种事情,自古没人说得准。”

  哇这什么年度大戏的发展,大仓的八卦有些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开始脑内。

  「当初我们山盟海誓说要爱对方一辈子!你最后居然喜欢了女人!?」

  「本来我们可以一起搞乐队的!你竟然让演艺公司老板潜规则,歌手出道了?!」

  「理由也不说!渣男!我…我会生下来的!」

  大仓脑海里的故事情节走向越来越偏,脸上浮现出了腐男般奇怪的笑容。

 

  对面一直悄悄地看着大仓的横山突然打了个冷战,脸色变得更白了几分。

  涉谷瞄向横山,他这个表哥一直以来都有着莫名其妙的禁欲人设,女朋友也不是没交过,可总是表现得像个性冷淡,女人自然   而然地就离开了他的身边,以至于他十分优秀却单到现在。

  哦,怪不得,原来跟自己一样是个给啊。涉谷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横山从进门以来眼神就没离开过面前那个大金毛一样的男人,看来就差给营造环境了。涉谷想了想,决定助个攻。

  毕竟自己跟前男友也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涉谷将眼神移到了快要把咖啡喝光的安田身上。

  “yasu,” 涉谷突然开口把安田吓得差点打翻了手里的咖啡,“我有事跟你说……”

  “は..はい!” 安田几乎要破了音,涉谷抬眼看了看他,不由得皱皱眉。

  “…可这里不方便,我们换地方说。” 涉谷猛地站起身,抓住了有些惊慌失措的安田,向横山意思意思点了个头,就要往外走。

  “su..” 安田想要挣开涉谷的手,抬头却见涉谷直直地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也十足熟悉,不掺杂什么成分,比金还要纯。

  安田心里抖了抖,手上再没有使力,就这样硬生生被涉谷拉着出了餐厅。

  大仓探着脑袋八卦地观望,直到那两个人再看不见踪影,只好耸了耸肩表达了无趣。

  “他们俩小矮子,我倒是好奇谁在上面谁先表的白怎么分的手……” 大仓收回目光不甘地小声嘀咕,总算能认真地看他前面的白皮帅哥了。

  “大仓君,虽然我们今天算是初次见面……”

  横山一开口就吓得大仓心里咯噔一下:哦这展开难道是要告白?!虽然我们只在镜子里见过相遇方式很狗血很鬼扯但我还是爱上你了?!

  “但我还是想说,你……可真的是嘴贱。”

  “……”

  大仓想他和白皮帅哥的故事还没开始呢,怎么有种就要结束了的感觉……

  “嗯…不过,你很有趣,我中意你。”

  横山右手握着面前的咖啡杯,左手不自在地理了理刘海,说这话时表情还带着些羞怯,不过总算是说出了心里话,涉谷要是听见一定会感动得掉眼泪。

  “啊?” 大仓呆呆地张着嘴巴,看着横山变得粉粉的脸皮,竟一时忘了如何接话。

  横山的眼神开始往下瞟,厚厚的下唇被紧紧咬住,形状是十分好看:“倘若大仓君愿意……”

  唔,这大学教授怎么告白也文绉绉一套一套的啊,不过好看的人怎样都是养眼的啦。

  大仓托腮欣赏着害羞的白皮帅哥,想想他们相识的过程实在够不可思议,镜子里看到的帅哥,是好友以前的老师什么的,要把这种事情告诉以前的自己,怕是要被当成傻子。

  但是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谁没当过回傻子!大仓幸福得冒泡,横山接下来说的话他也没听进去多少,只盯着对方看。

  “?大仓君,你在听吗?” 横山蹙起了眉,抬眼看着大仓,表情明显略有不快。

  “啊,对不起,你   说什么?” 大仓抱歉地笑笑。

  “我说,请问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表弟和安田君解开误会,从而复合吗??”

  “……啊????!!”

  哦,原来不是告白啊。大仓托在下巴上的手放下来,改为捂住了脸。

  真是前路漫漫。

  这边安田被带着一直跑,心里也跟着忐忑,他许久未见的初恋,跟从前的样子大不相同地出现在眼前,但眼睛还是跟从前一样的亮,做事也还是这样地随心所欲,令他摸不着头脑。

  可心甘情愿。

  “subaru。” 安田轻声唤道,被抓住的手使了些力气,涉谷从来没在力量上赢过他的。

  涉谷也就停下了,手还是牵着,回过头去看这力量型的小个子,抿了抿嘴。

  “我还..” 安田实际上没想好要说些什么,对他这个阔别多年的前男友,可还是下意识地说。

  “我知道,” 涉谷咬着下唇笑,露出的一边酒窝很甜,看起来有些害羞,“我知道的。”

  安田不明所以地眨一眨眼,感到手里抓着的那只小小的手出了汗。

  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在和你分开以后,我总是日日失眠,半夜醒来再难以入睡?

  还是知道自你以后我未见过那样的眼睛,世界都陷入了灰暗之中?

  还是知道我自相遇以来未曾改变地爱着你?

  安田看到涉谷不易被察觉到的发红的耳根,还有他笑起来很漂亮的眼睛。

  他就明白,他们的灵魂从一开始就是很相似的,他一定会知道的,一定会的。

  待安田闻到涉谷身上一直没变的那一股淡淡的香味,觉得自己从所未有地充实。

  这边大仓苦着脸看他喜欢的白皮帅哥,还在一脸认真地探讨怎么让他的朋友和帅哥的弟弟重修旧好,心里堵的难受极了。

  我来和你见面不是想要撮合别人的恋爱,是想和你谈恋爱呀!!

  某不知名地下乐队的鼓手先生愁眉苦脸,表示这情况他没遇到过不知道怎么解决。

  “横山桑~~~” 大仓趴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

  “嗯?” 横山忽然清醒,懵逼地看向对面的大仓,却被他毛茸茸的头发吸引了注意力。

  看起来手感很好,像邻居家的大金毛。

  横山这样想,没忍住伸出了罪恶的手。

  被揉乱头发的大仓没搞清楚状况,只是耳朵被烧开水似的笑声骚扰了。

  “果然可爱的人也跟可爱的人一起玩。”

  “?????” 

  横山随即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手:“对了大仓君,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什么……” 大仓心累。

  “你和 不和我交往啊?”

  “哦……”

  “嗯???”

  “啊,太好了。”

  ????????????

  是不是太随便了一点。

  难道不是要经过层层铺垫扭扭捏捏好想急死你之后才能顺利在一起的吗???

  这天大仓的少女心被击得粉碎。

  大仓从沙发上猛地弹起来:“什么?!你和横山桑的表弟重归于好了?!”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安田掏掏耳朵,没忍住啧了一声,“我不是说过你这辈子都不要来我家了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yasusu也没有赶我走嘛~”

  “哦。”

  “啊啊啊啊啊啊yasu我错了!!外面好黑!!风好大!!人家好怕啊人家再也不敢了!!”

  大仓的挠门声变成了安田晚饭的佐料。

  嗯,竟然还有点悦耳。

  安田喝了一口因为心情好难得做的意式浓汤。

  大仓在门外趴了一会,突然跳起来狠狠地锤门:“yasusu!!你开门!我突然想起来一件超级重要的事情啊啊啊啊!!”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安田黑着脸说:“大仓忠义,我的门要是坏了,你来给我当门。”

  正值秋高气爽的天,大仓背后却出了层冷汗。

  “对不起……”

  “讲完就滚。” 安田坐在沙发上开始涂指甲。

  大仓觉得自己没犯错,但是自己这个就像亲哥哥一样的朋友,明显比以前疏远自己了,从前小个子在自己到他家里的时候,恨不得跟自己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呢。

  看来跟前男友复合之后就重色轻友了,哼!

  没想过是谁先重色轻友的大仓感到很生气。

  “yasus..”    “嗯?”      “……yasu。”    “说。”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的关系很尴尬。”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

  “昨天横山桑跟我提出交往了。”

  安田换了只手继续涂:“恭喜啊。”

  大仓忽然拍了桌子:“这不对啊!!我一直把yasu当亲哥哥来看的,现在你成了我的妹夫?弟妹?难道你还要叫我一声嫂子?!”

  “……”

  安田放下了指甲油,终于认真地看着大仓了。

  “我的好弟弟啊,明天我带你去×春的杂志社一趟吧。”      “?????”

  “我感觉你资质挺适合那里的。”

——tbc——

<< 上一篇 下一篇 >>